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掘地三尺
    对于离剑天的这种状态,君临并不陌生。虽说从没有见过,但却与自己全身燃焰的情况一样,以图腾将肉身属性化。

    也毫无疑问,此种状态对离剑天的防御而言,绝对提升了一个档次不止,甚至攻击的力道与速度也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君临凝视了许久,当下便想要燃焰加身,但却发现有种力量在压制着火焰的腾烧,激不起半点火花。

    “无法使用燃血龙焰,就无法施展日天螺旋焰,以及一切有关火焰的能力。”君临的拳头握得很紧,心中也暗自焦急,如果无法借助极阳之火的力量,别说要战胜离剑天,恐怕连性命也难保。

    若是放在之前,离剑天看到君临这般模样,定然会出言嘲讽一番,但现在的他却只是持剑而走,一心只想着把君临杀死,用最简单的方法杀死。

    显而易见,此刻的离剑天并没有冲昏头脑,理智尚在。

    他们二人本来就离得近,片许之后,似乎都能看清楚各自内心的所思所想。

    君临深呼着一口气,松开紧握的拳头,曲指成爪。

    “所幸我还有灵植图腾,虽说不怎么擅长,但也强过肉身相抗。”君临在强烈的意念之下,双臂的肌肤处泛起了一层木质龙鳞,紧接着又将囚龙棒紧扣在手,与之龙纹缠绕为一体,“希望不会影响到囚龙棒的发挥。”

    想罢,便又禁不住望了博仁一眼,但此刻的博仁已变得消瘦无比,全身血肉在此处尽化为了养料。

    说时迟那时快,离剑天的剑距君临的眉心只有一寸之远,万道剑光在君临眼帘变幻无穷,逼近魂海时只有一柄一往无前的漆黑利剑,拉开了一道与肉身相连的口子。

    但君临的眉心却发出一道剧烈白光,那是他的灵植图腾在闪烁。

    顿时之间,一层木质龙鳞悄然而现,抵住了黑麟剑的进一步侵袭,且君临一挥舞着囚龙棒砸在了离剑天身上,金属声砰然作响。

    君临与离剑天各自退后数步,且有一滴鲜血流于原处的地面之上。

    然而,在君临与离剑天身上并不能看到任何的一道伤痕。

    随后,又是一波互相拼杀,相同的方式,相同的结果,相同的一滴血滴在相同的位置上。

    周而复始,这样的节奏持续了好几百个回合,以至那滴血越来越大,就仿佛一轮落日在暗淡着晚霞。

    忽然,也就在君临与离剑天最后的击撞时,那滩落日之血绽放起微弱的霞光,一道门从中升起,把他们隔在了门的两边。他们的攻击落在门上,就好像一颗石子投入了大海,无影无踪。

    在这道门上闪烁着三个大字,囚龙阁。

    与此同时,从这道门中席卷起一股吸扯之力,君临与离剑天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因而被吸进了囚龙阁内,当然,就算没有这股吸力,君临也会毫不犹豫的进去。

    不过,虽说是进入了同一道门,但君临与离剑天却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此时此刻,在君临眼前又是一条漆黑的通道,踏在地面的感觉与幽龙穴是何等的相似。但君临知道,这绝不是幽龙穴,因为在这个地方,他依旧无法使用火焰的力量。

    “主上,这就是囚龙阁么?”日天昊在安全后,又爬到了君临的肩头,默默勘察着这里面的一切,“不应该啊,囚龙阁不应该是一座阁楼么?”

    君临摇摇头,道:“不知道,谁也没见囚龙阁……离剑天说梦也在这里,我们先去找到她。”

    日天昊说道:“主上,你说错了,原来梦小妞被融合了,现在还是不是她就很难说了,而且那个什么穆老也在这里,你可要小心啊。”

    君临点点头,将囚龙棒收起,想要燃焰照亮,最后却只能摸黑通过。

    沿着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多久,忽听一阵打斗声传入君临的耳中,激烈无比。

    “距这里只有二百步左右。”日天昊瞬间就判断出了具体的位置,但当君临走出二百步,乃至两个二百步的距离时,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踪迹。

    “不在这条道上。”君临立即明白了其中原由,继而问日天昊道:“现在是多少步?”

    日天昊闭上眼睛听了许久,晃着脑袋道:“听不到了,应该很远了。”

    “多少步?”君临停下脚步,缓缓往后退去,每迈后十步,便询问一次日天昊,直到日天昊再次清晰听到打斗声。

    日天昊的眼睛猛然睁开,骇然道:“十步。”

    十步是什么概念,那就是说在他们的身边正发生在厮杀。可在君临十步之内,除却漆黑的一片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人与物。

    “十步的距离,到底是怎么回事?”君临向各个方位都迈出了十步,并没有发现任何玄机,当下不由沉凝了起来,“十步,这么近,却这么的远。”

    日天昊说道:“主上,可能只是囚龙阁幻觉,其实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为了迷惑我们。”

    君临无奈的摇了摇头,但那清晰的打斗声却一直萦绕耳畔,让他心里莫名生起一缕忧惧。

    日天昊又道:“这肯定是假的,我们都找了好多次,如果真的是真的,真的有,老子就是掘地三尺……掘地三尺?”

    与此同时,君临与日天昊四目相交,纵然是在这漆黑一片之下,依然看到了对方的惊愕神情。是的,掘地三尺,既然在四周的十步之内都没有任何异样,那么唯独在脚下的地面……还可能有一条路。

    “日天昊,看你的了,掘地三尺。”君临在地面上很镇定的踏了几脚。

    日天昊却一脸不情愿,道:“主上,真要掘地三尺么?”说罢,就已是落在了地面上,用爪子和牙齿慢慢的凿着。

    然而,这地面的坚硬程度非外界可比,日天昊想要凿出一条道来,仿如是用一把匕首刺在一块三尺厚的钢板上,任务是何其的艰巨。

    君临也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但此外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日天昊的身上。

    “主上,如果梦小妞不再是梦小妞,你会怎么做?”日天昊在凿洞之余,问道。

    君临也弯腰而下,扣着龙之爪牙与日天昊一起掘着地,苦笑而不语。

    对于这个问题,君临想过,但他却不愿去想,如果梦小姐不再是梦小姐,不再是那个对君临真诚相待,不再是那个把性命相交的女子,那么是否还会对她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触碰到她怀里的宝贝时,是否还会有那种触电般的感觉?

    显然,君临是不知道,所以他要去寻找答案,即便是掘地三尺,他也要得到一个答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