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战离剑天
    此时此刻,君临与离剑天之间的距离真的很近,周遭的气氛瞬间变得箭拔弩张,死亡的气息也渐在空气中弥漫而至。

    只见君临掌中蓄力已久的螺旋焰猛然向离剑天轰击而去,可却被离剑天轻松用黑麟剑横挡了下来。随之在数个呼吸时间的力量挤压之后,二人纷纷被反弹了数步之远。

    这是火焰与金属的碰撞,却让温度越渐升高,灼热的气流仿佛扭曲了空间,刮起一阵凄凉的沧桑之风。

    “可敢跟我去一个地方?”离剑天没有停下后滑的脚步,借力一瞪便就回旋而转,顿时被出现在了数十丈之外,“那里有你想见的人。”

    君临闻言微惊,回头瞥了博仁一眼后,当即施展出龙之幻影术追了上去。

    让博仁失去意识与行动的留在这里,君临刚开始还有些担心,但随即想到离剑天与博仁的关系,定然不会让博仁出现什么意外,当下也顾不上太多,弃了博仁便独自离去。

    可说巧不巧,就在君临离开后的瞬间,一个黑袍人现身而出,缓缓向博仁靠近。与此同时,博仁的意识也渐渐清晰起来,睁眼望着君临离去的模糊身形,却仍然说不出话,动弹不得半分。

    “你要护守的人,却在你危险时刻放弃了你。”这是黑袍人的声音,可说的每句话都影响着博仁的意识,就像一个站在深渊边上的迷茫者,被一只无形的手往深渊推去,“这样的人,还值得你守护吗?”

    “不值得,可我为何要护守他,他是谁,而我又是谁?”博仁的意识明显出现了混乱,就好像被人抹去了记忆。

    是啊,博仁为什么要去守护君临?在博仁身上是否也有离奇的经历?

    黑袍人不知道,君临不知道,离剑天也不知道,直到此时此刻,连博仁自己也都不知道。

    “你是博仁,你不用去守护任何人,以后跟着我。”又见黑袍人的食指指尖上涌出一滴暗红的鲜血,缓缓逼进了博仁的眉心间,“这些是你全部的记忆,他就是你重要的人。”

    显然,博仁正在被黑袍人删改记忆,并进行了一番洗脑。

    终于,博仁的眼睛全部睁开,视野也恢复到了正常,却再也看不到君临的影子。

    而此时此刻,君临一路狂追,却始终与离剑天相隔着一段距离,直到一道弧光耀眼,遮住了眼前全部的视线。

    “这里由极阴之寒和极阳之火,融合在一起后的产物,至于是什么东西,我目前还不知道,但很危险就是,你可要小心。”离剑天的声音就在君临的耳旁响起,可除了朦朦胧胧的一片,什么东西都看不见。

    “主上,小心剑气。”日天昊的听觉与嗅觉极为灵敏,纵然失去了双眼,也丝毫不会影响他看物的能力,“在正前方,离剑天在正前方三丈。”

    这是离剑天用来试探君临在此地的适应程度的剑气,说白了这就是偷袭。不过,这剑气的威力却不强,君临就只是抬手,屈指微微一探便化解了攻击。

    “这里是什么地方?”君临警惕的望着前方,虽然看不清什么,但却有离剑天的杀气弥漫而至。

    离剑天说道:“可听过囚龙阁?”

    君临闻言微怔,心中顿时腾起欣喜之意,原来这里就是囚龙阁,那么囚龙石就很有可能藏在里面。

    离剑天继续道:“你想见的人,以及想见你的人,都在里面。”

    君临不由心中一凛,问道:“是谁?”

    离剑天大笑道:“这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你已经要死了。”

    攻击远比声音的速度要快的多,还不等话语全部落定,一道道剑芒就迎面而来。君临大惊之余,心知难以全部避免,当下便燃焰结界屏障,用螺旋焰不断供应屏障所需的能量。

    当然,君临要燃起区区火焰根本就不在话下,但此地的极阴之寒却将君临的极阳之火融合成灰朦朦的一片。

    剑气不消,一批接着一批,仿如不止的暴雨,穿过火焰的屏障,击打在了君临的身上。

    “主上,这个地方有古怪,你可要当心。”日天昊一直充当着君临的眼睛,可扑面而来的剑气之雨根本就避无可避,“可千万不能上了离剑天的套。”

    然而,君临臂上的火之印记却在吸收着这些灰朦之气。

    “再重新让你见识下,天罚的力量。”离剑天的声音如雷声般响起,同时一柄闪烁着雷光的剑影从天而降,直劈君临的天灵盖而去。

    这次在雷光之下,君临看清楚了攻击的轨迹,但却依旧避不开,仿佛是被此剑震撼了心灵,从而失去了行动的意识。

    雷光剑下,君临的声音震彻而响起,是悲鸣,也是心里压抑已久的力量爆发。若是换了其他人,被如此一剑劈中,纵然不死,也绝对是白痴加残废。

    在雷光的劈击之下,从君临的天灵盖上长出一棵参天的大树,但这就只是虚影而已。所有的雷光尽散,此间又恢复到灰朦的一片。而那个时候,离剑天却将那棵树影映在了脑中,愈演愈烈,最后竟演变成一头盘踞的巨龙,一个摆尾就将雷光巨剑击溃。

    “那是……一棵树还是一条龙?”虽然离剑天看到了清晰的场景,但他却无法判定自己所看见的是什么,“君临,原来你还有秘密,我所不知道的秘密。”

    君临哼笑道:“我的事你能知道多少,就算被你知道,那你又能确定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离剑天闻言一怔,嘀咕了几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忽然,一条极长的木之触手向离剑天缠绕而去,君临此刻离他的位置仅有丈远,甚至更近。

    离剑天的察觉力也十分敏锐,在木之触手逼近的瞬间,他手中的黑麟剑就已是挥出数剑,不,应该只有一剑,却在触手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剑痕。最后,木之触手在缠绕在离剑天身上的瞬间,轰然碎了一地,转眼便化成了灰烬。

    这仅仅只是开始,现在该是轮到君临发起猛烈的攻击了。

    显然,此时此刻,囚龙棒就是最佳的攻击方式,纵然不附加任何的图腾之力,被砸中的话也会伤筋动骨。更何况君临已然学会了囚龙棒的棒法,每一棒的砸下都带着毁灭之意。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虽说君临的每棒都击在了离剑天的身上,但那仅仅只是一件黑袍罢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