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谜团
    原来黑袍人始终还是个谜。

    无论是黑袍人的来历,还是黑袍人炼制分神傀儡的手段,君临都一无所知。

    消失的谜团再次出现一丝转机,却让君临渐渐有些不安起来。

    要知道白复生能够掌控囚龙之笼,知道幽龙穴的具体位置,实力之强丝毫不亚于君临。如果不是因为幽龙穴的缘故,君临也无法领悟出熔焰界来镇杀白复生。只是出了幽龙穴之后,君临是否还能施展出熔焰界,似乎也成为了一个谜团。

    “日天昊,如果离剑天真是黑袍人,恐怕不好对付。”君临渐显出忧心之色,估计是想到了某些意外情况,“能赢白复生,纯粹是个意外,黑袍的力量很强,如果没有熔焰界,我杀不了他。”

    日天昊惑问道:“主上,你在担心什么?”

    君临凝着着神情,缓缓道:“刚才我试着催动了熔焰界,好像失败了。”

    日天昊闻言却不在意,笑道:“很正常,熔焰界是界域,要有强大力量的支撑,等主上你突破地境后,就应该初具规模了,除非在特殊环境下。”

    君临苦笑道:“如果没有熔焰界,如果离剑天是黑袍,我们要怎么赢他们?”

    日天昊问道:“主上,你在怕什么?”

    君临摇摇头,道:“不知道,越到这个时候,我就越是不安。”

    日天昊说道:“主上勿怕,要是打不过,我们就跑,反正离剑天又没有囚龙之笼,困不住我们的。”

    其实君临所担心害怕的,并不是因为离剑天与黑袍的关系,而是离龙血复苏的日子越来越近,与那条龙再见的时刻已近在眼前。

    在寻找囚龙石的过程中,发生了太多的事,可到头来连囚龙石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怎能不让君临担心害怕?

    尤其在与日天昊相处的这段时光里,君临内心在意的东西越来越多,他不愿意就此失去,实在有太多的不舍。

    与此同时,博仁的身影越来越清晰,宛如一头失心疯的野兽,横冲直撞着地面残垣。

    “主上,博仁这兔子来了,你可要当心啊。”说罢,日天昊便阴藏在君临身上,只露出一双好奇的眼睛,“千万不要让他靠近我们。”

    还不等君临点头,博仁离君临已不足一丈之远,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了上来。

    当然,君临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纵然是一拳把博仁揍飞,也不会让他靠近。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君临见一道身影逼近,二话不说就是龙之爪牙扣击而去,以双龙出海之势将博仁轰退十丈不止。

    不得不说,博仁的防御真的很强,刚一落地便翻腾的爬起,一脸笑呵呵的望着君临,再次迈步靠近。

    君临眉头微紧,做出个让博仁止步的手势,道:“不要过来。”

    博仁立马停下了脚步,望着君临不自然的神色,疑惑道:“君临兄,你是受伤了吗?”

    君临尴尬笑道:“不是,我只是不想有人离我太近,否则很危险。”

    博仁笑道:“不碍事,我皮厚,耐揍。”说罢,便又向前迈动了数步,继续道:“君临兄,接下来我们去哪去?”

    对此,君临很无奈,忍不住大喝道:“我让你别离我太近,否则我就杀了你。”

    博仁闻言一惊,脸上的笑意顿时荡然无存,往后连退数步,漠然道:“知道了。”

    “哇靠,这博仁不像是个傻小子,还是有点脾气的。”日天昊将先前一幕尽数收在眼底,分析着博仁的微表情与微动作,“变化有点大,在进幽龙穴之前,博仁这傻小子虽傻,但还不至于这模样,定然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君临微微点头,道:“这和离剑天脱不了干系,但愿今天能解开这个谜团。”随而又环顾四周一圈,问日天昊道:“可察觉到黑袍的气息?”

    日天昊回答道:“应该就在这附近,是跟着博仁来的,是离剑天无疑了。”

    早在之前,日天昊没能察觉到离剑天的气息,一来是因为离剑天的藏匿手段高超,二来是因为日天昊被分散了注意力。

    “君临兄,之前是我唐突了,对不住。”博仁向君临抱拳行礼,道。

    君临微微点头回礼,道:“无妨。”

    如此一来,博仁对君临的态度显然是淡了许多,甚至还带着些许仇恨的眼神。

    “主上,这博仁对你产生恨意了,尼玛,这难道就是由爱生恨,那也变得太快了。”日天昊陶侃道。

    “这与我无关,该还的都还了,即便杀了他,我也不会有任何愧疚。”君临的声音很大,似乎有意让博仁听见一样,“我不喜欢有人跟踪我,出来吧。”

    忽然,一阵风吹而起,碎岩在地面滚动,卷起的漩涡背后,走出一个持剑的男子。

    而这不是离剑天又会是谁?

    “离剑天,黑怕?”君临直接开门见山,道出了离剑天的身份。

    但离剑天却是不认,笑道:“黑袍?君临兄,你是在说我吗?”

    君临目光如炬,足足看了十个呼吸的时间,当下就更加确定自己的推测,离剑天就是黑袍之一。

    博仁插声道:“剑天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剑天笑答道:“君临兄怀疑我……不,应该是我们,怀疑我们是黑袍人,怀疑我们绑走了两位圣女大人。”

    君临说道:“我只怀疑你离剑天,你到底是谁?”

    离剑天向君临走近,但走到博仁身旁时,却拍着他的肩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是谁?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虽然离剑天是在回答君临的问题,但全程除了向君临靠近之外,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博仁的身上。而且在拍击博仁肩膀的那下,就已是屏蔽了博仁的感知,将他禁锢在一个封闭的意识里,无法动弹。

    “其实我和你没什么恩怨,可事情走到这一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但为了博仁,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离剑天的气势如虹,整个人就像是一柄待出鞘的剑,“你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好了,或许我会为你解答……你那所谓的谜团。”

    “你把博仁怎么了?”君临见博仁一动不动,不禁问道。

    离剑天闻言一笑,道:“原来你也关心他,放心,死的人不会是他。”

    这简单的言下之意,君临又岂能不懂?

    离剑天这是起了想杀君临的念头,或许是在好早以前,又或许是在博仁执着追随君临的瞬间,再或许就在刚才,看到君临对待博仁态度的时候。

    君临冷笑道:“还是那么狂妄,一如既往的话多,难道就不知道长点记性吗?”

    在听到熟悉的语气后,那熟悉的黑袍气息悄然遍布而来,君临知道,自己现在所面对的就是黑袍。

    黑袍果然还活着,但谜团就快要解开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