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熟悉的气息
    博仁这是要对君临做什么呢?

    虽然这个举动十分的明显,仅是想要拥抱下许久未见的君临,但从博仁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充斥着野性,有种饿虎想要扑食的感觉。

    日天昊见状有些尴尬,因为他想到一些常人所想不到的关系。君临连退了数步,博仁也跟着逼近了数步,使得原先一臂远的距离更近了些。

    “君临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说罢,博仁便转过了身去,粗犷的脸上竟多出了暖昧的娇羞,“这几天,我天天为你祈祷,望你平安归来。”

    话已说到了这种程度,就算君临不懂,日天昊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误会。天地可鉴,这不就是某种不正当的同**恋吗?

    “老子真是服了,如此粗犷的壮汉居然是……是个兔子。”日天昊似乎有些恐惧感,万一君临被博仁给带邪了的话,再待着君临身上,岂不要天天闻着两个男子夹杂的味道,那真是想想也会恶心上半个月。

    “兔子?”君临闻言不解,仔细的观望着博仁,那健壮的肌肉,加上兽化后的茸毛,应该是魔虎一族的图腾,怎会是兔子呢?显然,君临并不懂日天昊话里的意思。

    日天昊不由有些尴尬,解释道:“这兔子代表太阴,是说博仁没有阳刚之气。”

    君临恍然道:“玉兔表太阴,金乌表太阳,这个我学到过,的确是这样。”

    博仁闻言不服,握着沙包般大的拳头砸在地面上,顿时便有一条数丈长的裂纹蔓延而开,且拳下四周边缘皆是凹陷。

    这莫名的举动,是博仁用来证明自己拥有日天昊所说的阳刚之气。

    然而,在博仁做这一动作时,君临与日天昊已是继续前行而走,其速度极快,似乎是要甩掉博仁,不让博仁跟着自己。

    “主上,你千万不要和博仁那兔子走得太近,不然会出大事的。”日天昊的表情十分严肃,且苦口婆心告诫着君临,“主上你一表人才,是人中之龙,往后更是君临天下的神,要找也得找像梦小妞那样的人。”

    君临听得云里雾里,根本就不明白日天昊话中有什么含义,可最终还是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日天昊不由放心了下来,自我嘀咕道:“囚龙岛太可怕了,幸好宋……秋凝是女人。”转而又想到博仁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冷颤,接着道:“隐藏的太深了,难怪和离剑天……,这关系不正当。”

    或许博仁根本就不是日天昊所想那样,只是见君临还活着,太过于激动了而已,而且在囚龙岛上还不存在什么男女之别,因为就没有明面上的女人存在,所谓的情意都是发自于内心。而日天昊却见过太多这样的场面,自然而然就想多了罢。

    君临问道:“日天昊,你在嘀咕什么?”

    日天昊‘嘿嘿’一笑,道:“没什么,我想到宋秋凝了。”

    君临听闻此名后,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在脑海闪烁着与宋秋凝的过往,不觉时间过已久,叹道:“这是一群奇怪的人,总是在做着奇怪的事,就连死得也那么奇怪。”

    与其说君临是在说宋秋凝,还不如说他是在形容自己的过去、现在,还有将来。

    压抑的气氛说来就来,但说走也瞬间就走。

    只见日天昊飞身离开君临的肩头,以更快的速度往前而飞,惊叫道:“主上快点,博仁那兔子要追上来了。”

    君临闻言一震,额头上的汗水滴落,都来不及转头回望,在脚底燃烧起烈焰后就拔腿便跑。虽然燃烧火焰之后,速度比先前快上数倍不止,却也给博仁留下了追踪的印迹。

    “博仁啊博仁,到底还是你输了,你对君临的执着,换来的只是如这烈焰般的嘲讽,灼在脸上,可会感觉到疼?”离剑天没有离开,在暗中一路跟着君临,却不被日天昊发现,可见他还是有些藏匿的手段。

    不久之后,博仁便从此经过,但他却不由停下的脚步,在四周环望了一圈,随后又加快的步程,沿着火焰之路径追去。

    “我一直想改变你的命运,可你却偏偏要钻进你的宿命里,罢了罢了,谁叫你曾经救过我呢?”离剑天悄悄跟着了博仁的身后,二人之间的距离始终只有半里的路程。尽管博仁总会回头望去,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奇怪,我为什么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我?”博仁对此一直很困惑,纵然一门心思都在追逐君临身上,但还是会莫名分散出些许的注意力,“这感觉让我特别不舒服。”

    然而,这种感觉在君临身上有何尝没有。

    “日天昊,有没有把博仁给甩掉?”君临一路奔跑着,都不敢慢下丝毫的速度,“不知道为什么,被你一说,我浑身不自在。”

    日天昊说道:“老子也不自在,不行,还不够,主上你还得再跑远些,再快点。”

    君临点点头,默默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忽然,日天昊一声惊叫而起,道:“卧槽,老子给忘了,主上你这一路火焰,不是把你的行踪给暴露了么?”

    经这一说,君临也想到了这情况,略有些自责道:“竟把这给忘了。”说罢,便渐熄了脚下的火焰,随着速度也减慢了许多。

    “对了,我们这是要跑到哪里去?”日天昊问道。

    虽然一路景象相同,都是战斗后的萧条,但由于日天昊独特的勘察,已是察觉出此地的不同。

    君临的脚步戛然而止,当下扫了四周一眼,神色也跟着阴沉了起来,低声念道:“黑袍。”

    日天昊没有任何惊讶,接声道:“果然如主上所说,黑袍没有死绝,还有活的。”

    但随后君临又否决了自己,摇头道:“不对,这黑袍的气息有些不一样,有些熟悉。”

    日天昊疑问道:“主上你发现什么了?”

    君临沉思道:“我们在这等博仁,或许他知道答案。”

    “主上,你有没有怀疑过离剑天?”日天昊望着身后燎燎的火焰,不禁期待起博仁的到来,“或者是离剑天与博仁合谋。

    君临反问道:“你有什么证据?”

    日天昊说道:“有些时候怀疑某个人是不需要证据的,仅凭直觉就能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当然,老子绝不是不讲科学依据的人,我可是有推理的。主上,你可还记得我们被群兽围攻,以及从极阴之地出来的那几次吗?离剑天刚好都有出现,他似乎总能掌握我们的行踪。就好比这次,老子就怀疑他与博仁故意演戏,在一直等我们。”

    君临脑中闪过前几次与离剑天相遇的场景,在心里本随着白复生死去而消失的谜团又重新燃了起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