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黑袍尽灭
    在经过高强度力量的拼杀下,幽龙穴这等神秘空间也陷入了坍塌的危机。

    终于,在火焰的燃烧下,岩壁融化成了岩浆,溢流在寒冰地面之上,覆盖着整个区域。

    白复生莫名一阵惊慌,暗想道:“这火焰竟把岩壁给融了,不可再战。”说罢,便打定主意撤离,奋力将囚龙之笼收回,朝着一个方向纵身而逃,穿梭于众多黑袍之中。

    君临见状却不禁冷笑,低喝道:“你是逃不掉的。”

    忽然,以囚龙棒为中心,方圆一丈的范围内升起火焰一片,地面岩浆翻腾,黑袍沾之即焚。仅在一个呼吸之内,漫天的黑袍就已被烧掉三分之一,而这些都是距地面不足半丈高。随后白复生一声尖声痛叫,被一道绞杀之力反弹而回,身上的黑袍衣裳残破不堪,狼狈至极。

    “为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白复生的情绪明显有些激动,看其模样俨然是试过多次未果,但却依然没有放弃,“怎么可能屏蔽我与黑袍之间的联系,难道这是……领域?”

    君临哼笑道:“托你福,这是……熔焰界。”

    白复生闻言大惊,愕然道:“熔焰界?是界域?”

    君临说道:“不管是什么域,总之,你是逃不掉的。”

    白复生苦笑道:“逃不掉便就不逃,杀了你,这熔焰界自然就解开了,到时我还需要逃么?”说罢,便将囚龙之笼融于心脏处,顿时全身雷电闪闪,比之前的威力更强更甚。

    “为了这天,我等了无数岁月,为什么还要逃?”白复生将所有黑袍全部收回,而后扔进岩浆地面之上,尽数焚毁,显然这是要破釜沉舟一战的迹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君临见状一笑,当下便战意十足,喝道:“死是你死,亡也是你亡。”

    白复生大笑道:“放心,我是不会死的,就算我死了,也不会亡,难道我死得次数还少吗?”

    瞬时之间,两人的距离就只有一臂之远,纷纷握爪抬拳而杀,雷光与火焰互相迸发交错,各自的拳爪砸在对方身上,反冲而退。

    “我见你一次,就杀你一次。”君临手中凝聚的螺旋焰已不再是单纯的火焰,而是熔炼了岩石的浆火,滚滚而沸腾的冒着泡,甚至还凝成了一条练布披在了君临的肩头,无风自动,与身后的龙尾相互映衬,裹卷着整个空间。显而易见,这是君临在熔焰界内的装扮,熔岩为衣,好不威风。

    只见君临将手中螺旋焰托起,转瞬反压落地,没入岩浆地面之中,顿时在岩浆下涌起一个漩涡,而后突突往上喷溅着岩浆之水,如雨般向白复生洒去,密密麻麻。

    白复生警惕着君临每一个动作,早在螺旋焰入地的当下,就已是准备好了防御手段,强大的雷霆密布,腾起了一道结界屏障。

    黑袍人被笼罩在雷霆结界之内,且在他的心脏处闪烁着耀眼的白光,一条雷龙从中腾出,带着丝丝的血迹附着在结界屏障之上,而后便见一个鲜红的符号清晰呈现。

    那是某个字,或者是某个图腾,亦或者是某种印记?

    无论是什么,对君临而言都是极为陌生的,但冥冥中却又透着一丝熟悉。

    当鲜红的符号将岩浆之水尽数拦在结界屏障之外后,君临的脑海中莫名闪过类似的一个符号,鲜红无比,因为这同样是用鲜血祭炼而成。

    “这是什么?”君临轻轻一掌拍在脑门上,而后又放眼盯着那个染血的符号,“为什么在我脑中会有相同的符号?不,不是相同的符号,我脑中的符号更复杂。”

    忽然,日天昊不知从哪冒出了个脑袋,睁着眼睛望着雷霆结界,惊叫道:“这是什么鬼,好一个血腥的符号啊。”

    君临眉头微蹙,问道:“日天昊,这是什么符号?”

    日天昊摇摇头,道:“不认识,也许这不是符号,可能是个字。”说罢,便很无辜的叹了口气,念道:“主上啊,虽然我活了八百多年,可也不是什么都懂的,你可要谅解我啊。”

    君临点头道:“那你把这个符号牢记下来,对我可能有用。”

    日天昊‘嘿嘿’笑道:“老子过目不忘,已经记下了,主上你说这符号会不会龙族的语言,或者是什么真言秘技?”

    君临听如此一说,顿时眼前一亮,嘀咕道:“难道这是龙言?”

    日天昊问道:“主上,什么是龙言,龙的语言么?”

    君临摇头道:“不知道,可能是吧。”说罢,便对着雷霆结界上的符号,再次涌上了一波岩浆之水,如箭般穿射。

    结果依旧,那染血的符号又是一阵闪光,把岩浆之水全部隔挡了下来。然而,君临却没有就此罢手,一波未平又起一波,无尽的岩浆尽涌,且一次比一次猛烈,直至最后,岩浆之水犹如拳头般大小螺旋之焰。

    君临知道这重雷霆结界难以破开,但染血的符号每次隔挡岩浆时,都在摄取白复生的鲜血,照此下来,只要有足够的时间,白复生就必定会祭献而死。

    果然,失血过多的白复生瘫软了下来,那重雷霆结界渐渐消散不见,染血的符号更是凭空消失,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

    “真没想到,被你破解了我的结界。”白复生的眼中透露着绝望,但他却没有掉进岩浆里,因为君临还有很多话要问。

    “那符号是什么,你为什么会有?”君临问道。

    “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白复生环顾着满是岩浆的四周,苦笑道:“若不是这熔焰界,你根本就拦不住我,不得不说,你的命真好。”

    君临冷笑道:“知道你为什么会死吗?还是那个理由,你的话太多了。”说罢,便擎着螺旋焰引领着滚滚岩浆向白复生走去,继续道:“话太多,很容易露出破绽。”

    白复生望着岩浆向自己涌来,不知是不是心有不甘,问道:“你不惜动用全部力量来对付我,就不怕破不了我的结界而被我反杀吗?”

    君临不屑道:“全部力量?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的结界是祭血而成,可你又有多少的血呢?”言罢,白复生就被岩浆彻底覆盖其中,从下往上,从脚步蔓延上头颅,遍全身。

    这本是死亡前的最后恐惧,可白复生却丝毫没有表露出这样的神情。

    “造化弄人,如今想象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答应,仅仅是为了追求力量么?原来我一直都是为了她,可我却偏偏自欺欺人,害得她尸骨无存。我放弃了那么多,到头来可又得到了什么,就是今天的下场么?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让我做回了我自己,这感觉真好,我总算是有些颜面去见她了。上次见她已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我不让自己想起提起,却自始自终都铭记在心里,刻在骨子里。”

    也许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白复生一番不知所云的话特别的虔诚,直到声音彻底消失,岩浆又慢慢落回到地面之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