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无处不在
    这不是柄虚拟的刀,若是就此被砍中,君临必然会脑袋开花。

    然而,就在那刀离君临还有半寸之时,一道亮光而闪,熊熊火焰从地面燃起,形成结界屏障将君临裹在了其中。与此同时,那溢流的血迹已爬上了囚龙棒上,顺着雕龙的纹路四下展开。

    白复生见状大惊,道:“还活着?”说罢,便在刀刃上附上强大的雷霆之力,结结实实的劈斩在那道屏障上,无形的侵蚀之力顿时遍布其上,但就是不能撼动半分。

    此刻,君临的眼已缓缓睁开,心脏与脉搏的跳动也渐渐听得清楚,伴随着烈焰的热情,让整个人都充满着力量。

    “想再死一次?很好。”白复生的惊愕神情转瞬变得无比阴冷,手中的大刀都被裂成了碎片,但却没有因此而失去原有的形状,“这次你会死得很辛苦。”

    旋即笑声震耳欲聋,不知是变态的兴奋,还是在掩饰心中的不安?

    只见白复生将大刀举过头顶,顿时所有的雷霆全部集中在刀刃之上,且有一头雷龙虚影忽隐忽现,似乎覆盖了整个空间。

    这一刀而下,天地顿然变色,犹如世界正在经历着毁灭,到处都是残渣剩骸,唯独那根囚龙棒巍然不动。

    对此,君临来不及任何反击,那股毁灭般的气势让他忐忑难安,根本就兴不起半点反抗的意识。但好在君临看到日天昊艰难朝自己爬来,当下便纵身一跃,以极快的速度将其护在怀里。

    那道结界屏障轰然被斩碎,刀光留影,在君临后背鲜血四溅。

    如若不是龙之逆鳞在紧要关头护体,恐怕这一刀就要将君临劈成了两半。

    “主上,雷霆的破坏太大,再加上那把刀,我们怕是防不住了。”日天昊的气息虚弱,但眼中却仍对君临抱着希望,“别忘了九颗血色明珠,还有囚龙棒。”

    君临微笑着点了点头,让日天昊藏了起来。

    “还不死?”白复生拖着刀向君临走进,闪烁的雷霆滋滋炸响,弥漫在空间的每处,“你的命还真够硬,得多补上几刀。”

    又是同样的招式,但白复生此次的心态却截然不同,不再有之前半点的紧张气氛。

    如此一来,虽然力量还是那个力量,但落刀的速度却慢了许多。

    在白复生举刀的同时,君临就地蓄力,施展着扑杀术纵跃而起,一连三个方向的转变,朝着囚龙棒扑了过去。地面上的血迹也燃起了火焰,配合顺着雕龙的纹路上,激起一头火龙凭空而现,将君临彻底保护了起来。

    在火龙的嘴里正吐着一颗散发着火红之光的珠子,而那正是君临所需要的第九颗血色明珠。

    君临见状一喜,当下张嘴一吸,连带着火龙和血色明珠一同吞进了腹中。

    当然,火龙被吞,却也在君临身上燃起了相同的火焰,那条龙骨之尾越来越长,竟不知不觉缠在了囚龙棒上。

    “想夺囚龙棒,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命。”白复生只需这一招,顿时便有雷龙横扫整个空间,每处地都躲不开雷霆的侵蚀,“极阳之火也不过如此,纵然是燃烧龙血的极阳之火,在天罚之力的毁灭下,也只会是不堪一击。”

    君临不想对白复生多废口舌,当下就是一口囚龙的吐息而喷,释放出一条火焰之龙对抗雷霆之龙而去。

    要知道此刻非彼刻,雷霆与火焰的力量已不可同先前而语,论起破坏之力,恐怕是要把这个空间毁去。

    但事实并非如此,在当雷霆与火焰尽散之后,不管之前有没有被毁灭的,在此刻都完好无损。该是寒冰地面的还是寒冰,该是岩壁木墙的一百零八魔兽雕刻的,一只也都不少。

    这又是怎么种情况?

    此时此刻,君临双手环抱着囚龙棒,用力的往上拔,身上燃着的火焰与雕龙的纹路相互吻合,可却依然没有撼动囚龙棒半分。

    白复生见状缓了口气,不屑道:“果然,你没有那个命。”说罢,便举着雷霆之刀向君临走去,目不转睛注视着囚龙棒上的变化,继续道:“就算你有囚龙棒在手,我又有何惧。”

    话虽如此,但雷霆之刀下劈的速度却出卖了他。这明显不是胸有成竹的随意斩,而是迫不及待的奋击。

    君临猛然抬头看去,下意识的擎着螺旋焰向着那刀挡了过去,臂上的龙之图腾激现而起,幻化着真正的龙之爪牙。旋即,日天螺旋焰如莲花般绽开,将全部雷霆湮灭在火焰之中,但转眼却又有雷霆在火焰中而生,缠绕着君临身上暗隐暗现。

    然而,此雷霆却非彼雷霆,这不是白复生所掌控的雷霆之力,而是君临炼化雷霆后展现的效果,伴随着火焰而生,当然,也只有借火焰为媒介,才能发挥出雷霆的力量。

    白复生脸色顿时惊变,不愿相信眼前所见,当下便探手而下,引着雷霆之龙向君临扑杀而去。就此击而言,君临心知贸然阻挡定有风险,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放弃了回击,一个转身而绕,躲在了囚龙棒之后。显而易见,这雷霆之龙一击的威力不是那一刀能够比的,因为君临隐约能感觉到有那座牢笼赋予的力量。

    “你以为你躲起来就没事了么?”白复生戴起黑袍帽,将自己隐藏在黑袍之下,但那双眼闪烁出的杀机却怎么也隐藏不住,“既然要玩,我就好好陪你玩玩。”

    其实黑袍根本没想到君临能够撑到现在而不死,而且时间拖的越久,黑袍的不安就越加的浓烈。

    紧接着,一件件黑袍凭空而现,将整根囚龙棒裹得严严实实,没有放过任何的一个角落,躲在囚龙棒后的君临自然就无处可藏。

    君临燃着烈焰焚去,可根本奈何不了这些黑袍半分,只有少数劣质产品被烧掉。

    “这些黑袍都是我用龙皮织制而成,可足足花了我二十多年的时间。”

    一道雷光闪过,在君临跟前的一件黑袍中探出了一只手,带着雷霆之力向君临的眉心抓去。而君临怎会坐以待毙,等着雷霆来撕裂自己的眉心,他自然是要奋力反击,便就擎着螺旋焰轰击而向。

    只见螺旋焰在此等雷霆之力下不堪一击,瞬间化作火花消散不见,就连那伴生而起的雷霆也像是看到君主一样,不遇自散。而且当君临艰难避开此击,再次绕到囚龙棒后时,却依然躲不开那只探杀而来的手。

    无论君临躲到何处,只要有黑袍所在的地方,那只手就不可能避开的。因为这所有的黑袍衣裳都是黑袍,是白复生,无处不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