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依赖的力量
    此刻,白复生像极一条发疯的野狗,不顾一切的扑向君临,却忘记有自己设下的雷电牢笼。

    而且这座牢笼不仅让君临不能逃出,同样也让白复生无法靠近君临半分。

    “这又是怎么回事?”白复生被雷电之力弹回,望着冒烟的双手,难以置信道:“这不可能……废物,你到底做了什么?”

    在不甘与愤怒的冲击下,白复生再次扑向了雷电牢笼,想要重新将其掌控,但事实的转变实在太大。

    日天昊见状大惊,但随即便看懂了其中原因,大笑道:“真有意思,主上,这牢笼还是个无主之物,你可要把它搞到手。”

    也许这是句很普通的话,但落入白复生耳中却是不加掩饰的侮辱,更何况圣女一事,仅凭梦小姐对君临的那份执念,就扰乱了他一切的计划。

    “我隐忍了这么久,辛辛苦苦设计的一切,难道就要这样毁在你废物手里吗?”白复生被雷电之力轰到在地,满眼的怨气夹杂着怒火,“只要废物你死了,所有的一切都自然而然会解决。”

    白复生缓缓爬起,深呼着一口气。再次露出阴邪的笑容,似乎又恢复了掌控一切的自信。

    日天昊笑道:“主上,你可要快点,这黑袍又起坏心思,想要杀你了。”

    君临转头瞥了眼白复生,露着满目的凶光,手中的鲜血滴滴,溅在脸上也毫无在意,继续扣着龙之爪牙轰在板上。其实,在君临心里,他的怒火与怨恨,丝毫不比白复生要少,但从本质上来看,却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白复生脱下一件件黑袍,填充着整个雷电的区域。且这件件黑袍仿佛被人穿在身上一样,将雷电牢笼围得严严实实。

    “只要我引爆雷电之力的核心,无论我还能不能掌控这件宝物,你都得死。”白复生虽自信满满,但抽搐的脸上却有诸多不舍,显然这是两败俱伤之法,只不过君临伤的是命,白复生则会失去所掌控的雷电之力。

    望着件件黑袍将视野笼罩,日天昊绷起的心越来越紧,严肃道:“主上,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要快……如果老子没有猜错,雷电之力的核心就在这块板中,一旦被引爆,我们将会成为众矢之地,被轰的连渣都不剩。”

    君临的心里也万分的焦急,但好在染血的攻击初见成效,一颗血珠从板中漂浮而起。当下便见一道门镜呈现,自然而然的把君临和日天昊笼罩了进去,踩着一片黑暗降临的时间点上。

    紧接着,只在一个呼吸时间后,这座牢笼在黑袍的覆叠之下,惊起一阵剧烈声响,破碎的残布散乱的到处都是。但那做牢笼还是那座牢笼,就是不再有半个人影。

    “虽没有惊天动地,但其中力量就连地境强者都无法承受,更何况是你区区一个废物。”言罢,白复生轻呼出一口气,再次望向圣女的目光就显得平静得多,“而你……就乖乖做我的女人。”

    可转眼之间,被绑在龙头上的圣女缓缓落了下来,而且身上还披着一件火狼皮毛衣裳。当然,这不是圣女自己所为,而是被君临搂着腰,在半空中旋转了好几个三百六十度。

    这飘落的姿势在雷电的渲染下极美,可白复生所看到的却是希望在一点点破碎。

    “为什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白复生的双眼泛红,手中闪着强烈的雷电而走,缓缓向君临靠近,恨道:“你一定要死。”

    君临看着步步逼近的白复生,眼中寒光一闪,将圣女大人放在一旁,擎着日天螺旋焰冲将过去,对准着白复生的脑袋狠狠轰去。

    雷电与火焰相冲相撞,周遭遍地火焰燎燎,雷光闪闪。

    “废物,都怪你扰了我的好事。”白复生杀机四溢,心中的不甘越发强烈,明明是自己把君临囚禁而来,要抽取龙族血脉的,可最后却偏偏被对方所破坏。

    “老子还要杀了你呢。”这是君临的自称,足见他此刻的怒火已攀到了极点。

    仅是一招厮杀,双方纷纷被强大力量所伤,足足倒退了数丈有余。

    “没想到你变强了这么多,可恶。”白复生不会退缩半步,闪着雷电之力再次向君临杀去,“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君临轻哼一声,没有多说一句,同样也擎着日天螺旋焰迎击了上去。

    如此一来,在不分伯仲的两股力量下,君临与白复生都点燃了不服输的斗志,接二连三的拼杀着。

    “这雷电之力果然厉害,要不是主上情急之下啃了那块板,估计就被电死了。”日天昊守在圣女大人的身旁,想起之前逃生的霎那,依然还心有余悸,无奈的摇着头。

    “白复生,这就是你所依赖的力量?”君临仍燃焰在手,身上的火焰也越来越盛,就连那条龙骨之尾也延伸而出,“还真是出人意料。”

    “出人意料?”雷电漫漫,在白复生的身上凝聚出一头巨大雷龙咆哮,“无知的废物,去死吧。”

    到了如此地步,君临与白复生已没有半句投机的话,都恨不多自己所说的话能致对方于死地。

    只见在双方力量撞击的瞬间,雷龙猛然弹出一对雷霆之翼,操控着雷霆之刀轰在了君临的龙骨之尾上。而龙骨之尾的攻击很是犀利,一轮硕大的日天螺旋焰在尾尖燃起,犹如一个壮汉抡着锁链锤横扫着千军。

    此时此刻,电闪雷鸣,火花四溅,声声龙吟震耳,竟让洁白的冰面淌出一滩水迹和无数的裂痕。

    白复生凶狠道:“废物,这雷电亦是雷霆,亦是神圣掌握的天罚之力,岂是人力能反抗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去死吧。”

    君临阴冷道:“纵然这是天罚之力,是毁灭之力,但还罚不到我,更灭不了我。”

    忽然,一道雷霆之刃割在了君临的心口,一轮螺旋焰也轰在白复生的胸口。

    也许这就是在战斗中分神说话的下场吧?

    不过这并不能打消君临与白复生想要置对方死地的念头,只会越加的强烈。在纷纷中招之下,双方索性都不再防御,只用最猛烈的攻击向对方轰去。

    显而易见,如此两败俱伤的打法,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