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破阵,龙骨之尾
    按理说君临应该是平趴在地底的,可此刻君临的身躯却是微微拱起,四肢俯撑在地,一条火焰之尾从他脊椎骨下缓缓伸延而生。虽然看不出君临的具体形状,但绝对是一头凶猛的魔兽无疑。

    而君临之所以会变成如此形态,完全是因为在第六轮攻击时,君临将来袭的属性之力全部吸纳,而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利用穴位牵引。当然,这必须要事先知道攻击的手段,利用属性相生相克的魔兽幼崽,以做好万全的准备。

    忽听一阵龙吟声响,君临猛地纵跃而起,朝着上北的方位扑杀而向,一条可以贯穿六道轮回战阵的火焰之尾横扫四周,所过之处皆是激射出火焰光束。

    可当火焰光束喷射而起的瞬间,同样也有一道贯穿战阵的光束,如枪如剑,如刀如柱,直接向君临湮灭而至。而且这光束却不是单纯的光,而是夹杂着属性之力,甚至是自然实物的机关陷阱。

    只见战阵的光束与君临的火焰之尾撞击一起,整个空间的气流在瞬间全无,灼热的温度似乎是在燃烧着真空,万物俱灭。

    此外,又是一道光束接踵而至,与之前光束方向正好相反,君临在火焰之尾受压制的情况下,只能双手燃着巨大螺旋焰推击而挡。

    显然,君临遭如此强大的两股力量夹击,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空闲闪避,在面对第三道与第四道光束夹击而来时,就只能任由其攻击落在身上。

    而这四道光束攻击分别是从相邻的两个方位间的连线的中心射击而来的,就像是在这两个方位之间拉了一条弓弦。这四条所谓的弓弦却是由六种属性之力糅合在一起的力量,相生相克,狂暴却又温和。

    当然,除却这四道光束攻击,还有另外的两道光束攻击,它们正从地底与半空莫名而现,分别贯在了君临的前心与后心。

    金之力光束是最早的攻击,其次分别是木、水、火之力的攻击,从地底腾起的是土之力,从半空落下的则是冰寒之力。可最后的冰寒光束落在君临身上时,就像是飘落的雪花,将君临彻底冻结在了冰里。

    尽管如此,但君临的火焰仍在跳跃中,隔着冰晶封冻的墙幕也依旧清晰无比。

    此时此刻的火焰里,虽然看不到君临的半点影子,但一条通透的白骨在火中出现,从君临的颈脖处,一直通向火焰之尾上。随后,仅是瞬间,火焰之尾轻微的一个摆动,冰幕便就碎成了晶粒,再慢慢升华成了气。

    由此可见,六道轮回战阵的威力还不足以镇杀君临,因为君临多出了一个手段,凝聚着龙骨的火焰之尾,而这条火焰之尾称之龙尾也不为过。

    只见在龙尾的强大力量下,金之力光束轰然瓦解,紧接着,木之力光束也被螺旋焰绞得粉碎,最后的水火之力光束被龙尾扫过,就仿佛从没有存在过一样。

    但顶在前心的土之光束却借助地底的力量,想要将君临给彻底掩埋,并且从土壤里还长出了一根根的蔓藤,如蛇般的缠绕着君临的躯体,甚至攀上了那条火焰龙尾。

    无论蔓藤被烧毁了多少,但只要有土壤的地方,那些蔓藤就会永无止尽的生长,直至把君临当作养料给吃掉。

    君临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正在被蚕食,当下也张开满嘴都是火焰的大口,疯狂的咬着蔓藤,啃着泥土。同时,那条龙骨之尾也在隔绝着土之力光束与大地间的联系。

    然而,六道轮回战阵的攻击是连续的,其余的属性光束再次而至,但此时此刻却在高速旋转着,就像风刃一般,切割着战阵范围内的全部。

    “六道轮回,你到底还有什么手段?”君临大喝出龙吟之声,摆动着龙尾挡向高速旋转的风刃。

    与此同时,此空间里那些破碎的岩石纷纷被卷起,从下往上而起的龙卷之风将岩石堆砌成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了君临的身上。

    但不过多久,君临擎着日天螺旋焰轰碎大山,摆着龙尾腾空而起,一口囚龙的吐息喷射而出,就像在六道轮回战阵里释放了一个原子弹,到底都是零碎的残骸。

    “这六人的信息共通,视野共用,力量还可以叠加,必须逐一击破。”君临俯视而望,看着四人仍踏着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方位,“四道攻击光柱在切割空间,就说明这四人守在位置上没有移动,也就是说只有两个人可以在战阵里活动,只是他们的速度很快,可以互相切换。”

    “还有,不管我怎么移动,这个战阵都是以我为中心,那说明他们的速度不在我之下,如果我的速度超出了他们很多,是否就能离开这个战阵?”

    君临想了许多,自从踏进这个战阵后,就一直被动的防御,想要攻击都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甚至还有两人的所藏地点没有找到。

    “很显然,他们是藏在地底,但如果不是土之力的话,想要快速移动到我身边,似乎不太可能,除非在这地底有通道……不对,他们的力量是可以共用的。”

    君临使全身血液沸腾起来,激发自身最快的速度潜力,在遍地残垣的战阵里奔腾了起来,但他却不是一条直线到底,而是往返的迂回,并且那条龙尾四处横扫,同样也不只是攻击一处,反倒毫无章法,漫无目的。

    再加上,六道轮回战阵是非常消耗体力以及图腾之力的攻击手段,黑袍六人此刻也定然气喘吁吁,比起最初的力量定是有所不如。由此一来,只要君临的速度比之前要快,就极有可能突破战阵的范围,从而逃之夭夭。

    果然,在君临往返第二十次时,攻击而来的力量明显降低的很多。

    “就趁现在。”君临眼中闪过一缕寒芒,龙骨之尾以流星坠落之势直袭其中一人,同时,一口燃着龙血的囚龙吐息喷射而出,化作一条咆哮的火焰巨龙向另外一人攻去。

    此次攻击之后,旋转的风刃最终消失不见,但却留下了两个黑袍人。这黑袍二人正是被君临的龙骨之尾刺穿了胸膛,以及被囚龙吐息烧成了焦炭。

    君临身上火焰渐渐褪去,缓缓走到黑袍二人跟前,扒开那遮掩面目的黑袍,仔细的瞧了瞧,看是不是自己所认为的人。而且这黑袍二人也不是君临随意攻击的,而是根据属性之力所挑选的。

    这两人分别是金之力和土之力。

    君临之所以这般选择,是因为博仁的属性是土,离剑天的属性为金,不为其他。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