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划地绝交
    虽然这是偷袭的一剑,但其威力之大却容不得有半点轻视,在离剑天出剑到收剑之间,仿佛剑就没有动过一样。只是整个剑身上的血,充分证明了剑的出击,而且还是整把剑都刺进了独角犀的体内。

    当然,这也并非只是普通的一剑贯体,在剑刺入独角犀体内的瞬间,强大的剑气已是摧毁了五脏六腑,以及各处经脉,甚至还差点裂碎了魔兽的那颗晶核。

    此时,离剑天手中正拿着一颗魔核,有道裂缝是那么的明显。

    君临见状微惊,暗想道:“离剑天好强,实力也许不在我之下。”

    一头玄境中期的魔兽被一剑灭杀,君临自问要做到这点,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博仁却也松了口气,欣喜道:“可以用独角犀为你治伤了,君临。”说罢,便背起君临来到了独角犀的身旁。

    “我杀了独角犀,他的恩情已经报了,博仁,我们可以走了。”离剑天收起独角犀的魔核,并舞着沾血的图腾之剑指向君临,“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不再欠你什么了。”

    君临冷笑道:“互不相欠。”说罢,便让博仁将他放下,并要求将独角犀的血引出来,之后,便把独角犀的鲜血给吸了个精光。

    这一过程是当着离剑天与博仁的面进行的,一连贯的动作十分的熟练,就像一个经常做这种事的人,让人看着也不禁胆寒。满嘴的鲜血,甚至整个脸上都是,粘糊糊的液体散发着极腥的味道,可却有一人吃得欢快至极。

    博仁与离剑天并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静静等待君临喝净,然后恢复自身的伤势,以彻底报答掉救命的恩情。而君临在喝干独角犀的血后,终于是恢复了些力气,便盘膝而坐,运转着囚龙九变之吐息,将所吸收的鲜血彻底炼为力量。

    “这是在炼化魔兽血液?”离剑天注视着君临的每一个动作,甚至能看穿君临体内变化似的,“原来如此,这就是他的秘密,怪不得能从一个废物变成连穆羽也奈何不了的人物。”

    同样,在博仁的心里也有这样的想法。

    然而,就只是十个呼吸过后,君临便停止的血液的炼化,心想道:“这里血腥味太大,很容易引来其他的魔兽,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点的地方,把那截龙骨彻底给征服。”

    只见君临缓缓站起,先向四周环顾了一圈,而后对博仁微笑道:“我可以动了,就此别过。”说罢,便选定了一个方向而走,但那却是回头的路,可刚走了没几步,君临又望向了那头独角犀,问道:“能否把这头独角犀给我?”

    离剑天说道:“你要拿就拿走好了,我们也要走了。”说罢,便动手拉向博仁而去,可博仁却没有要离开的意向。

    “君临,你的伤真的好了?”博仁避开了离剑天的拉扯,近到君临身边并一掌拍向其肩头,“要是这个样子叫好了的话,那穆羽的天才之名,就真的徒有虚名了。”

    原来博仁的这掌是在试探君临的虚实,果然,君临的身体虚得连这轻轻的一掌都差点扛不住。

    离剑天知道博仁的意思,心中甚是不爽,低喝道:“博仁,君临的救命之恩,我们已经报了,剩下的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你管他的伤好了还是没好。”

    博仁摸着脑袋想了一想,道:“剑天兄,话好像不能这样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们还得还不够。”说罢,便把君临强行背了起来,并扯着独角犀的独角而走,继续道:“对了,君临,你要这独角犀做什么?”

    君临没有反抗,任由博仁把自己背起,回答道:“我饿了,想吃肉。”

    博仁顿时精神一振,满眼间都是美食的**,道:“肉……我喜欢。”

    两人一问一答,似乎把离剑天的存在给忽略了似的,直到离剑天没有跟上来,才有所察觉似的。

    “博仁,你为什么不跟离剑天走,就不怕他与你断绝关系吗?”君临回头望了一眼,离剑天还很愤怒的站在原地,手中的图腾之剑仿佛在吞噬着鲜血。

    博仁笑道:“不会的,他和我一样,都很珍惜这份情意。”

    然而,博仁的举动却完全忽视了离剑天的想法,根本就不顾离剑天的情绪如何。这表现出来的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珍惜,而是不屑一顾。

    君临闻言摇了摇头,叹息道:“也许这正是一场契机,只是对你来说,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博仁不解问道:“什么?”

    君临淡然一笑,道:“没什么,谢谢你救我,这份恩情,我也一定还你。”

    虽然渐走渐远,但君临二人的声音却清晰的输进了离剑天的耳中。

    珍惜?确实,离剑天是很珍惜与博仁的情意,所以,离剑天就一定不会让博仁继续跟着君临。

    忽然,离剑天一声巨喝,其气势决然而然,道:“博仁,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博仁闻言停下了前行的步伐,转身望着渐渐走来的离剑天,笑道:“剑天兄,你这是做什么,君临他的伤还没有好。”

    离剑天阴沉着脸,再次问道:“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博仁也感觉到了离剑天不稳定的情绪,知道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离剑天见博仁不答,继续逼问道:“我和君临之间,你选谁?”

    再三的追问,离剑天心里的积怨越来越深,不稳定的情绪慢慢演变成了强烈的杀机,如刀如剑,剐在博仁的心里,一道道的裂痕越拉越长。

    可最终,博仁虽没有直接说出来,但他的举动却是选择了君临无疑。

    只见博仁连连退后了数步,眼中充满着歉意,想要说的话涌到了嘴边,却还是无法出口。

    离剑天见状大笑,眼中似乎还带着泪,道:“好,很好……既然如此,你我之间的情意,到此结束,再见时,我会杀了你。”

    博仁猛然转身,强行压抑着此刻的情绪,道:“你永远都是我的朋友。”说罢,便是加快了脚下的速度,背起君临,拖着独角犀消失在离剑天的眼前。

    就在背影彻底不见的瞬间,离剑天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情绪,挥着手中的图腾之剑在地上开裂出一道深壑。

    “从现在起,你我划地绝交。”说罢,离剑天走了条与博仁背道相驰的道。

    “给我一个理由。”君临亲切感受到了博仁此刻的心情,但更多的是无奈。

    其实,对于博仁的选择,君临也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我的宿命,但愿我会有个好结局。”

    这是博仁给出的理由,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理由,同样也让人无法反驳。

    国庆节快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