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还恩
    一剑杀两人,虽说是偷袭,但不得不说离剑天的实力很强,至少那柄图腾之力凝聚的剑很强。

    不过在这囚龙岛上,并没有太多的武功法诀提供修炼,只有一些最基本的刀剑拳脚类的功夫,除非有强硬的后台,比如穆羽这样的人,可能学到一些强大的法诀之外,所有人都只能靠机遇,或者自身的领悟或图腾本能的力量。

    那么,离剑天这一剑又是从何学来的呢?要知道两个黑袍人的头颅是不在同一条水平线上的,一个头顶朝上,则另一个则是头顶向前的。

    君临对这神奇的一剑不禁分析了起来,最后更是忍不住的询问道:“刚才那剑……你是怎么做到的?”

    离剑天的目光一直都放在了博仁身上,直到君临问起方回过神来,笑答道:“我出了两剑,只不过我的剑很快,看上去和一剑没有多大的差别,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的。”说罢,便是一剑挥出,不……应该是两剑,与先前一剑的轨迹一模一样。

    君临瞧得非常仔细,但眉头还是微微皱起,点头道:“好快的剑。”

    博仁将君临扶起,自己也爬着坐了起来,看了两个黑袍人一眼,又望向离剑天而去,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离剑天的脸色一变,顿时阴沉了下来,哼道:“我只是选错了路,重新回来再选一次,不行吗?”

    博仁闻言不语,轻叹着一声爬起,将君临驮在背上,转身便是要离去。

    君临说道:“你把黑袍人的血给我放出来,我们等下再走。”

    博仁闻言不解,但还是依言照做,隔开了两个黑袍人的手腕放出大量鲜血,用图腾之力引到了君临的跟前。

    君临又道:“把血放到我嘴边,我先尝尝。”

    博仁闻言震惊不已,质问道:“君临,你要喝人血?”说罢,便猛地收回手,用着异样的目光注视着君临,心里也不禁的想道:“喝人血,难道这就是君临的练功法诀,是他的秘密?”

    可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把血放到了君临的嘴边。但君临并没有将血喝下,而是轻抿了一口,轻轻的摇了摇头。随之,博仁又将另一黑袍人的血放到君临嘴边,这次君临只是嗅了一下,便又轻摇着头。

    离剑天见状不解,问道:“君临兄,这血莫不是又什么古怪?”

    君临回答道:“人死了很久,血在瞬间就坏了,吃不得。”

    博仁闻言不解,惑问道:“死了很久的人?”说罢,便迅速松开手中之力,让血洒落在了地面上,呈现出灰褐之色,博仁见之恍然,道:“这血果然是坏的。”

    君临苦涩一笑,深邃了用余光瞥了离剑天一眼,道:“剑天兄,你在哪里遇上了魔兽,有多少?”

    离剑天指着之前所走的方位,道:“这个方向,两里以外,有两头独角犀,我怕还有其他魔兽,所以就折了回来。”

    君临说道:“独角犀是群居动物,现在只有两头,看来它们应该是走散了,我需要这两头魔兽来治伤,你们愿不愿帮我?”

    博仁义薄云天,给君临打了个保票,道:“那我这就给你把独角犀捉来,给君临你疗伤。”说罢,便就奔腾了起来,向离剑天所指的方向而去。

    不过多久,君临一行三人便来到了两里地以外,果然是有独角犀牛徘徊,但其数量并非是两头,而只有一头。这头独角犀的体格庞大,有三丈高,以君临七尺的高度,就只在膝盖处,同样也没有独角犀的腿粗。

    “看这体型,这头独角犀应该是犀牛王,实力在玄境中后期,不是我们能敌的。”离剑天望着整个吃草的独角犀,神色凝重至极,生怕君临会唆使博仁去与独角犀厮杀,“我们还是去寻着其他魔兽,不要冒然送了性命。”

    君临拒绝道:“独角犀的防御强,但攻击却差劲的很,只要我们找准它的薄弱部位,就能很轻松的杀了。”

    博仁点头道:“君临说的有道理,我知道独角犀的薄弱部位,在皮褶之间,那里的皮肤很嫩。”

    君临赞同道:“我们不要正面与独角犀对抗,从背后偷袭,把握会更大些。”

    离剑天反驳道:“万一偷袭不成,反被独角犀攻击,到时会来负这个责任……君临,你要是想可以自己去,为什么要拉上博仁,就凭你救过我们?“

    君临冷笑道:“我从没有拿这个要挟过你们,也从没有想过,只要你们不恩将仇报,我就谢天谢地了。”

    博仁说道:“剑天兄,你不要误会君临,是我知道要还这个恩情的,既然他救过我们,现在他有伤在身,遇到了困难,我们岂有不报恩的道理。”

    离剑天气极反笑,道:“好好好,这恩情……我还,我现在就还给你,希望不要在站在所谓的至高点上,认为这是理所当然,你是救过我们,但这绝不是让我们替你卖命的……借口。”说罢,便纵身一跃,速度之快就像地面上的一道影子,让人难以察觉,瞬间就出现在了独角犀的后方,只有三丈远的距离,很近很近。

    “剑天兄,剑……”博仁想要叫住离剑天,但对方根本就不听,对此博仁也甚是无奈,苦笑道:“君临,别放在心上,那些话就当没有听见过。”

    君临笑道:“他说的对,既然你们执意要还恩,那就索性一次性还清,何况听见了就是听见了,该放在心上的话,恐怕一辈子都忘不掉。”

    可见离剑天的那些话并没有让君临产生羞愧之心,甚至还觉得很假,毕竟这里是在囚龙岛,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道德可言,一直都只是凭借自己的喜好做事而已。

    就好比博仁,他要报答君临的恩情,表面上是道德心作祟,但实际上是他那颗好强的心在促使着他,当然,也无可否认,博仁是个有原则的人,与宫宁不同。

    “对了,你和离剑天的关系似乎并不一般,不像是合作关系。”君临问道。

    博仁笑答道:“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互相扶持活到了今天,所以我们都很珍惜这份情意,更何况是在囚龙岛上,在没有任何的亲人的情况下,一份来之不易的情意,我愿意用生命去珍惜。”

    君临沉默了很久,道:“如果这份情意一直都建立在谎言之上呢?你还会用生命去珍惜吗?”

    博仁没有丝毫犹豫,点头道:“会,但我坚信我们的情意是真实的。”在说话的这期间,他的目光从没有离开过离剑天,一直看着离剑天跃起后的一剑,直插独角犀的皮褶的部位。

    其实在平静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波涛汹涌的心,随着一剑的刺下而暂时停止了波动。

    国庆节快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