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黄雀
    这是条一直通到底的路,四周石堆林立,地面上也是平滑且坚硬的石板。

    博仁背着君临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但各条道路几乎都是一样,很难辨别出正确的方位。

    只见博仁停了下来,回头唤着离剑天,道:“剑天兄,你知不知道哪条是回去的路?”

    离剑天闻言一笑,道:“来得时候怎么不把路线记住,万一走岔了路,那可就是条死路啊。”

    博仁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是闻着香味来的,没怎么去记路线,这不……,就来问你了。”

    离剑天四下而望,从天上看到底下,脸色变得越来越浓重,道:“奇怪,不对,这路怎么……”说罢,便闭着眼睛,死劲的回想着来时的方位,但最后却越想越显得凌乱,道:“如果依地参照,我们应该是直走,再过几里的路程就能回去;但依天为参照,应该是走左边的这条路。”

    博仁问道:“那我们是依天还是依地?”

    离剑天摇了摇头,道:“我不敢乱选,一旦选错,就很可能会死。”

    君临听离剑天与博仁一人一句,大致明白了其中意思,便好奇问道:“为什么选错了路会死?”

    博仁回答道:“终极考核已经开始,整个囚龙岛都被火焰与冰雪吞并,只留下这方圆十数里地还能立足,以致所有还活着的人以及魔兽,全部都集中在这片地方。”

    离剑天接上博仁的话,继续说道:“所以说,不管是遇上火焰、冰雪、还是魔兽,我们都很可能会死。”

    君临又大致清楚了目前的局势,但还有个疑惑未解,问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会出现在这里,就不怕遇上魔兽?”

    博仁尴尬的笑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闻着味就过来了。”

    离剑天笑道:“我是来探路的,万一他们厮杀了起来,择路逃跑时,至少知道哪条路没有魔兽。”说罢,便想到了什么似的,惑问道:“对了,君临兄,你不是应该在聚阳坡与穆羽决战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君临沉默了片许,道:“被人追杀至此,好几次都差点死了。”说罢,便挤出一丝僵硬的微笑,道:“谢谢你们救了我,你们可以把我放下。”

    如果君临还有力气动弹的话,肯定已从博仁的背上跳了下来。不过博仁却说什么也不让君临单独离开,扣着君临的手臂更加用力,就像是独属他的某件物品一样,一举一动都让人生疑。

    “君临,你伤得很重,万一有人要杀你,那你就死定了,现在有我保护你,谁也别想靠进你分毫。”说罢,博仁便移动了数步,与离剑天拉开了一定的距离,道:“既然我们不知道哪条路是对的,那就在这别走了,让君临把伤养好。”

    离剑天见状眉头轻蹙,苦笑道:“你这是在防我不成?”说罢,便抬脚靠近了几分,脸色煞白无比,一股愤怒之意完美呈现,哼道:“博仁,你我一向交好,此次考核更是结了盟,而你却这般不信任我?”

    博仁的眼神凝聚有光,语气十分坚硬,道:“我相信你,但我必须保证君临的安全,我知道所有人都在打君临的主意,想要得到他身上的秘密,我不得不防。”

    离剑天‘哈哈’大笑一声,目光如刀般逼视,道:“那你呢,又想不想得到他身上的秘密?”

    “我不想,我只想还他的救命之恩。”博仁莫名感到危险袭来,当下警惕了起来,将右手腾出挡于身前,健壮的肌肉顿时变得毛茸茸。

    离剑天望着博仁的手臂,止住了逼近的脚步,叹息道:“我太天真了,忘了这是在囚龙岛,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情意,一切都是假的。”说罢,便退后了几步,苦笑连连,脸上的失望由内而发,一个转身便匆匆离去,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

    博仁看着背远走的背影,低声道:“对不起,剑天兄,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不想让你也陷入这危险中。”

    但君临却说道:“把我放下,你去追他,不要为了一个不必要的恩情,毁了你们之间的情意。”

    博仁笑道:“不会的,我想他会懂我的。”说罢,手臂便恢复了正常,再次托起了君临,问道:“你的伤……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君临说道:“找个安全点的地方,把我放下,然后给我找些吃的东西,树枝、泥土,碎岩也可以。”

    听到这些能吃的东西,博仁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但随即又阴沉起了脸,道:“有人来了。”说罢,便背起君临一个健步而飞,避开了来袭的两枝岩石之箭。

    可当博仁腾身而起后的两三步后,一道黑色身影出现在了他身前上方,擎着燃焰的一拳轰然砸下。博仁的反应敏捷,腾出右手握拳与燃焰拳互相碰击在了一起。而后激起一阵气流波动之后,双方各自被震退。

    只是博仁是被轰向岩石地面,博仁为避免误伤到君临,便一个翻身把君临置在了身前,而他自己则被重重砸在岩石上,其冲击之强直接是使岩石开裂。

    然而,这还只是其中一方的攻击,又见一个黑袍人奔袭而来,提着一柄岩石巨刀腾跃而起,向君临狂斩而下。博仁在情急之下,只有腾起手臂以肉身之力来挡这刀。

    一刀而下,鲜血四处飞溅。但博仁的手臂却没有断,只是被划开了一道极深的口子,原来在紧急情况下,手臂上长出了毛发,皮肤变得坚韧了许多。

    “博仁,交出君临,我饶你不死。”黑袍人在说的同时,手中的刀再次挥斩而下,但这次的目标却是博仁,而不是君临。

    与此同时,之前与博仁互砸了一拳的黑袍人也加入了战斗圈中,他的下手目标正是君临。由此一来,博仁在自己与君临之中只能选择一个,是自保回防,或是救君临舍弃自身防御。

    显然,明确的选择,自然是自保回防,否则自己不但要被杀死,君临也会被抓走,到头仍逃不过一死。

    博仁的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还是在地面上翻滚了起来,用身体保护起了君临,而他自己的背后被一刀捅中了后心脏,同时还有能够碎石的一拳砸向了他的脑袋。

    本以为会就此重伤甚至死去,但那拳却离博仁的脑袋半寸时停了下来,那捅中后心脏的刀也只是弄破了些肌肤而已,没有带来致命的伤。

    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两个黑袍人一心想杀掉君临与博仁的同时,一刀锋利的剑气纵横交叉而至,将他们的头颅给割了下来。

    而这施展剑气的‘黄雀’正是离开了的离剑天,只不过他在这个时候折还了回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