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净土
    火焰滔天,似乎找不到一片净土。

    日天昊驮着君临疯狂逃窜,就只是为摆脱火焰渗进君临的体内。可方圆十里之内,又有哪一处是没有火焰的。就好像是走进了一个无尽的循环里,在一点点蚕食着他们的生命力。

    是的,君临因摄取的火焰过多,整个人都与火焰同化,但却与全身燃焰的情况不同,找不到一点属于君临的气息。而日天昊更是如此,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成了熟物,散发着阵阵香气。

    “日天昊,你是在吃肉吗?”君临的意识终于变得模糊起来,也没有力气支撑着眼皮睁开,“记得给我留一点。”

    不过还好,在这个时候,君临的嘴巴闭合了起来,也就是说,已经没有火焰再渗进他的嘴里。

    日天昊听到君临说话后,顿时喜出望外,拼着最后的力气向前方奔去。因为日天昊知道自己所选的路是对的,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彻底结束这危险。

    当然,这条路并不是日天昊随意乱选,而是它在四处探寻之后,最终确定的路径。

    终于,日天昊拖着君临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另外一个未知的区域。由此,日天昊不敢再继续前进,只得将君临放下,迅速的从君临的底下钻了出去。

    “尼玛,老子差点就没忍住把自己给吃掉,太危险了。”日天昊一身龙鳞通红,乍眼看去,极像一只刚出锅的断钳子虾,只是没有须,因为早在火焰地里被烧焦了。

    日天昊很人性化的躺在地上,望着昏睡过去的君临,竟也不禁的要闭上眼睛,但又见它的鼻头动了动,便猛然一个翻身而起,惊呼道:“这么香,为什么还这么香?”说罢便使劲的闻了闻自己,随后掏出一件衣衫穿了起来,道:“万一把谁谁谁引过来了,一个把持不住吃了老子,那得多冤。”

    然而,日天昊的实际目的是为了盖住身上的龙鳞,以免遭人妒忌,甚至是**的贪婪。

    与此同时,君临身上的火焰也渐渐散去,让君临恢复了正常,但却使得内息混乱,一直昏迷不醒。

    日天昊在担忧之余也松了口气,至少这时不会被火焰同化而活活烧死。

    忽然,一道浑沉的气息逼近,日天昊急忙钻入君临腹下,想要悄悄离开,但来人的速度太快,不得不让日天昊停止了移动,静观其变了起来。

    只见此人缓缓蹲下,轻轻的推了推君临,但却没有多说一句话。那轻盈的动作就像是做贼一般,总让人不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随后那人并起食指与中指,慢慢的向君临的脸上探了去。

    日天昊从气息中感应那人的举动,身躯莫名一颤,在心中惊呼道:“不好,这人要杀主上。”想罢,便蓄起全部的力量,随时准备着驮着君临逃跑。

    不过,正当日天昊要迈出脚步时,另外一道声音徐徐传来,道:“剑天兄,你怎么也在这里?”

    原来之前的那人是离剑天,此刻的他正在探君临的鼻息,并且要翻起君临的身体,看看躺在这里的人是谁。

    离剑天说道:“我看到有人昏倒在这里,便过来瞧瞧,没想到竟是君临。”

    “君临?他怎么也在这里?”说话这人不是博仁是谁,一连用了两个也字,似乎是在说这里并该有其他人的存在,“他受伤了?”

    离剑天点头道:“但没有外伤,可能是伤及到了灵魂,不过他还活着。”

    博仁二话不说,一把将君临背起,道:“君临救过我们,所以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

    离剑天无奈的笑了笑,随而话题一转,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博仁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老远就闻到一阵香味,不知不觉就到这了。”

    离剑天再次无奈的笑了笑,取出一件衣裳套在了君临的身上,道:“给他穿上,光着身子总归是不好。”

    博仁‘嘿嘿’一笑,将君临放下并为其穿好衣裳,但抬头望向离剑天时,不解问道:“剑天兄,你这是哪里来的衣裳?”

    离剑天解释道:“我穿了两件一样的衣裳,暂时就借君临穿下。”

    博仁没有怀疑离剑天的话,背起君临继续向前走去,但离剑天却停在原地,过了许久才缓缓跟上。

    “不对劲,这离剑天一定有问题,明明不是身上脱下来的,为什么要骗这傻小子,难道是怕别人知道他有空间储存物而抢他?”日天昊躲在君临的身上时,把之前一幕都看在了眼里,“这离剑天肯定有问题,而这博仁就是个傻小子,绝对是靠不住,看来老子得找个时机把主上带走。”

    可日天昊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博仁将会把君临带到什么地方去,而那里又有多少人,是好还是坏?但有点可以肯定,在囚龙岛上没有绝对的好人,说不准在生死攸关的时刻,博仁也会弃君临而去。否则博仁又凭什么在囚龙岛生存下来,而且还在终极大考中活到了现在。

    日天昊越想越是忧心,越忧心就越是不敢轻举妄动,越是不敢轻举妄动就越是想带着君临离开。

    这个地方没有火焰的灼热,也不见飘雪般的寒冷,就连呼啸而过的风都带着清凉之意,平静而又和谐。

    难道这里是囚龙岛上的净土?

    尽管日天昊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此刻的它却不敢有半点动静。

    “是谁?”一道声音扰乱了日天昊的遐思,同样也扰乱了一路而来的沉默。

    君临缓缓睁开了眼,垂吊在博仁身前的手臂瞬间弯指成爪,且指尖燃烧着火焰扣在博仁的胸口。博仁是光着膀子的,一身健壮的肌肉在君临虚弱的情况下,没有感到丁点的疼痛。

    博仁并没有在意君临的爪下威胁,笑道:“是我,博仁……你曾在血炎狼窟救过我一命,那你就是我的恩人,这份恩情是要还的。”

    但君临想起同样被自己救过的宫宁,不禁轻哼一笑,讽道:“还恩有很多种方式,不知你准备怎样还?”

    博仁转头望着君临,目光真诚,不带一丝虚假,道:“现在已经开始了终极考核,我会保护你的。”但稍作思考片许之后,笑问道:“你不会是怕我另有所图,恩将仇报吧?”

    “难道不是吗?”君临已悄悄准备好了一滴龙血,只要有任何异样,就立马一口囚龙吐息伺候着。

    博仁无辜的叹了口气,随后便指着天空立起了誓言,道:“当然不是了,如果是,我博仁就不得好死。”

    虽然这没有血契的口头誓言没有任何保障,但对于追逐强者之路的他们,还是很重视的,就算不为别的,也要为了那颗强者之心。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