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迷失火焰
    气流之所以会回旋,是因为有一个泉眼,那么,这么个泉眼又会通向什么地方去?

    很显然,君临等人此刻恐怕就在这个泉眼中游荡,生死不定。

    不过很奇怪的是,当君临再次稳住身影的时候,整片天地宽广无垠,根本就望不到边际,而且四周空无一物,有的只是被燃着的岩石,种种林立。

    与此同时,两个老家伙也跟着一起降临在了此处,但他们的狼狈模样却与君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衣不蔽体,没有半点图腾之力加持在身。

    原来是在穿梭气流泉眼时,两老家伙耗尽了力量,就连宝物都毁掉了好几件,这才勉强保住了一条命。但对他们的生死而言,还得归君临说了算。

    依照君临以往的性情,两个老家伙十有**是活不成了。

    可话虽如此,但君临的身体状况也不容客观,再加上不清楚对方虚实,在片刻犹豫之后,君临并没有对两老家伙下手,就只是注视了会儿便就离开了。

    这样也让两老家伙松了口气,不必再提心吊胆,装作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

    “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让穆老通缉这小杂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这小子实在是太恐怖了,绝对不能让他继续成长下去。”

    在想起气流泉眼里经历的幕幕,两个老家伙不禁渗出虚汗,心里仍还有余悸。

    只是在这未知的区域里,又该往何处走,何处方是离开的路。

    然而,君临并没有在意这些,就只是一个劲的往前冲去,仿佛是有用不尽的力量,鞭笞着他到处历险似的。其实不然,在气流泉眼里所发生的事,也就应该把君临的气力耗尽,但事实上却一直撑到现在,显然其中是有一定的猫腻。

    只见君临身上的火焰越渐熄灭,露出一丝不挂的赤条身躯,四肢匍匐在地到底乱蹿。所幸,在火焰尽数熄灭时,君临的四肢总算是无力支撑,彻底的瘫在了地上。

    但君临的意识却还是清醒的。

    “这里是哪里?”君临趴在地上,除了眼睛能眨,嘴巴能说话之外,整个身躯都不再属于他了似的。

    这个时候,日天昊从君临身上钻出,大吸一口气,舒畅道:“憋死老子了,总算是出来了。”说罢,便看着无法动弹的君临,疑惑道:“主上,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是在日地?”

    说到这,一副恶俗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当下便急忙晃着脑袋,一脸嫌弃道:“主上,你这就太过分了,小小年级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君临闻言好生无语,微怒道:“再敢胡说,我就宰了你。”

    日天昊很不屑的摆了个表情,随后仔细的为君临察看了一番,顿时严肃了起来,问道:“主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全身的筋骨都软了?”

    君临低垂着眼眉,道:“不知道,也许是我的力气耗尽了,等歇息片刻就会恢复了。”

    但日天昊并不相信君临的理由,经它的察看,已经看出君临的骨头就算拿去熬汤也不会有什么营养,根本就是失去了骨骼的精华。

    就这样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君临依然瘫在地上,使不上半点力气。

    “主上,在我被困在你穴位里的时段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碰上了那截龙骨?”日天昊所能想到的,就是那截龙骨吸走了龙骨精华,并且顺带着吸干了君临的骨精华。

    君临细细回想道:“那截龙骨……,我好像炼化了它。”随后,便将在气流泉眼内的幕幕都告知给了日天昊,继续道:“那截龙骨是有灵性的,我必须要彻底征服它。”

    但事到如今,君临根本就无能无力,既无法动弹,也没有任何的力气修炼,更不用说彻底炼化。

    “日天昊,你把我搬到那片火焰地去。”君临眼睛的正前方就是一方火焰之地,其中的能量貌似十分的充足,“我要吃了那些火焰。”

    日天昊闻言一惊,但想到君临连土都吃过,当下也没有过多考虑,钻到君临的腹下便移动了起来,托在君临直奔目的地而去。

    显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想要补充能量,最快捷的方式就是从外界吸收而来,再经炼化纳为己用。

    只是这一吸,方圆数里地的火焰尽数涌进了君临的体内,不仅仅是嘴里吸取,更是从每个毛孔中慢慢渗透进入。此时此刻,君临整个人就像一盏红透了的灯笼,随时都会有火焰从中飘出而燃烧起来。

    日天昊见状心急如焚,在君临的耳畔叫唤道:“主上,你怎么样了,还活着没有?”

    君临的嘴巴是一直张开的,大量的火焰就是从这里贯进去的,这让君临根本就说不出半句话来。

    但,君临的手指却在这个时候动了起来,尽管是极为细微的动作,也表明了君临还活着,而且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日天昊一激动就紧抓君临的那根手指,却不料其温度之高足以媲美四阳极焰。

    可日天昊并没有放开君临的手指,而是从手指开始对君临又作了番检查,不由松口气道:“还好,还好有效果。”说罢,便猛地弹开了君临的手指,痛叫道:“烧死老子了。”

    当然,这里的火焰是无穷无尽的,君临是不可能全部洗掉的,甚至还会给自身带来一定的损伤。

    日天昊也越看越不对劲,望着君临毛孔里渗出的血迹,心里忧心不已,道:“不能再吃下去了,不然主上会被撑死的。”说罢,便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再次钻到了君临的腹下,咬紧着牙关,用尽最大的力气托着君临奔跑了起来。

    君临依然还是张着嘴吸纳火焰的,他的口竟无法合上,也不能控制自己停止吸取火焰。但君临的意识是清晰的,对日天昊的举动感到甚是欣慰,最后竟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将一切都交给了日天昊。

    如果日天昊知道君临的此时所想的话,绝对会气得翻白眼,而且还会一路狂骂不休。毕竟这对日天昊的伤害不是一点两点,要是时间一长,足以隔着日天昊的龙鳞把血肉烤熟。

    “该死的,该往哪边走,往哪边走?”日天昊就像一直无头的苍蝇四处乱窜,几乎把每一个方位都绕了一圈,可还是没有找到最终要离开的方向,“要往哪走?难道要回头走,对,回头走。”

    可在一顿四处乱窜之后,回头的那条路早已在火焰中迷失了方位,就好像是又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两个地方。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