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葬送
    纵然是有火焰护体,君临也经不住两大玄境后期高手的全力攻击。而且两个老家伙在拳脚掌爪不见明显效果后,竟都使出了法宝兵刃。

    只见两老家伙一人手持着一根如刀剑般锋利的修长石器,像在杀猪屠牛一样扎在君临的身上。但鲜血染在石器上,顷刻间就燃起了烈焰,慢慢的引向君临那条火焰之尾。

    老家伙警惕万分,立马一掌水涌直流拍向火焰之尾而去,并且将石器固定的扎在了君临的双手、双肩、双腿,还有腰部以及头颅。

    显然,以这种情况而言,就不只是束缚对方的行动,而是赤条条的虐杀。

    “可恶,这样都还不死,真他娘的邪门。”老家伙恼羞成怒,竟搬来了一块巨大石碑重重的砸在了君临身上,“小杂种给我去死。”

    虽是如此说,但想到之前九跟锋利石器扎透君临的场景,当下也不由心虚一阵。说实在的,两老家伙还没有见过谁的生命如此妖孽,就算是穆老被如此镇杀,恐怕也死翘翘了。

    “这小杂种不会还活着吧?”说罢,老家伙就持着黑袍人的那柄刀疯狂的斩着君临的脑袋,可除却一些金属般的撞击声响之后,便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君临是不是还活着,至少在一番肆虐袭杀之后,这里总是有人要死的,否则如此的气氛就会显得苍白而又单调。

    忽然,火焰闪烁着明亮的光芒,扎在君临身上的石器瞬间化作尘土散落,随后又凝聚成一条柔软长鞭,顺着君临的脊椎慢慢滑下,与火焰之尾融合一处。

    当然,这还只是开始。

    随后,堵在回旋气流的泉眼的石柱也跟着慢慢散落。

    “不好,快走。”尽管两老家伙有超常的反应,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回旋气流的冲击。

    然而,此次的回旋气流却不只是回旋气流,而是具有强大的吞噬之力的漩涡气流。

    仅在半个呼吸之间,让原本还在回旋的气流漩涡,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同时消失的还有君临和两个老家伙。当然,此时的龙骨以及烈焰也随着一起消失,没有半点征兆。

    不过,穆羽却还在这个洞府里。

    先前老家伙为穆羽治伤时,便被弄昏了过去,直到一切都结束之后,才慢慢睁开着眼睛。

    “穆老弟,你醒了。”一道声音从穆羽身后响起,而且看这人不是黑袍人,又会是谁。

    难道又来了一个黑袍人?不,其实这个黑袍人就是先前在泉眼里被烧死的白复生。

    此刻白复生没有把脸藏起来,而且满脸笑容的看着穆羽,可这一副蓄人无害的表情正是他要杀人的前兆。

    对于这点,穆羽又岂能感受不到杀意,但全身无法动弹的他却只能静静的等死,连恐惧的挣扎都没有资格拥有。

    “穆老弟,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白复生把脸又藏了起来,在穆羽身边来回走着,“因为就算我死了,我依旧还活着。”

    这话听起来有些矛盾,穆羽也并不一定能理解,但如果是君临在这里的话,就一定会懂,而且还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算是我求你的。”穆羽深呼着一口气,慢慢挣扎着爬了起来,“把我杀了君临,杀了那废物。”

    黑袍人朗声一笑,道:“穆老弟啊穆老弟,你还真是可怜我。”说罢,便靠穆羽的脸更近了一些,继续道:“如果你答应做我的魔宠,我便答应你的请求。”

    要知道魔宠就针对魔兽而言的,但穆羽却是一个人。显然这要求带着人身攻击的羞辱,纵然黑袍人所想要的是穆羽的寄生图腾。而黑袍人想收穆羽做魔宠的真正目的,却是看中了苍冥天鳞鹰的本命神通——断空杀的术法。

    穆羽闻言大笑,蔑视的瞪了眼黑袍人,道:“你觉得我会答应吗?”

    黑袍人没有回答,就只是轻轻的一指触在了穆羽的眉心,道:“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给了你生的机会,你却不知好生珍惜,枉费了宋中基的一番苦心。”说罢,便收回了手指,又慢慢的曲指成爪,冷笑道:“废物,我替你杀了穆羽,这下你又欠了我一条命。”

    不过穆羽并没有立即死去,并且在听到黑袍人说起宋中基时,整个脑海中竟然全都是那个比男人还男人的女人的影子,原来在穆羽的心里是这么的在乎,但却一直被自己给欺骗着。

    从小到大,宋中基就一直伴随在自己身边。虽然穆羽不知道宋中基的来历,但此后宋中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远的不说,就从宋中基夺来为解自己所中蛇毒所需要的血开始,一双手臂尽断却无怨无悔。为擒杀君临而作出的牺牲,为救自己而挡下一道道的攻击,这些在穆羽脑海中想起,满是温馨的一幕。

    然而,穆羽他自己却亲手毁掉了这一切。

    此时此刻,人之将死,再多的悔恨也都无法弥补。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心里的那个人,最后所剩下的就只是映在眼前模样。

    “宋姬……秋凝,我来找你了。”这是穆羽心之所想的一句话,他缓缓探出手臂,眼前浮现在宋秋凝的笑容,不禁也泛起一丝微笑,“等等我,我这就来。”

    “也许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看着你的笑容,我竟会如此愉悦,只可惜一切都醒悟的太晚……如果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想我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以前总以自己还小为借口,葬送了我们之间的情意,原来我们早已经长大了,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否则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秋凝,你一定要等我,我有好多的话想对你说,好多好多的话,要对你说。”

    只是穆羽在倒地的那瞬,身体竟散出星星点灯般的火光,化作点点飘在整个洞府里,就像是夜里的萤火虫,为前方的路寻找着方向。

    黑袍人却没有心思欣赏这样的美景,要知道穆羽的肉身可是绝好的容器,比起本也和宫宁不知要强上多少,但此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消失,而毫无一点办法。

    “好一个穆羽,死了也要摆我一道,真不愧是穆羽。”黑袍人怒气难消,对着满空间的火光一顿擒拿,明知毫无半点作用,就只为发泄情绪,“别以为逃得掉,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最后,尽管这已经没有回旋的气流,但穆羽所化的火光也都沉淀在最中央的位置,慢慢的消失不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