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交手
    对君临而言,这已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苍冥天鳞鹰屡屡攻击而来,每一招都几乎是致命的杀招。

    纵然前面是黄泉碧落,穆羽的怨恨依旧如火般炽热,不杀死君临誓不罢休。

    确实,只要穆羽还有一点意识,或者还剩一口气,苍冥天鳞鹰对君临的攻击就会永无止尽,直到有一方彻底倒下为止。此时此刻,苍冥天鳞鹰也正奋不顾身扑杀向君临,纵然被砍伤了翅膀也丝毫不在乎。

    面对越渐逼近的苍冥天鳞鹰,君临握刀的手不禁颤抖了起来,暗想道:“这都是你逼我的。”

    不过,打从心底来说,君临还是想杀死苍冥天鳞鹰和穆羽的。

    只见君临一刀横劈,借助气流的回旋之力,向苍冥天鳞鹰的爪子斩了过去,却避开了要害部位。终究,君临还是没有趁此了结掉穆羽,为的就是守住对宋秋凝的那个承诺。

    其实吧,君临心里是这样想的,如果能把苍冥天鳞鹰的翅膀与爪子都砍掉,那么穆羽就没有什么可攻击的手段了,而且还无法再前进一步,只能随着气流四处回旋。

    可是君临却忘了苍冥天鳞鹰的本命神通——断空杀,穆羽还是可以用鹰嘴进行攻击的,除非君临也把这最后的攻击手段给摧毁掉。

    然而,正当君临再次挥刀的时候,那俩老家伙竟出现在了战斗圈中,且一人单手扣住了刀刃并夺了去,另一人则是在君临的胸口接连轰了十八掌,其速度之快就只出现在刹那间,就连轨迹都看不出丝毫的改变。

    原来是在这危急关头,黑袍人堵住了气流的源头,使两老家伙的力量能够得以施展。这也就是说,气流的回旋已在渐渐消失,他们已可以使用图腾之力。

    不过,在巨柱堵住泉眼的同时,黑袍人竟然在火焰中被烧死了。而在被烧死之前,黑袍人向两老家伙求救却没有得到帮助。最后,两个老家伙就眼睁睁看着黑袍人被烧死,带着虚假的惋惜之意,但从头到尾却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是半句话。

    显然,这是就是故意的,两老家伙本就打算杀掉黑袍人,杀掉一切与龙骨相关,或者看到过龙骨的人。

    “小杂种,别以为一句话不说,我们就会饶过你?”那个轰了十八掌的老家伙把君临踩在脚下,感受着充满力量的身躯,“我们不会杀你,只会把你打成残废,让小少爷亲手杀了你。”

    “那这可真是不太妙了。”君临轻描淡写一笑,龙之爪牙扣在老家伙的脚踝上,熊熊烈焰顿时而燃,“越级对敌,还要以一敌二。”

    既然两老家伙能使用图腾之力,那君临自然也可以使用火焰的力量,而且还将之前部分被抽走的鲜血给吸回了体内。

    “越级,还以一敌二?对付你这样的小杂种,老夫都不屑出手。”虽如此说,但老家伙却还是出了手,并且是连续的十八掌而下,一掌重似一掌,“小杂种,就乖乖受死吧。”

    由于掌速太快,君临在连续中了五掌之后,方才用日天螺旋焰接下了余下的十三掌。

    “这小子古怪,可不能大意了。”另一老家伙正用四阳极焰灯将穆羽恢复人形,并为穆羽将短脚接了回去,“早些杀了,以免夜长梦多,别忘了,我们是来拿龙骨的。”

    击打君临的老家伙,轻哼的瞪了眼为穆羽治疗的老家伙后,不屑的眼色慢慢转移到了君临身上,凶狠的一掌如流星坠落般下按,直接是将君临给轰进了地底里。

    此次君临被击中的是头部,这几乎是必死的状态。但就在老家伙松开踏在君临身上的脚时,一轮螺旋焰出其不意的老家伙的臀部中间的部位,顿时有一股火辣的感觉涌上了头皮层。

    只见君临带着面目全非的脑袋爬了起来,一步步向最中央靠近,冷笑道:“这是能够日天的招式,滋味如何啊。”

    那老家伙捂着臀部中间,那愤怒至极的表情,恨不得也要君临尝尝这痛彻心扉的滋味。

    君临摇晃着脑袋,在不小心触碰到火焰的屏障后,望着渐渐逼近的老家伙,又望着燃烧跳跃的火焰屏障,竟一口咬了下去,把溢出来的火焰吸进了肚子里。

    “小杂种,你这是在做什么?”老家伙对君临的举动甚是不解,但经之前的事后,便不敢再对君临有任何的轻视,“给我住口。”

    说罢,老家伙的身上也燃起了火焰,凝聚出一柄巨大在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穿了君临的胸膛。

    然而,这些火焰对君临而言根本就取不到任何攻击作用,就仿佛此刻的君临是虚幻的,任何东西都无法触碰到他。

    此时此刻,君临在吞噬了这里的火焰之后匍匐之地,身上的龙之图案闪现而出,与燃烧在身的火焰融合一处。而且散乱在整个空间的火焰全部聚齐一起,慢慢衔接在了君临的脊椎骨上。

    显而易见,火焰凝聚成尾,君临又变成了龙的形态。

    两老家伙见状一惊,纷纷出手袭来,不敢再有半点拖延,也顾不上是以多欺少了。

    只见用火焰巨刀劈砍君临的老家伙,探出一只巨大火焰掌向君临镇压而去,看其表情竟没有半点轻敌之意。可见他也看出了这种状态的君临很危险,对自己会有些许的威胁。

    “火焰对他无用,让我来。”另一老家伙匆忙而至,双手之间涌起清流之泉,凝聚出一练水之冲击钻,从天而降直贯君临的头颅。

    君临抬头而望,张嘴就是一口囚龙吐息喷出,一条火焰巨龙盘旋而出,阵阵龙吟刺耳,仿如电闪雷鸣。旋即,水之冲击钻瞬间就被火焰摧毁,淅淅沥沥,倾盆大雨般落下。

    但那玩水的老家伙却冲破了君临的火焰,带着湿润的一掌击中了君临的后背。由于这掌的威力惊人,就连地面也都凹陷了下去,从四周开裂着密密麻麻的缝隙。

    可正是这地面的凹陷,屏障另一边的火焰竟顺着缝隙蔓延了过来,且全部都朝着君临那条火焰之尾聚合而去。

    “不好,得赶紧杀了这小子,以免节外生枝。”

    “真是奇怪,这小杂种受了我们一掌居然还没死?”

    “那就试试这个,看你还死不死。”

    最后,老家伙为能够彻底杀死君临,接二连三的祭出了宝物,运转着最强的力量轰在了君临的身上,也全部都落在了要害部位。

    本该是水火不容的两个老家伙,在此刻对付君临区区一个小辈时,却表现的默契非常。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