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断空杀
    纵然这两个老家伙实力很高,但在这回旋的气流里,速度也不过如此。还不等彻底靠近,君临就随意选了一条路钻了进去。

    然而,君临却在身影消失的瞬间,竟被苍冥天鳞鹰一爪子给掏了出来。但苍冥天麟鹰与君临还差着一段距离,显然这是种隔空擒拿的术法。

    “难道这就是苍冥天鳞鹰的本命神通,断空杀?”黑袍人见状惊愕不已,但却没有那种不可思议神情,“虽然不具什么杀伤力,但绝对是断空杀无疑。”

    这断空杀是种十分神奇的手段,往往能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术法。可是君临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只知道神兽赋有神通之力。

    神兽?难道说寄生在穆羽身上的苍冥天鳞鹰是神兽?

    不,应该不是,如果真是神兽的话,穆羽绝不可能还有意识存在,更不可能任由黑袍人踏在脚底之下。

    君临本以为自己离开了那个洞府,来到了一个未知的空间,可当看到苍冥天鳞鹰的瞬间,整个人就仿佛失去了意识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废物,你的运气可真是好啊。”黑袍人正挥着刀从君临的后背斩下,同时,苍冥天鳞鹰也嘶鸣了一声,展翅向君临扑去,“好到可能连你自己都无法相信。”

    但,君临在借着回旋气流滑行转身,用双臂交叉挡住了黑袍人的刀。虽然没有看到黑袍人的攻击,但渗入后背的危机感却让君临无意识而为。

    这一刀斩下,君临顿时就皮开肉绽,鲜血直流个不停,源源不断的向正中央的龙骨牵丝游去。

    与此同时,两个老家伙也出现在了君临的两侧,但他们却不敢站在苍冥天鳞鹰的背上,甚至是上空所在的区域。只见他们俩一人一手拽着君临的手,将其双臂交叉拉成平躺姿势,静静等待着黑袍人下一刀的斩来。

    然而,这两个老家伙却沾上了属于君临的血。

    要知道在这回旋的空间里,君临的血是最容易燃着的。果然,只在霎那间,那两条扯着君临的手臂就燃烧了起来,并且还衔接起了那道火焰的屏障。

    黑袍人却趁势改变了挥刀的方向,将那两个老家伙的手臂给斩了下来。

    当然,这是黑袍人故意而为的,如果想要抢夺到龙骨,这两个老家伙可比君临要危险的多。何况谁能保证这两老家伙会不会杀人灭口,或者遇事不顺而杀人泄愤呢?

    所以,还不等两个老家伙开口质问,黑袍人就抢先解释道:“二位前辈,刚才你的手被极阳之火所焚烧,如不及时斩断源头,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焚心而死。情急之下,晚辈来不及细想,还请勿怪。”

    此话一出,让两个老家伙的杀机瞬间降低了许多,但这并不是说他们不会计较这断臂之仇。显然,只要逮到合适的机会,这两个老家伙肯定会杀了黑袍人而不多说半句废话。

    这从那愤怒的眼神与神情中可以看出来,只是碍于穆羽的面子,没有直接出手罢了。不过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俩老家伙也是不善言语,亦或者是不想说话的闷怪之人。往往这种人,是出奇的凶残。

    君临趁此机会,反抓住两老家伙的断臂,向黑袍人与苍冥天鳞鹰掷去,同时顺着回旋的气流再次靠近一条道路口,奋不顾身的冲了进去。

    但,结果依旧没有任何的改变,苍冥天冥鹰伸着爪子隔空一抓,君临又被扯了回来,毫无遮蔽的暴露在黑袍人的刀下。显而易见,这又是断空杀的手段,不过幸好不是直接给君临致命一击,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就在黑袍人举刀斩下时,从君临身上溢出的鲜血自主凝成了一面焰盾,且向四周慢慢扩散开来。

    难道是君临可以施展图腾之力么?

    君临虽然又火焰傍身,但他自身的血液却在不断燃烧,根本就没有力气将血液收回。照如此情况,就算君临不被黑袍人砍死,估计也支撑不了多少时间,就会被烧成灰。

    苍冥天鳞鹰见一刀斩下未果,就自己张开鹰爪向君临抓去,扣在焰盾上也瞬间被燃烧了起来。但苍冥天鳞鹰并没有放弃,在一声不甘的惨叫后,就更加的使力。

    之后,又随着黑袍人挥刀而斩下,让苍冥天鳞鹰终于将君临从焰盾的一面提到了另一面。在这段过程中,苍冥天鳞鹰的爪子始终都没有越过那面焰盾,可见又是用断空杀的手段将君临抓住的。

    黑袍人见此手段赞不绝口,道:“还真是方便的能力,让人好生的羡慕。“说罢,又是一刀斩下,想要将君临劈成两半。

    这是一气呵成的动作,就连黑袍人也不知道自己斩下了多少刀,又有多少刀劈中了目标。但每次都没有给君临带来致命的伤害,只是劈的鲜血四溅,为插在此洞府正中央的龙骨提供着源源燃料。

    只见君临左手一记龙之爪牙扣在了来袭的刀刃上,右手反握着刀背一扯,似乎是在夺刀。可是在这空手夺白刃的同时,苍冥天鳞鹰却也跟着杀了过来,修长而又锋利的鹰嘴向着君临的脑袋咬了去。在苍冥天鳞鹰张嘴的那瞬,君临看到了两颗獠牙,且獠牙之后还暗藏着一道道锯纹,那应该是更隐蔽的锯齿。

    在攻防两难之际,君临最终还是决定先将黑袍人的刀夺走,再用兵刃与苍冥天鳞鹰的獠牙相抗。以致在君临夺下刀的同时,鹰嘴正严严实实的咬中了君临的脑袋,但君临却也一膝盖顶在了苍冥天鳞鹰的下颚。

    当然,纵然苍冥天鳞鹰的牙再锋利,究竟就只是鹰的嘴,没有猛兽那般惊人的咬合力,更何况君临的肌肤里还隐藏着龙之逆鳞的防御。

    虽然君临的脑袋还被咬在鹰嘴里,但君临却用夺来的刀运足全力向苍冥天鳞鹰的下颚捅去。由于之前遭受过巨大的冲击,君临再想刺穿苍冥天鳞鹰的颈脖就会简单不少。

    只是别忘了还有两个老家伙在一旁注视着,他们是不可能让穆羽出任何差错的,否则穆老的怒火下来,那足以让他们死上好几百次。

    但事实却不是如此,因为刚等俩老家伙靠近之际,君临倒飞出来半丈的距离,让那捅杀而向的刀刚好从鹰嘴边经过。

    原来,苍冥天鳞鹰也感觉到君临此击的危害性,所以施展出了‘断空杀’将君临推了出去。而且随即又用鹰爪束缚住了君临的两臂,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君临咬去。

    然而,在此时此刻,却莫名出现了一道火焰屏障拦在了苍冥鳞鹰的嘴前,并且君临还紧握着刀挥砍而下。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