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摆尾
    君临能够将黑袍人与穆羽束缚住,完全是因为在吸纳周遭的火焰后,君临的实力又距玄境中期近了一步。

    虽说黑袍人是和穆羽一同被君临所困,但等待他们的结果却全然不同。

    毕竟君临是个言而有信之人,答应过宋秋凝不杀穆羽,那就一定会做到。但黑袍人却没有如此幸运,甚至可以说君临非要杀他不可。

    就在火焰凝聚成形之际,君临就已是对黑袍人痛下杀手,以免节外生枝。因为君临知道黑袍人手段非凡,稍有不慎就会让对方有机可逃,之后再想要杀他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只是在火焰绞杀下,黑袍人又是留下一件黑袍被毁,逃过了一劫。当然,这也是君临对黑袍人很熟悉,且有种强烈的感觉,否则看到这幕后,也只会认为黑袍人已死在了刚才。

    “我知道你逃了,出来吧。”君临缩回那只火焰巨爪,凝着一轮日天螺旋焰在手,警惕的观察着四周,“你是逃不掉的。”

    黑袍人却是现身在之前被君临所困的地方,仍旧还是一袭黑袍着身,笑道:“我为什么要逃,就算被你杀了又有什么关系,你杀我的次数还少吗?”

    君临闻言微怔,试探性问道:“他们都是你?”

    黑袍人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虽说是几句简单而又矛盾的话,但其中却隐藏着大秘密。听在穆羽耳中就像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可事实上,穆羽却早早的入了局,是逃不掉的。

    “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黑袍人望着君临疑惑的表情,笑声更狂傲了些似的,“两位圣女很好,如果你相见她们的话,就最好别轻易的就死了。”

    君临轻哼道:“她们有强者保护,凭你还没这个本事。”

    黑袍人大声笑道:“你是说那两个老太婆?恐怕早就归西了。”说罢,便下意识的望了眼穆羽,继续道:“这事你问问穆老弟,他比我更清楚。”

    然而,被火焰巨掌困住的穆羽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思,哪里还会去听君临与黑袍人说的这些废话。

    此刻的穆羽正拼尽全力抵御着,身体再次发生着变化,苍冥天鳞鹰的形态悄然而现,黑色火焰慢慢充斥在极阳之焰中,一点点挣脱着君临的束缚。

    君临也不想杀穆羽,就索性将穆羽从聚阳峰的通道中抛出,而后又设下一道火焰屏障,将整座聚阳峰都笼罩了起来,内部除了自己之外,就只剩下黑袍人。

    “这下你逃不掉了,就让我看看你是何方妖孽。”君临的杀机四溢,仿佛是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恶魔,只剩下杀戮的冲动,“我会慢慢折磨死你,玩死你。”

    说罢,一轮日天螺旋焰贯穿虚空而至,眨眼间就轰在了黑袍人的身上。但君临的身体却丝毫未动,并且两人之间的距离足有三丈之远。

    此次击中的不再是脱壳的黑袍,而是实实在在的人,否则也不会有乱溅的血。

    随后,也几乎是同时同步,君临扣在龙之爪牙扑杀而至,带着龙吟之啸直逼黑袍人的眉心。但黑袍人的实力实在是不容小觑,在如此情况下也能使出金蝉脱壳之术,从君临的眼皮底下给溜走。

    “可恶,又跑了。”在残留的黑袍被焚烧掉后,君临转身便又是一掌回防,“还真是只缩头乌龟。”

    黑袍人在脱身后,趁着君临攻击的空挡,抬脚便是踏下,与君临的龙之爪牙碰击在一处,仿如是两座山峰相撞,激起层层热浪,夹杂着遍地飞扬的尘土。

    尘土一现,便模糊了视野。

    忽然,一阵鹰鸣声响起,离君临的耳朵越来越近,穆羽变成一只巨鹰扑俯下飞,两只鹰爪向君临狂抓而去。

    君临听声惊慌一震,立刻便知穆羽召唤出了寄生图腾而战,此次攻击不得不妨。

    只见两轮螺旋焰在掌中扩大,迎着巨鹰之爪轰去。与此同时,黑袍人也趁机向君临偷袭而至,祭出火焰刀狠狠劈在了君临的后背。

    双方的夹击,让君临身上的火焰变得有些凌乱,显然是因为君临遭受了重创的缘故。

    然而,在君临被黑袍人偷袭致伤之际,穆羽却是不敌,直接是被两轮日天螺旋焰给轰出了屏障之外。

    “你到底是谁?”君临怒视着黑袍人,双手俯撑在地,气息也跟着火焰凌乱了起来,“凭你刚才那击……,你的实力远不至此,你到底是谁?”

    黑袍人笑道:“真想知道我是谁?”说罢,便扯下身上的黑袍,将真面目暴露在君临的跟前,“废物,你没有想到吧?”

    君临望着这熟悉的脸,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就只是一笑而过,道:“果然是你,白复生,你踹我的那脚,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这黑袍人就是白复生,曾经在测试图腾的祭典上,差点将君临踢死的那家伙。

    “你见到了我的样子,那你就必须要死。”白复生望着君临的眼神,原来并不是不屑,而是深深的嫉妒。

    君临露出一丝嗜血之笑,沉声道:“那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白复生又将黑袍穿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道:“是该做个了结。”说罢,便祭出一柄大刀,一柄真实的大刀,由金属锻冶而成,“这刀是屠龙的刀,是杀圣弑神的刀。”

    黑袍人割破手腕滴血在刀刃上,顿时便见刀身燃起一层极薄的火焰,“此刀不管在杀人前,还是在杀人后,都要嗜血。但如果现在的你是废物,那此刀就是杀猪刀;如果你是一条龙,那此刀便是屠龙刀。”说罢,那一刀猛然而斩,当下地面上便裂开了一道深痕,火焰也向两边散开。

    此刻,在君临身上的龙之图案就像是一条真龙在盘游,燃烧的火焰紧贴着君临的肌肤,泛起斑斑鳞片,彻底将君临的样子给掩没在了火焰之中,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条人形的魔兽,并且在君临的臀部伸延出一条长长的尾巴,但也是由火焰燃烧着遍地尘土而成。

    面对黑袍人的屠龙一刀,君临就只是摆了下尾,便是将那刀气给击散。但在相撞的过程中,却是引起了聚阳峰的再次震动,落石坍塌而砸。不过,这些落石在极阳之焰的焚烧下,尽数都化作了君临的那条尾巴。

    然而,又是一阵鹰声鸣起,穆羽从天而降的向君临扑杀而去。可迎接穆羽的却也是摆尾的甩击。结果可想而知,这只苍冥天鳞鹰又一次被丢出了火焰屏障之外。

    很累,事事不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