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进阶突破
    如此短的时间里,看到自己在意的人两次从眼前消失,任谁也不愿意去接受,甚至还会在潜意识里认为这就是一场游戏,用不了多久又会再次出现在面前。

    尽管君临这样安慰着自己,可那悲伤的情绪却是止不住的涌出,整个人都茫然无措。

    “君临,谢谢你,如果有来世,愿我们是朋友。”这是宋秋凝彻底融化成一团血肉精华前的话,语气是那么轻松欢悦,甚至不带任何的一点情感,“还有,你很强,不是废物。”

    可这不带任何情感的一段话,却深深刺痛了君临的心,同样也让穆羽的嫉妒攀到了一个高点,竟对宋秋凝祭献一幕毫无半点伤感之意。

    在看到那团血肉精华时,君临心里全然明白了宋秋凝的用意,这是在用生命偿还对自己的歉意,还有那多次的不杀与救命之恩。

    君临摊开双手将血肉精华托在心口处,一滴泪正从眼眶中滑落,混在了血肉时,竟泛起了宋秋凝的样子。

    她微笑的望着君临,月牙似的眼睛与笑容映衬在火焰里,就像是天边的星辰在眨眼,给予黑暗中的人无尽的希望。但当君临抬头望去时,整个夜空都被火焰遮蔽,并不能看到那眨眼的星空。

    这只是短暂的影像,在宋秋凝的模样越渐模糊时,血肉精华灌涌在了君临的心口,顷刻间便遍布在了君临的全身的每一个部位,经穴位连贯着经脉,与灵植之根完美的契合,供应着源源不绝的力量。

    此时此刻,君临身上的火焰更是狂猛无比,当然这也是因为君临的心被悲伤的杀意所占据,对血有种欲罢不能的渴望。

    只消一掌,扣着龙之爪牙的一掌,四阳极焰的困兽阵瞬间崩溃。

    “这种感觉,这血……,为什么会这样?”君临击溃四阳极焰的爪牙猛然一握,周遭火焰也随着一起聚拢,贴在穆羽身上犹如附骨之疽,“谁能告诉我答案。”

    其实君临并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当日梦小姐的血滴入他的嘴里时也是如此,只不过不如现在这样强烈而已。

    君临向穆羽走去,认定对方是知道答案的,当下便将手穿过火焰,扣着穆羽的咽喉,问道:“告诉我,宋秋凝是什么人?”

    穆羽惊恐的望着君临,整个人的心理防御莫名的瓦解,神情恍恍惚惚,道:“不可能……我不知道……她是我的,是我的。”

    君临将穆羽高高举起,又重重的将其头砸在地面上,并用一只脚踩在其脸上,道:“你不配。”说罢,便咬牙切齿般的跺了几脚,让数颗混着血的牙从穆羽嘴里倒了出来。

    这绝对是疯狂的报复,这种手段虽说恶俗,但却是赤条条的一种耻辱。

    穆羽红着眼怒视着君临,但却没有多说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君临还不会杀自己,毕竟宋秋凝曾为自己请求过君临。只是想到宋秋凝请求君临时的样子,以及祭献而导致此时此刻的局面,穆羽的怨恨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

    从神情恍惚到一言不发的隐忍,这短短时间里,对穆羽来说就如同过了几个世纪。

    终于,君临停下了踩踏的恶魔之脚,将穆羽再次提了起来,道:“她让我不要杀你,这次就放过你,往后的日子里,如果不想死的话,千万不要再惹我。”说罢,便挥手将穆羽从先前所穿的洞中抛了出去,道:“滚。”

    这一声怒喝,席卷着浓浓烈焰铸成一堵屏障之墙,把穆羽彻底隔绝在外。

    在没有君临的控制下,穆羽无法经受得住这极阳之火的力量。别说闯入,就连触碰到也会被烧得灰飞烟灭。

    浪剑人见穆羽负伤而出,当下便迎了上去,将其接住,道:“那废物和叛徒可死了?”

    穆羽闻言后,压抑在心的愤怒彻底迸发,仰天就是一声长啸。

    “浪剑人,你会不会也背叛我?”穆羽停止长啸后,深呼着一口气,闭着眼睛,脸上狰狞出凶狠之色。

    浪剑人见状,猛然跪倒在地,道:“浪剑人愿为主人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穆羽望着浪剑人顿了几息,将其扶了起来,道:“我不要你粉身碎骨,我只要你的血。”说罢,便见穆羽的一只手穿透了浪剑人的心脏,继续道:“真是可恨,本也的尸身被偷,宋姬这贱人竟贡献给了那个废物。”

    浪剑人死的很直接,一句话也来不及留下,恐怕至死也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穆羽老弟,你这是要强行突破玄境中期不成?”与此同时,在穆羽身后传来了黑袍人的声音。

    穆羽回头一望,当下便万分警惕,毕竟此刻还有伤在身,万一黑袍人突然发难,那就真是防不胜防了。

    “穆羽老弟啊,看你这模样,难道那废物还活着不成?”黑袍人没有离穆羽很近,就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过,只要穆羽老弟你提升了境界,杀区区一个废物绝不在话下。”

    说罢,便不知黑袍人从哪里掏出几具魔兽之王的尸体,继续道:“希望这些血肉能够帮到你。”

    穆羽阴沉着脸望着黑袍人,暗想道:“这黑袍到底是谁,怎会知道我的秘密?”

    然而,穆羽并没有拒绝黑袍人的好意,甚至还当着黑袍人的面炼化浪剑人和那几具魔兽尸体。

    穆羽与君临炼化血肉的方式不同。君临是因为体内有火源,可以直接将血肉等精华炼为己用,而穆羽却只能依靠那盏四阳极焰灯来炼化,之后再慢慢吸收。

    “穆羽老弟,你就在此好生突破,我替你去会会那废物,免得他趁着这段时间逃了。”黑袍人深深的望了眼飘悬在穆羽胸前的四阳极焰灯后,探手一掌就穿过了君临布下的屏障,闯进了极阴之地。

    对此,穆羽不由一阵心悸,下意识的望了眼防御在自身周围的四阳极焰阵。如果说黑袍人能不惧君临的火焰,那说明对方要通过四阳极焰阵杀了自己,几乎是易如反掌的事。

    “不行,我必须突破,只要晋升到玄境中期,君临那废物,还有黑袍,都不足为惧。”只是想到宋秋凝会君临祭献的那幕,整个人的心境就凌乱不堪,根本就无法集中突破,“该死的贱人,真是该死。”

    其实在这个时候,君临在极阴之地也欲要突破,所以他才会及时的将穆羽给逐了出来,并且还设下一道火焰屏障。

    只是君临的突破却与穆羽截然不同。

    如果君临想要突破,恐在一百零八魔兽入体时就能进阶,但君临却没有选择立即突破,而是将力量储存在身体的每一处穴位,以及每一个细胞之中。直到宋秋凝祭献那刻为止,君临的体内再也储存不了多余的力量,只有被动进阶,否则就会被撑爆身体而亡。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