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突来,女人的祭献
    在这无尽的烈焰中,君临眼睁睁看着宋中基在自己跟前消失,可知道这心情会有多么的痛苦?

    想救却无法相救,那种无力感终究还是让君临失去了战斗的理智,但同样也使君临的力量突破了极限。

    穆羽被凶残的火焰巨龙困住,整个人就像堕入了地狱火海之中,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由外而内的恐惧。

    只见君临缓缓靠近着穆羽,探出左手爪牙扣在穆羽的天灵盖上,右手上前就是数掌而击。这与穆羽要挟宋中基时的场景一致,就连十指与掌心落在的部位也都不差分毫。

    “你该死,但我不会让你死。”君临的目光穷凶极恶,覆盖在身的火焰就像一条条盘踞的恶龙,凝聚着狰狞兽脸向着穆羽咆哮,“我会让你自己想死而又不能。”

    说罢,便又是数掌击在了穆羽的心口,但力道却是恰到好处,只是让穆羽喷涌出些气血,而又不至于有性命之危。

    “告诉我,宋秋凝她人到哪去了?”君临不甘相信宋中基就这样烟消云散,只认为是穆羽将其给藏了起来,“否则我就让你困在四阳极焰里,永世受着极阳之火焚体的煎熬。”

    这个时候,君临的情绪十分的激动,手爪也稍稍的用了点力,就见穆羽的头顶上溢流出鲜血,燃着掌中之焰,直逼灵魂而去。

    穆羽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他从未有经历过的此种痛苦。因为这不仅是针对于肉身折磨,更是对心理以及灵魂深处的摧毁。

    也许这才是极阳之火的真正力量,在此地的此刻,被君临无意间给激发了出来。

    随后,君临又是数掌猛击而下,将穆羽放置于体内的一盏灯给取了出来。显然,这就是布置四阳极焰阵的那盏灯——四阳极焰灯。

    这盏灯一落在君临的手中,就有无尽的火焰被吸纳了进去,从四面八方而来,瞬间将极阴之地的狂暴之焰搅得更加紊乱至极。

    在君临的控制下,穆羽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气力,整个人完全是处在一个濒死的边缘。可君临似乎并没有发觉此事,还死劲的迫使穆羽说出宋中基的下落。

    然而,就在君临正想用饱蕴极阳之火的四阳极焰灯灌入穆羽体内时,却发现自己的胸口被一道燃火的枪刃所贯穿。而且这是四阳极焰的枪刃,还在燃烧着君临的鲜血,在毫无防备之下。

    这又是背后的一枪,是宋中基那防不胜防的一枪。

    原来宋中基并没有死去,只是被穆羽用四阳极焰灯瞒天过海给隐藏了起来,就是在等待这一击毙命的机会。

    此刻的宋中基没有任何的表情,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恐惧,就仿佛是一台杀戮的机器,对穆羽的命令言听计从。其实宋中基还是拥有自己的意识与思想,只是在穆羽与君临之间,她所选择的还是穆羽罢了。

    君临低头望了眼贯穿胸口的枪刃,笑道:“果然,你还活着。”

    “你放了穆羽。”又是这简单的一句,不似命令,更像请求。

    君临闻言苦涩一笑,那扣着穆羽天灵盖的手爪终究还是松了开来,道:“原来你还是宋中基。”说罢,便是忍不住一口气血喷出,且刚好是吐在了穆羽的脸上。

    与此同时,随着君临的气息不稳,被困住的穆羽终于挣脱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是一招‘双龙出海’,席卷着灼热烈焰轰向了君临。但穆羽却没有趁势要了君临的命,因为他知道这根本就要不了君临的命,就只为将四阳极焰灯重新夺回来。

    如果说要在如此情况下灭杀掉君临的话,必然是要借助四阳极焰灯无疑。

    “废物,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可喜欢?”在夺回四阳极焰灯后,穆羽的杀机彻底暴露了出来,控制着灯内火焰,肆意的挥放,笑得也很狂傲。

    只在瞬间,君临又被四阳极焰阵所困住,而宋中基就在君临的背后,离他的位置很近,因此也被困在了其中。不过,宋中基对此再也没有了怨恨,更多的是一种洒脱与释负。

    又由于君临接二连三的被重创,想要短时间里破开四阳极焰阵,几乎是在痴人说梦。

    “这礼物,我可是喜欢的很。”君临熔炼掉贯在胸口的枪刃后,一个站立不稳就倒在了宋中基的怀中。

    穆羽见状醋意萌生,颇然大怒道:“既然喜欢,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死在一起。”

    在四阳极焰的焚烧下,君临的血液不断从伤口处蒸发,危在旦夕。

    “对不起。”宋中基把君临抱在怀里,一行泪水刚到眼角边,就被蒸发成雾而散,“不过你放下,我不会让你死的。”

    君临轻哼一笑,道:“那你还想刺我多少枪,宋中基?”说罢,便想要支撑而站起,但无奈宋中基抱得很紧,同时他也不是真想要与她为敌,所以在数下后就放弃了挣扎。

    宋中基摇了摇头,道:“叫我宋秋凝,我是一个女人,我想做回我自己。”

    这话有很多种意思,可不管是何种意思,此刻的宋中基已是宋秋凝,也就是说,不会再在君临的背后捅枪。

    君临猛然望向宋中基,惊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秋凝又是摇头的笑了笑,用岩泥之臂的手掌触在君临的脸庞,道:“我不会让你死的,但我还有个事,希望你能答应我。”

    君临满脸疑惑的望着宋秋凝,心里忐忑难安,生怕宋中基又会在暗地里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尽管如此想,但还不是静静的躺在宋秋凝的温柔怀中?

    “什么事?”君临说道。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求你不要杀穆羽,放他一条生路。”宋秋凝望了正在操控四阳极焰灯的穆羽,道。

    这显然是对穆羽的一种侮辱,何况现在明明就是穆羽处在上风,随时就可以杀君临于困兽阵之下。

    由此一来,这便是对穆羽巨大的挑衅。

    但穆羽并不恼怒宋秋凝的这句话,而是嫉妒宋秋凝对君临所表现出来的态度。

    而此时此刻,与此同时,四阳极焰的威力已渐渐爆发出最强的困兽之力,君临的鲜血在不断蒸发的同时,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压迫,随时都有爆开的可能。

    宋秋凝环看眼四周,将披在身上的遮体衣物褪去,赤身呈现在君临的跟前,犹如在火焰中一朵正绽放的花蕾,在烈焰中缓缓凋谢。

    不得不承认,宋秋凝的身材很好,还有那怀中以及其他地方的宝贝都充满着无尽诱惑,一览无遗的呈现在君临的眼帘。

    君临毫不掩饰的看着这幕,直至看到痴呆为止,道:“原来这就是女人。”

    其实宋秋凝此举并不是要献身于君临,而是要为君临祭献,以自身的气血与生机为代价,用自身全部的力量替君临打开一道生的大门。就这样,在眨眼之间,宋秋凝的身上渗透出滴滴的血珠,整个人都变得血肉模糊。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直到宋秋凝消失在眼前,君临都还沉浸在那温柔之中。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