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香消玉殒
    显然,穆羽这是用浪剑人为自己打掩护,可见他丝毫不在乎浪剑人的死活。

    如果君临没有及时折回,去阻挡穆羽而去的话,浪剑人必然会成为龙之爪牙下的一缕亡魂。

    而穆羽这般做法也并不是非要处决掉宋中基,只是为了扰乱君临的心神而已。可为了达到这目的,竟抛出一直跟随着自己的部下去做诱饵。

    仔细想想,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否则就不会宁愿忍受君临的辱骂,也不放宋中基离开四阳极焰阵。

    此刻,君临的手爪距浪剑人的咽喉仅有数寸而已,但君临在看到穆羽向那个洞口奔去时,当下便放弃击杀浪剑人而阻击穆羽而去。只是这看似连贯的动作,却为穆羽腾出了足够的时间。最终,君临还是没有来得及,让穆羽抢先一步闯了进去。

    这洞口所通向的是极阴之地,宋中基正蹲在墙脚,将整个脸都埋进了膝盖里,只露出一双失神的眼睛。

    当宋中基看见穆羽进入的霎那,那失神的双眼顿时闪烁着惊喜的光芒,原来穆羽他还活着。

    只见宋中基缓缓站立而起,望着穆羽的身影向前迈出了一步,但随之又往后退了去,紧紧的贴着岩壁。

    这系列的动作看似简单,却充分表明了宋中基此刻内心的挣扎。

    可想而知,宋中基对之前的那幕也是有所动容的,直到亲眼见到穆羽后依旧如此。

    “怎么?你在害怕我?”穆羽一步步向宋中基逼近,虽有气势上的压迫,但却并没有杀机浮现,“你背叛了我,宋姬,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宋中基极力否认,摇头道:“不,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只是在想到自己不久前,对君临所说的那些话,还有那些亲密的动作,宋中基又不由的心虚了起来。

    “既然没有,那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吧?”宋中基的那些细微表情,穆羽都清楚的看在了眼里,“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按理说,君临应该是紧随着穆羽身后进入极阴之地的,但实际上却比穆羽晚到了几个呼吸时间。而导致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其实是穆羽用四阳极焰阵的火焰设防了一道屏障。

    “果然,随意而置的屏障是拦不住你的。”穆羽说道。

    与此同时,君临的身影正慢慢的呈现在穆羽的视野。只见君临全身的火焰都在欢跃着,一脸急促的神色起伏,显然是时间赶得很紧。

    君临见宋中基安然无恙,那紧张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了下来,而后直接是无视了穆羽的存在,朝着宋中基走去。可君临要达到宋中基所在地,就必须经过穆羽所在的范围。

    穆羽却又是设下了一道屏障拦住了君临的去路,同时也近到了宋中基的身旁,用一只燃火的鹰爪扣在了宋中基的天灵盖上。

    君临触碰到屏障的阻碍,怒火顿时而生,望着穆羽对宋中基的动作后,杀机四伏而下,瞬间就让整个空间附上了一层灼热之焰。

    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但眼神以及每个动作都在表明着自己的立场。甚至是对方的目的,也是一清二楚。

    不过不得不说,此次的屏障比起之前所置的要强上十倍不止,竟在螺旋焰的猛攻下也无法破开。

    “告诉我你身上的秘密,我就不杀她。”穆羽的心够狠,燃火的鹰爪只是稍稍用力,就见鲜血流满了宋中基整个脸颊,“否则,她会比这更惨。”

    君临见状心中猛然一痛,再看着宋中基那死寂的神情后,就更如同刀铰一般,有些无法呼吸。

    “这个叛徒。”穆羽又缓缓将手松开,但却将宋中基的秀发全部都烧焦脱落,“罪不可赦啊。”

    这个时候,穆羽的恨意十分的强烈,所表达的出来的情绪,已经不需要再用任何恶毒的言语来修饰。

    宋中基闻言后,那本就死寂的神色似乎更加严重,就像一个死不瞑目的幽怨女子。

    “你想知道什么?”君临怒在心中,但又不得不配合,而且也不敢肆意的轰击屏障,怕自己在破开屏障的瞬间,穆羽就击碎了宋中基的天灵盖。

    听到君临为了宋中基愿意说出关于自身的秘密后,穆羽并没有感到过多的高兴,反倒觉得君临正在慢慢的抢走属于自己的东西。在穆羽的脑海中就生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要毁掉这件自己正在失去的东西。

    “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但千万别妄想去隐瞒些什么。”穆羽最终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其他的一切就只有暂且放下,“在囚龙岛上,并不只是你一个人有秘密。”

    君临闻言脸色一沉,心中所能想到的就是有一个大计划在筹划,而自己和穆羽就只是这计划中的一枚棋子。

    “囚龙岛困着一条龙,你可知道?”君临不打算隐瞒,准备全盘托出,“而那条龙的龙头就困在海里。”

    穆羽并不惊讶,只是让君临继续说下去。

    “我有龙之图腾都是因为曾沐浴过龙血,练过囚龙九变。”

    “不过囚龙九变并不是谁都可以修炼的,这点你应该清楚吧?”

    “没有足够的龙血,修炼囚龙九变也只能习其形,而无法施展出真实的力量。”

    “想要拥有龙血,就必须得到龙的心脏,而龙的心脏将会在这场雪后苏醒,到时所有的人都无法置身事外,要么被龙血湮灭,要么将龙血炼为己有。”

    “至于我,要融炼掉整颗心脏。”

    “当然,囚龙岛上还有很多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比如你身上藏有的秘密。”

    君临说完这些话后,便顿了许久没有继续再说,只是望着穆羽,希望对方能够信守承诺,放了宋中基。

    “就只是这些?”穆羽疑惑问道。

    “对,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你把宋中基放了。”君临道。

    “那把囚龙九变的秘法给我,我就放了这个叛徒。”穆羽的手似乎又用力了一些,以此用来威胁君临。

    虽然君临有诸多不愿,但还是把囚龙九变前三篇给了穆羽,道:“我只会这些。”

    君临是口头传述,就之讲了一遍,但穆羽却牢牢记住了。

    “真的只会这些?”穆羽又用力一捏,宋中基苍白的脸上尽数被鲜血凝固,“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的秘密都说了吗?”

    这种威胁是君临最为憎恨的,但有时想要保护某件东西,或者某个人时,却又不得不乖乖任其摆布。

    “你还想知道什么?”君临看着面目全非的宋中基后,顿时变得惊慌了起来,一时间忘了应有的分寸。

    “告诉我,那日,你和宋姬在极阴之地,做了些什么?”穆羽面目狰狞的瞪着君临,手中的力度似乎已控制不住了。

    然而,还不等君临回答这个问题,穆羽就发疯似的轰了几掌在宋中基的身上,同时宋中基的天灵盖喷涌着鲜血。

    事情都到了这步,也不知宋中基是不是还活着,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头到尾,宋中基没有发出半句声响。

    也许宋中基已香消玉殒。

    君临看到这幕后,整个空间的火焰都变得极其紊乱,正如他此刻的心情,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杀了穆羽,将整个空间都夷为平地,让穆羽死无葬身之所。

    伴随着一声痛苦的怒喝,原本平静的火焰转瞬如火山爆发般狂暴。那阻挡在前路的屏障莫名的消散,且浓郁的火焰凝聚出一条凶残的巨龙,死死将穆羽困住。

    中秋节快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