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大善人,骂人的学问
    这一掌是宋中基所作出的选择,所谓的朋友恐怕是在遥远的那天,只是不知还能否等到那天。

    宋中基知道自己无法杀死君临,甚至连一点轻伤也不会留下。但尽管如此,宋中基那看似奋力的一击,终究是没有再用上岩泥之枪。

    毫无疑问,宋中基的力量轰在君临身上,非但没有使君临后退,反倒让那双岩泥之臂寸寸皲裂而散落。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当然,宋中基并没有被反震的后退,毕竟君临是不会让宋中基脱离自己防护的范围而被烧死。

    “你这是想让我死,还是想自己死?”面对如此掌击,君临反而一把将宋中基紧紧搂在了怀中,“或者是想我们一起死?”

    宋中基死命的在挣扎,但却紧紧咬住下嘴唇,即不说话,也在强忍着自己不哭。

    “你放心,我会把你送回到穆羽身边,你是不会死的。”君临抬头望着聚阳峰顶,感受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危险,当下便下了一个决心,神情极为阴沉般道:“穆羽,你还想不想知道我的秘密?只要你放她离开,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所有秘密,否则,待我出去之后,将你碎尸万段。”

    不要怀疑君临说的话,不管是前半句,亦或者是后半句,只要君临还是睁着眼的,就必然会做到。当然,这主要还是侧重后半句,带着极浓的杀伐之意。

    然而,穆羽仍然没有作声,对君临的利诱和威胁都无动于衷,甚至是不屑一顾。

    “主上,你说这些都没用,你就直接开骂,骂得越难听越好,依穆羽那高傲的性格,肯定会忍不住的。”不知从什么时候,日天昊拖着沉重的脚步,爬到了君临的肩头,无奈道:“这骂人是门学问,如果主上你不会骂人的话,就一直重复着一句就好了。”

    君临疑惑不解,到底什么样的话能把穆羽给逼出来,道:“你说。”

    日天昊转动着眼珠,很显然是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词,道:“不行,那话太脏了,穆羽也不一定能听懂。”在思虑片刻之后,又缓缓点着脑袋,继续道:“这样吧,主上,你就重复一句话,重复你最想骂他的那句话,用非常平静的语气去骂,就把这当作在诉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气死他。”

    君临紧蹙着眉头,下意识的望了宋中基一眼,正发现对方轻滴着眼泪,神情恍然至极。

    “穆羽,你这个废物。”

    这是君临辱骂人的第一句,但语气中显然带着有些不自然。

    日天昊听后,立马翻了个白眼,心想道:“这算哪门骂人,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穆羽,你这个废物。”

    这是君临辱骂穆羽的第二句,语气中竟有些不好意思,似乎在怕些什么。

    日天昊算是闭上了眼睛,晃着脑袋道:“主上啊主上,你咋瞬间就白痴了呢?”

    “穆羽,你这个废……物。”这才第三句啊,声音就变得极小,甚至连最后一个字都听不清楚了。

    显而易见,仅凭君临这重复的三句废话,定是不能将穆羽激怒的,就更不用说让穆羽出声了。

    “穆羽,你为什么不作声,你还算不算男人?”君临骂到最后,自己都恼羞成怒了,“我都为你感到羞愧。”

    而君临之所以骂穆羽骂不出口,一来是因为穆羽不是废物,他不愿昧着良心说话,二来是看见宋中基后于心不忍,不好再出言辱骂。

    “主上,你这样骂人真的好么?”日天昊竟表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神情,两眼含泪的望着君临,“还是让老子来教你怎么骂人吧。”

    “日天昊,你这是怎么了?”君临见日天昊神色不对,便探手摸去,道。

    但日天昊转眼又恢复正常模样,道:“我这是在酝酿情绪,顺便为主上你先前的表现默哀。”

    “主上,我教你骂人第二招。既然穆羽那小子不说话,你就自己说,自问自答,这招肯定有用。”日天昊一脸得意模样,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自己先笑了起来,“这次就由老子来骂,主上你学着点。”

    君临微微点头,随后又望了宋中基一眼,道:“不要骂得太难听了。”

    日天昊也望了眼宋中基,无奈的应道:“那我尽力而为。”

    在平静中渡过了十个呼吸之后,日天昊这才开始动嘴开骂,就仿佛是在讲故事一般,跌宕起伏,亦真亦假。

    “话说这穆羽是囚龙岛的绝世天才,人长得吧,那是一表人才,只要是个女人,就会被他迷的神魂颠倒。”

    “哎呀,老子差点忘了,这囚龙岛是没有女人的,也不对,应该是明面上没有女人,实则是金屋藏娇。”

    “穆羽他吧,实力强,岛上所有人都羡慕他,都巴不得能和他良宵一度。”

    “哎呀,老子又差点忘了,这岛上全是男人,也对,明面上是男人,实则……,老子都不好意思说了。”

    然而,日天昊说完这些后,君临一脸惘然的看着日天昊,那眼神似乎在问,这就是你所说的骂人学问?

    日天昊看懂了君临的质疑,直接就是翻了个白眼,道:“主上你不懂,这叫欲擒故纵,骂他之前,先夸夸他,不能让他有适应的机会。”

    不过,这也的确,日天昊刚和君临说完这话后,就立马转变了语气,直入主题,对穆羽一顿痛批。

    “穆羽你这坏小子,不会以为老子是在夸你吧?”

    “这怎么可能呢?就你穆羽?纯属一鸟人?还想让老子夸你?”

    “好吧,就算老子夸你,那老子估计还要再读八百年的书,差不多能找到一个形容你的词。”

    “用什么词好呢?你说禽兽怎么样?”

    “不行,怎么能用禽兽来形容呢?这简直就是对禽兽的侮辱啊。”

    “穆羽啊,你等一下,让老子好好想想,用什么词来夸你好呢?”

    “我想到了,用衣冠禽兽来夸你,怎样?”

    “你看啊,你呢,一开始和我主上赌约,结果却派人来跟踪,抢东西。但是你派谁不好,非要派宋中基?”

    “我跟你说啊,那天在乌漆抹黑的洞里,一根巨大的棒子,让我主上知道了真相,原来你派了一个女人给我主上。”

    “不对不对,好像不是棒子,是蛋,好巨大的蛋……又不对,那蛋不是在洞里,是在极阴之地。”

    “哎呀,极阴之地,极阳之火,阴阳调和,男人和女人,浇灌着火树银花,不夜天啊。”

    “老子知道了,穆羽你这是在做善事啊,想到词了,绝对是个好词,大善人,怎样?”

    “我说大善人啊,但你既然是大善人,为什么就不一善到底呢?”

    “你这份恩情啊,我主上早就还给你了,要不是宋中基……不,要不是看在宋秋凝的面子上,你丫的大善人早就被我主上给剁了。”

    “现在让你把宋秋凝带出这四阳极焰阵外,你娘的王八蛋竟然不说话?”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看着我们吗?”

    “那身上那股忘恩负义的气味早就飘进来了,你娘的这气味还真臭。”

    说实在的,还真不带日天昊这样骂人的,一口气说了个不停,且每句话都抓住了意境。可尽管如此,君临却目瞪口呆的望着日天昊,都不知道日天昊在说些什么,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说。

    难道说这就是骂人的学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