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无辜
    这是死了吗?为什么这种感觉会如此的温暖,似乎让灼热的火焰都变得温顺了,就仿如有一只柔掌在触摸着每一寸肌肤。

    “没有如果,如果只是某些人用来安慰自己的,这样挺好。”宋中基很享受的微微笑,根本就没有察觉有人来,“如果我还有机会再来,我想我会选择现在。”

    “既然如此,那你以后就是宋秋凝,宋中基在这刻已经死了。”

    那只托着宋中基的手轻轻的往上一推,让宋中基重新站了起来,而这只手的主人除了君临之外,还能有谁。显然,穆羽是不会对宋中基说这样的话,何况在此刻,穆羽已经离开了四阳极焰阵。

    宋中基猛然一醒,睁开的第一眼便望向了身后了君临,表情十分诧异道:“怎么会是你?”说罢,便连退了数步,可就是这几步,那灼热的痛感又悄然的爬上了身。

    君临想要抓住宋中基的手,可那只是岩泥凝成的手,在火焰中瞬间就化成了虚无。自然而然,君临没能抓住宋中基的手,只能近一步搂着宋中基的肩头。

    宋中基似乎知道君临接下来的举动,在君临还没有碰到自己前,便怒视着君临,喝道:“别碰我。”

    但君临怎会因宋中基说不碰就不碰呢?

    “宋秋凝,你最好别乱动,既然你选择了现在,就努力为现在而活着。”君临冷傲道。

    宋中基立马便明白了其中原因,这是因为有君临的火焰保护,所以才没有被四阳极焰阵的火焰给烧死,但君临的火焰是有一定的范围,一旦超出了这个范围,自己就会在瞬间化作虚无。

    果然,在君临周围有一重极为耀眼的火焰笼罩,如果非要说其形态像什么的话,那就是一个很凶残的龙头。

    四阳极焰阵是依靠鲜血启动的阵法,而君临的火焰同样也是要燃血才能祭出的。如此一来,在相同的环境中,就得看谁的血脉更加强大了。

    毫无疑问,有龙骨精华加身的君临,所造出的每一滴鲜血,虽不敢说是绝对的龙血,但比起其他的血脉血液,肯定是高贵上千百倍不止。

    只是,这个四阳极焰阵也在蒸发着君临的血液,所以说这里不能再待下去,必须要立刻离开。

    “先离开这里,不要被四阳极焰阵困住,否则麻烦就大了。”君临搂着宋中基向聚阳峰走去,显然,那里依旧是唯一的去路。

    “你不是离开了吗?”宋中基望着君临凝重的表情,心里不由想道:“他是为了我而回来的吗?”

    “我回来取一件东西。”君临转动着眼珠,想出这么一个借口,“然后,经过你身旁时,你恰巧倒在了我的身上,所以就顺手把你给救了。”

    这是个借口,虽然说的很有道理,逻辑性很强,但这依然还是个借口,宋中基对这点,显然是心知肚明的。

    既然君临不愿承认是为自己而来,宋中基便没有继续追问。只是这种与君临并肩而走的感觉,让她的心里既踏实又很不安,这两种相互矛盾的心理,让宋中基一时难以接受。

    “在想什么?”君临问道。

    宋中基苦涩一笑,没有作声回答,也不敢再看君临的脸,就只是低着头,随着君临的脚步而走。

    君临搂着宋中基肩头的手往下一滑,摸到的本应是手臂,但宋中基的双臂却皆是断去,而此时此刻,更是连泥岩之臂都无法凝聚出。

    “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君临心里莫名一痛,就像是自己断了臂膀似的。

    宋中基依旧没有作声,望着身侧的断臂,竟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君临对此不解,问道:“怎么不走了?”

    宋中基说道:“不必管我,你我本是仇敌,你现在救了我,以后我还是会杀你,或者我被你杀掉。”

    君临闻言轻声一喝,道:“我救的是宋秋凝,杀我的是宋中基,可宋中基已经死在四阳极焰阵里了。”

    宋中基摇头道:“你还是天真,你会后悔的。”

    可忽然间,君临却捂住了胸口,脸色苍白的抬头望了一眼,道:“快走。”说罢,便不顾宋中基的意愿,直接就是将其抱起,奔跑了起来。

    与此同时,这个四阳极焰阵悄悄的发生了些许变化。原来是四个方向由鲜血连接而起,形成一个四面屏障的空间,其范围也是围绕着聚阳峰而设的。此刻阵法正以聚阳峰为中心缓缓紧缩,且四面火焰屏障也以聚阳峰顶为节点互相靠近,形成一个闭合的空间。

    虽然这些屏障都是由火焰凝聚而成,但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实质的囚笼,用来困兽再合适不过了。

    可当君临来到聚阳峰脚下时,聚阳峰顶的那个通道已是被火焰屏障给死死堵住,再也容不得谁从中经过。

    由于四阳极焰阵的特殊,这四面火焰屏障交汇的点有一股肃杀的力量。若君临想强行从中突围的话,必然不能带上宋中基一起。

    的确,如果只是君临独自一人的话,那也许还有成功的机会,但有了宋中基这么个累赘,这成功的机会就渺小到不可视察。就算到时君临侥幸活着闯了出来,那宋中基也定是死在了里面。

    君临不敢因此冒险,便停下了脚步,对着四阳极焰阵大声喝道:“穆羽,我希望你可以放宋秋凝离开,你也不想她就这样死在这里吧?”

    宋中基听到穆羽这名字后,身躯当下一颤,四处环望而出,但除了火焰之外,还是火焰。

    君临又继续喝道:“我知道你能听见,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与她无关,不要牵累了无辜。”

    说到无辜的话,那比宋中基无辜的大有人在,那些远在半里之外观战的人,也都莫名其妙的被四阳极焰阵的火焰给蒸干了血液,留下的只有一层皮包骨而已。

    要不是这些人的鲜血提供,想必四阳极焰阵还达不到现有的程度,想要困住君临就几乎是在痴人说梦了。

    “别以为你不作声,我就不知道你在看着我们?”君临的脸色极其的阴沉,愤怒的眼神时刻都弥漫着杀机,“真以为凭你这区区的四盏破灯,就想困住我君临吗?待我破了这个阵,我必当将你千刀万剐。”

    然而,不管君临如何好说歹说,也无论君临怎样威胁,穆羽就是一言不发。

    其实宋中基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希望穆羽能够为自己说些话,哪怕是一句也好。

    “不要再说了,如果你能自己离开,就不必管我了。“宋中基眼中的失望是这些火焰遮掩不住的,但面对君临还是带着涩涩的微笑,“如果有那么一天,我愿意和你成为朋友。”

    说罢,宋中基的断臂迅速的长出了岩泥之臂,使出目前全部的力量轰在了君临的身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