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朋友
    关于那日之事,其实只是一个迷而已。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具体是什么经过,宋中基不知道,君临同样也不是很清楚。

    在听到宋中基的大声喝问后,日天饶有趣味的望着君临那抽搐的脸,笑道:“说,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君临没有作声,更是没有止步,脚下登峰的速度避往常任何时候都快。显而易见,君临就此事而言,不敢去面对宋中基。而且在这个时间段里,君临身上的鲜血似乎蒸发的更快了些。

    此种血液蒸发的状况,是不需要接触任何的火焰燃烧,因为君临本身就处在火焰的包围之中。也不需要任何的伤口,因为在君临的体内就有极阳之火的源头存在,与外界的四阳极焰阵产生了互动。

    其实,不仅仅只是君临有这种状况,那些签订过寄生图腾契约的人,包括宋中基与浪剑人在内,也在不断蒸发着鲜血。

    “尼玛,老子脑袋有点晕,来得太突然了。”日天昊不是在找借口回避,而是因体内鲜血的蒸发所引起了贫血,毕竟这四阳极焰阵就是困兽的阵法。

    君临将日天昊安顿好,在没有外衣的遮蔽下,原来是把日天昊放在了身上的某处穴位里。

    与此同时,宋中基也是追到了聚阳峰脚下,距君临仅仅只有这段攀爬的高度。

    只是整座聚阳峰上的火焰灼热无比,宋中基根本就无法靠近分毫,否则就被会焚烧成失去水分的干尸,只要轻轻的一点动静,就会烟消云散,化作灰烬。

    对于这点,宋中基在尝试几次后心知肚明,但要是就这样看着君临离开,恐怕心里想要知道的答案定会积压成心魔。最后,万般挣扎之下,宋中基大喝一声后,竟不畏生死就踏进了聚阳峰的火焰之中。

    不过,这并不是宋中基盲然的举动,而是一场用自己性命压下的豪赌。既然君临可以在如此火焰中无恙,那就赌一赌君临会再次救下自己,以确保她自己的安全。

    结果,宋中基赌赢了,君临在她进入火中的瞬间,便折回到了山脚下,将其带了出来。

    “你就这样想死吗?”君临表情严肃的就像要杀人一样,直到此刻还拽着宋中基的手。

    如果说要让君临确保宋中基在聚阳峰上的安全,那对君临来说无疑也是一场博弈,赢了没什么了不起,但绝对的是输不起。

    “如果我想死,凭你还拦不住。”宋中基甩开君临拽住自己的手,猛然就是一掌击在了君临的胸口,“我要知道答案,那日……发生了什么?”

    君临见宋中基态度阴冷,当下也甚是不悦,反问道:“你是用什么身份在问我?宋中基还是宋秋凝?”

    宋中基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后,心中莫名一颤,但这又是她抗拒自己要听到的名字,便颇然大怒道:“没有宋秋凝,只有宋中基。”

    君临闻言轻声一笑,哼道:“那恕我无可奉告,宋中基……他不够资格。”说罢,便转身向聚阳峰走去,且泛起浓浓杀机,又道了一声,“不想死就别跟来。”

    这转变巨大的态度,宋中基顿时就楞在了原地,望着君临再次远去的背影,让先前所要质疑的问题瞬间抛在了脑后,似乎也忘记了自己叫什么名字,宋中基还是宋秋凝,这慢慢地也需要一个答案。

    “过不了多久,不单是聚阳峰,整个聚阳坡都会被火焰覆盖,到时便是真正的火海,任何人都无法在里面存活,不想死的话就赶紧离开这里,带着穆羽离开这里。”君临最终还是不舍宋中基被活活烧死在此,当下便指出了一条明路,“在这四阳极焰阵中,你们应该还留了后手,趁着聚阳坡还安全,走吧。”

    此刻,君临的背影彻底的融进了火焰之中,也不知是不是还活着。

    宋中基不敢再继续想下去,在环看四周后,那燃血的火焰果然向聚阳坡其他地方蔓延而来。再当她向化作火焰的穆羽望去时,那团火焰已经不在了原地,穆羽自然也是随着一起消失不见。

    那么,穆羽去了何处?是生还是死?

    要知道,这可是在四阳极焰阵中,穆羽若还是黑鹰之态,那必然会遭到阵法的吞噬,吸干全身血液为止。

    宋中基四处寻去,仍是找不到关于穆羽半点的痕迹。

    不仅如此,就连之前浪剑人也不知了去向,整个四阳极焰阵中,就只留下宋中基一人。

    这时间一久,遍地的火焰终于布满了聚阳坡的每一个角落,宋中基淌在这火海中,根本就无处可逃。

    望着扭曲了空间的火焰,宋中基抬手触不到半点可以依靠的东西,唯有那被灼烧带来的疼痛。在这刻,宋中基的脑海中闪烁过很多场景,却独没有幻想有人会从天而降,带着自己冲出这火海。

    从自懂事的那天开始,宋中基回想起了过去的十几年里的每一次欢笑,每一次的哭泣。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真正为自己欢笑哭泣的时候,就只是最开始的那天。

    “宋秋凝,原来我叫宋秋凝。”宋中基强忍着火焰所带来的痛感,嘴角却露出了笑容,“我的宿命到今日就要结束了,穆羽,我的主人,愿你好好活着。”

    显然,宋中基不再期盼自己还能活着,索性就展开臂膀,笔直的向后倒去。

    可在宋中基倒下的瞬间,一道身影莫名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而这人赫然就是君临。

    也许这是宋中基自己也所料想不到的,原来君临早已深深烙在了她的心里。纵然一直以来,君临没有给宋中基留下一个好印象,但这种感觉又是谁能把握的准。

    “其实他也蛮是可爱的,只可惜穆羽容不下他,而我也不得不去杀他。”也许真的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宋中基道出了对君临的真实印象,“如果我们不是活在囚龙岛,也许我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是啊,朋友,要是朋友该有多好。”

    宋中基的声音似有一种解脱之意,丝毫没有因火焰的灼烧而发出半点的痛苦呻吟。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再让你面对那废物一次,你会怎么做?”

    这可来得真够及时,竟在宋中基倒地的瞬间,一只手掌轻轻托住了她的后背。

    今天教师节,老师们快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