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宋秋凝
    如果不是宋中基的求情,君临会毫不犹豫的捏碎浪剑人的喉骨。

    其实这点也是宋中基所没想到的,她无法想象君临会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不杀一个人,也不敢去想君临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然而,君临并没有什么所图,只是依着心意而行事罢了。既然宋中基开口相求,那就索性好人做到底,其他的什么也不用去想。

    君临就是怀着这个念头向聚阳峰走去,但却又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宋中基,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中基知道君临说这话的意思,那定是不相信宋中基是自己的名字,所问的乃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名字。说简单的,就是闺名,一个属于女人的名字。

    只是宋中基从记事开始就放弃了自己的名字,一直用宋中基这个名字活到了现在。如果要让宋中基一下子就想起自己的名字,那似乎有一定的难度。

    君临见宋中基神色迟钝,立刻便知宋中基忘记了属于自己的名字,当下不由摇头一叹,继续朝聚阳峰走去。

    是的,宋中基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自己的名字,也几乎是忘记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名字,但这不代表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叫宋秋凝。”最终,宋中基还是把自己的闺名告诉了君临。

    君临闻言一笑,微微点头道:“这名字好听,真的好听。”

    “宋秋凝?这一听就是妹子名字,比送终鸡要好听一万倍不止。”日天昊嘀咕了几声这个名字,也点了点脑袋,赞道:“秋霜凝露,难怪冷冰冰的。”

    “以后不要再叫宋中基了,那名字很难听,不适合你。”君临又止下了脚步,转过身对着宋中基喊道。

    宋中基却摇了摇头,道:“这个世上只有宋中基,注定为穆羽而生,为穆羽而死。”

    君临凝视了宋中基片刻,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朝聚阳峰走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君临的心中萌生了一丝妒意,不经意的望向了穆羽所化的那团火焰。

    “宋中基这名字……,肯定是穆羽那家伙给取的,一点文化都没有。”日天昊为一个好听的名字忿忿不平,道。

    “就算这名字再怎么不好听,可人家就是喜欢,喜欢这没有文化的名字。”君临也是很失望的,抬头望着聚阳峰时,脑海中便泛起了在极阴之地的那幕,且嘴中还嘀咕念叨着,“秋凝,宋秋凝。”

    然而,殊不知宋中基这名字,乃是宋中基自己所取的。同样,穆羽也觉得此名字难听,所以便称呼宋中基为宋姬。这也并非说宋中基就喜欢宋中基这名,她自己又何尝不希望穆羽更够唤她一声秋凝。

    恐怕这秋凝之名,穆羽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吧?

    宋中基想到此,便朝穆羽所在之处望去,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与此同时,被君临轻轻一掌击飞的浪剑人来到宋中基身边,怨恨道:“这掌……,我迟早会让废物还的。”

    宋中基却阴冷的瞪了浪剑人一眼,哼道:“你刚才差点就死了,最好别给我坏事。”说罢,便朝着穆羽所在处靠去。

    这变化可真够快,转眼间就从一个娇滴的女人变成了凶狠手辣的冷漠男。

    浪剑人自然不服宋中基,对宋中基这态度极为不爽,怒微道:“还以为你是谁,现在的你只不过是穆羽遗弃的一件衣服,我才是穆羽的兄弟,你就是一个被废物玩弄后的破烂货。”

    这句话,宋中基是懂的,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只见刚走几步的宋中基突然折了回来,用岩泥之枪抵在浪剑人的胸口处,沉声道:“有胆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说罢,有些颤抖的手似乎有些用力,顿时便见浪剑人的胸口被鲜血染红。

    “说就说了,你还不知道吧?”浪剑人用双手紧抓着刺在胸口的岩泥之枪,讽笑道:“真以为穆羽很看重你吗?”

    宋中基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就直白点告诉你,你宋中基……,不,应该是宋秋凝才对,你只是穆羽饲养的鼎炉,可你却偏偏和那废物勾搭在一起,坏了自己的身子。穆羽一点也不在乎你,也许以前在乎,但现在一定不在乎你的死活,否则也不会用你作诱饵来引废物。如果你一心为穆羽也就算了,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还向着那废物,甚至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你还真是多情啊。宋秋凝,这多好听的名字啊,要是你不说,我们都还不知道呢?”浪剑人越说越是气愤,恨不得要杀掉宋中基似的。

    宋中基紧紧握着手中的枪,低着脑袋轻声问道:“是谁告诉你这些的,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显然,宋中基不愿相信浪剑人所说的这些,纵然她不会质疑穆羽任何的所作所为,但真当听到这些的时候,心里的滋味却比任何人都要难受。

    如果这是穆羽亲口所说,想必宋中基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可这话偏偏是从浪剑人的嘴里说出。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心里最清楚了。如果我胡说八道,君临那废物会来救你?会因为你而放过穆羽,放过我?”浪剑人说道。

    宋中基回想起之前种种,想起穆羽对自己的态度,还有君临的举动,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抽回了刺在浪剑人胸口的枪,捧着脑袋痛苦的挣扎。

    浪剑人见宋中基这般痛苦模样,当下也沉默了起来,不由质疑起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火了一点。

    可就在这个时候,宋中基猛然一掌拍在浪剑人的身上,随后转身便向聚阳峰冲去。毫无疑问,宋中基是要追上君临,将一些事问个清楚。

    与此同时,刚到聚阳峰脚下不久的君临也察觉到宋中基匆忙赶来,而且还带着前所未有的杀意。

    “主上,这送终鸡……,不对,是宋秋凝小姐,是不是又来杀你了?”日天昊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孽缘啊。”

    君临站在原地等待,目光一直注视着愤怒赶来的宋中基,心里有种十分不祥的预感。为避免这不必要的麻烦,君临没有继续再等下去。

    “为什么不等了?”日天昊不解道。

    “我怕她杀了我,能避则避。”君临回答道。

    然而,这真的能够避得了吗?

    就算避得了一时,也避不了一世。除非君临与宋中基永生不再相见,但在这囚龙岛上,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只要穆羽还活着,君临就必须要就此事作一个了解。

    “君临,你休要逃,把话给我说清楚,那日,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宋中基人还没有到,其声音就隆隆作响,带着一股杀伐之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