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四阳极焰阵
    这需要血祭的阵法,真不知会有怎样的威力。

    不过君临心里明白,这次血祭所需要的血,必然是他体内的血,甚至会牵引着整个囚龙岛上所有人的血,还有那些魔兽的血。

    看来这就是穆羽的目的,不惜以宋中基为诱饵也要引君临前来,不惜化身会图腾之兽也要启动的大阵。

    “日天昊,这四阳极焰阵,是用来做什么的?”君临问道。

    “是用来困兽的,曾经有人用此阵囚困过龙。”日天昊回答道。

    困龙?想必困的就是那条龙了,那么现在这个阵法极有可能,就会用来囚困与那条龙有关联的人。

    君临对这点自然心知肚明,这也难怪自己被黑鹰抓住,却迟迟没有被撕裂。

    此刻,黑鹰仍在高空盘旋,纵然没有了火柱屏障的阻拦,也没有逾越过之前所设定的范围。

    “主上,我觉得这件事有古怪。”日天昊思索了片刻,一本正经道,“好像有人在操纵这一切,我们和穆羽都只是那个人的棋子。”

    “难道又是黑袍人?”君临想都不用想,立刻就道出了这个神鬼莫测的人,或者说是一群人。

    忽然,说时迟那时快,黑鹰以盘旋之势坠地,身上燃起了漆黑之焰,渐渐蔓延在了君临的身上。

    浪剑人看见黑色火焰燃起的瞬间,立刻便点燃了四盏灯,开启了四阳极焰阵法。

    只是当四盏灯燃起时,那头黑鹰便发出一阵悲鸣,双爪一用力就死死的拉扯着君临的身躯,顿时便见一滴滴的鲜血从空中落下,就像是飘洒的绵绵细雨,滋润着遍地的火焰。

    君临的血一经滴在那四盏灯上,迅速就如火山爆发一样,使火焰燃烧而起的高度与聚阳峰齐平。

    这样一来,四盏灯便就如四座火焰高峰屹立在聚阳峰的四个方位,且连接四盏灯之间的鲜血也竖起了一道火焰屏障,彻底的是将聚阳坡隔绝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些本想奔着君临与穆羽两败俱伤的人,却纷纷退后了半里的路程,再也没有了先前大言不惭的气势了。可尽管如此,这些人仍然还不忘要得到君临身上的秘密,那也就注定了这些人永远都无法逃掉。

    君临在鹰爪的撕扯之下,反手扣着黑鹰的一爪,身上也及时燃起了熊熊烈焰。让此刻流出的血全部都用作为燃料,肆无忌惮的催动着体内火源。就这样在极阳之火的灼烧下,黑鹰难以忍耐,当下便松开了爪子,四处乱飞,撞在火焰屏障上轰轰炸响。

    君临也因此从半空坠落而下,其所经的轨迹肆溢着火焰,就仿佛是此间的第六座火焰之峰。不过,在君临坠地的瞬间,这些火焰全部向聚阳坡围拢而出,让聚阳峰的火势更加猛烈。

    让黑鹰一头撞在其上,顿时被没有了声息,掉落在地上就只是一团不熄的火焰。

    宋中基心里忐忑难安,急忙想要赶过去,生怕穆羽会出现什么意外。

    但浪剑人也将宋中基拦了下来,道:“穆羽说过,我们只要点燃这四盏灯,其他的不要插手,切莫坏了他的计划。”

    宋中基忿恨的瞪了浪剑人一眼,在心里作了一番激烈的斗争,最终是没有轻举妄动。

    在忧心过穆羽后,宋中基想起了君临,便一眼寻了过去,正看见君临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废物是死了吗?”浪剑人顺着宋中基的目光看去,问道。

    宋中基摇了摇头,没有作答。不过这并不是说君临没死,而是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只是浪剑人见宋中基摇头,当下便祭出一把剑,道:“那我现在就去把他废了,免得他再起什么幺蛾子。”

    然而,君临躺在地上不动,是死了还是正在等着死亡来临?

    显然,这都不是。

    君临的身上被黑鹰抓出了两个大窟窿,在最后还差点被撕裂。若在不是紧要关头,龙之逆鳞起了保护作用,恐怕君临此刻已是被火焰烧焦的两坨肉了。

    其实君临正在用灵植之根自我修复伤势,故而没有动弹。一来是可以更好的使用灵植之根的力量,二来也是为了以防浪剑人与宋中基的偷袭。

    但,尽管如此,浪剑人仍然还是持着剑慢慢的靠近而来。

    “主上,他们来杀我们了,你还要多久?”日天昊望着越来越近的浪剑人,焦急道。

    君临闻言,不禁心急起来,竟逼得自己涌出了一口气血。

    浪剑人见状一喜,心想君临肯定是看自己前来,一个不慎遭到了反噬,二话不说便祭起手中的剑向君临挥斩而下,幻化成无数剑雨齐落,似乎是想将君临万剑穿心。

    可这看似凶猛的攻击,在君临的火焰之下,剑雨也真的被熔化成了雨。

    君临挣扎的爬了起来,道:“快离开这,我的血要被吸走了。”

    这自然是对日天昊所说,同时也是在告诫着自己,这个四阳极焰阵就是针对他自己而施的。

    只是这所有的路都被四阳极焰阵包围着,想要突围而出,绝不是明智之举,稍有意外就会被耗尽掉所有的鲜血。纵然有一百零八兽可以为他夺血,但别忘了这四阳极焰阵就是困兽之用的。

    那么,这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聚阳峰内,极阴之地。

    君临对鲜血被吸走的感觉越来越浓烈,就和小屋里那盏灯一样,慢慢被燃烧在空气之中。

    君临没有其他选择,只希望极阴之地还能救自己一次。

    然而,君临想要离开却没有那么容易,浪剑人手中的剑直接是拦住了其去路。同时,宋中基也赶了过来,联合起浪剑人一起对君临出手,不让君临离开。

    “还请你先留在这里。”这话虽有个请字,但却是宋中基不想面对,又不得不面对的阻拦,“你受了伤,最好还是不要逼我们。”

    “废物,你要是想死,我就成全你。”浪剑人对君临也满是愤恨,手中的剑距君临的内心只有一臂远。

    君临望着拦路的两人,笑道:“如果我是你们,就会去看看穆羽还活着没有。“说罢,便抬指将碍在眼前的剑移开,继续道:“我不介意有人拿剑指着我,但前提是你要拥有这个资格。”

    此话一说完,还不等浪剑人有任何的反应,君临的龙之爪牙已是掐住了浪剑人的脖子。且看浪剑人痛苦的样子,只差君临指尖那一点点力道就可以解脱了。

    “不要,不要杀他。”宋中基见状一急,脱口便是这求情的话。

    也许连宋中基自己也都没有发现,她在对君临说话时的语气已经悄悄发生了改变。

    君临将手一松,轻轻一掌击在浪剑人胸口,道:“别再阻拦我。”

    宋中基见君临真的放了浪剑人,心中的滋味杂陈,望着君临缓缓移动的背影,已说不出一句话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