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苍冥天鳞鹰
    如果穆羽和宋中基没有出言不逊的话,君临就会慢慢的离开这里,他们也会因此而活下来。

    然而,倘若真的让君临离开的话,那穆羽所布置的这一切都将化为泡影。毕竟穆羽为引君临前来,做了他本不想做的一切,甚至还差点死在了君临的手里。

    显然,这就是一种耻辱,就算穆羽甘愿放弃君临身上的秘密,也无法磨灭君临在今日对穆羽所产生的影响。

    就这样静静看着君临掌间的螺旋焰越来越大,穆羽的眼中充满着无尽的迟疑,心里不断在计较着,到底是让君临离开而保全性命,还是拼尽最后的希望,将君临给拿下。

    同时,宋中基也纠结万分,一直都在看穆羽的神情,想要从中探出穆羽的真实想法。

    当然,只要穆羽的眼神有丁点的坚定,宋中基就会毫不犹豫的向君临扑杀而去。纵然知道自己上前只会沦为炮灰,也不会有半点的胆怯。

    “你们想好了吗?”君临没有回头,语气十分的生硬,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我在等你们的答案。”

    是的,君临确实是在等答案。不仅是在等宋中基的答案,也在为自己等答案。毕竟君临他已经答应过不杀穆羽,所以能不杀便不杀的好。但倘若到了非杀不可的地步,那么宋中基绝对会死在穆羽的前头。显然,这是君临所不想看到的一幕。

    可过了许久,仿佛沉沦了一个世纪似的,穆羽仍然还在挣扎之中,望着君临的眼神是何其的不甘与忿恨,甚至还夹带着些许嫉妒之意。

    君临没有继续再等,迈开步伐便向火柱屏障而去,螺旋焰在手中也渐渐的消散。

    然而,穆羽似乎就在等待着这刻一样,眼中顿时爆发出浓郁的杀机,随而宋中基的岩泥之枪便再次向君临的后心穿刺而去。与此同时,穆羽那伤痕累累的身躯在瞬间痊愈,整个人也都变成了一只魔鹰,再也没有了半点人的气息。

    如果说之前是召唤出九成寄生图腾之力,那么此时此刻,穆羽就是彻底的与图腾合二为一,沦为了魔兽重新现世的载体。

    最后,君临轻松的避开了宋中基的枪击,但却被穆羽所化的魔鹰给抓伤了手。

    “这是苍冥天鳞鹰,也就是传说中的龙鹰。”日天昊冒出了脑袋,睁大眼睛望着穆羽,惊呼道:“虽然全身乌漆抹黑的看不清鳞片,但这绝对是它,错不了。”

    君临警惕的防御着盘旋在头顶的黑鹰,道:“苍冥天鳞鹰?”

    日天昊有些气愤道:“对,八百年前,老子差点就被它给吃掉了,没想到八百年后竟成了穆羽的寄生图腾。”

    同时,就在此话说出后,那黑鹰发出一声兴奋的嘶鸣,向着君临的脑袋狠狠的抓去。而且就连在近身攻击君临的宋中基也遭到了这鹰爪的摧残,并在在脸上留下了一道刮痕。

    这不是意外,而是穆羽所化的黑鹰根本就不在乎宋中基的死活。如果不是君临在危急关头将宋中基扑到的话,恐怕就不仅仅是在脸上留下刮痕那样简单了。

    “你闪开,我去杀了他。”可就当君临刚在手掌中燃起螺旋焰的时候,宋中基的岩泥至枪又刺在了君临的身上,而且还是之前所受伤的部位。

    “我说过,谁要是想杀他,我就杀谁。”宋中基的语气很坚定,但她的枪却在不停的颤抖,“即使他被寄生图腾给侵占了身体,但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他,是任何人都不可代替的。”

    就在宋中基说这话时,那只黑鹰的体积越来越大,扑展着翅膀俯飞而下,向君临二人狠狠的爪击而来。君临却反身将宋中基护在了身下,但君临却被黑鹰的爪子紧紧抓住,并刺穿了身体,鲜血顿时直流,滴在宋中基的身上,就像是下雨一般,模糊了眼睛。

    随后,黑鹰将君临抓起,向半空中飞去,沿着火柱屏障的内壁盘旋而下,其速度之快,就好像是燃起了一阵黑焰之风,附着在火柱内壁上一样。

    此时此刻,宋中基整个人都仿佛已是死去,心里那份保护穆羽的执念慢慢被君临的身影所代替。她真的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君临拼死救下自己的话,恐怕已经是被鹰爪给分了尸。即便宋中基她不后悔会死在穆羽的手里,但在活着的时候,还是会有活着的期盼。

    就这样,在悄无声息的期盼下,宋中基慢慢的希望君临能够活下来。

    随后,君临之前布下的火柱屏障正渐渐的消失不见,那只黑鹰的躯体越发的庞大,君临在其爪子下,就仿如是一只毫无反击之力的小兔子。

    “主上,你快反击啊,不然我们就要被这只黑鹰给吃了。”日天昊很焦急道。

    君临挣扎了几下,发现那只黑鹰正死死禁锢了自己的行动,根本就使不上半点气力。原来这只黑鹰的爪子分别抓在了君临后背的琵琶骨以及腰间的胯骨。

    “再等一会,等我恢复过来。”君临索性不再挣扎,尽力调动灵植之根的力量疗养着自身伤势。

    与此同时,就在火柱屏障彻底消失后,宋中基的身旁多出了一个人,那是一直埋伏在暗处的浪剑人。

    “都布置好了吗?”宋中基问道。

    “布置好了,就等黑色火焰烧起来。”浪剑人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只黑鹰,额头上渗满着滴滴汗液,慢慢流进了眼睛里,但浪剑人却不敢眨眼,生怕错过黑色火焰烧起的瞬间,“一定会成功的,一定会的。”

    宋中基微微点了点头,紧紧拽着君临披在她身上的虎皮大衣的衣角。

    其实在与君临战斗之前,穆羽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自然也想到了此刻的一幕。所以他就让浪剑人一直埋伏起来,并布下困兽的阵法。而这困兽困得自然是穆羽他自己,为的就是把被寄生图腾反噬后的自己。

    不过这阵法成功的几率并非百分之百,否则穆羽之前也不会挣扎那么久。说到底,穆羽此举就是一场豪赌,但面对君临身上的秘密,面对这个惊天的赌注,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然而,这个由四盏龙角灯所设下的阵法被日天昊所发现。原来这个阵法并不复杂,甚至说简单至极,就是将四盏灯分别放至四个方位,用鲜血将这四盏灯联系起来。

    “主上,那好像是你的血?”日天昊向君临分别指了四盏灯的方位,道。

    此刻君临正闭着双眼,微微点头道:“那是宋中基拿走的血,只是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日天昊回答道:“这是四阳极焰阵,可以召唤出神兽之力,八百年前,我见过一次。”说罢,便顿了几许之后,继续道:“但这阵法需要血祭,需要很多的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