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这是要还的
    虽然这一枪刺穿了君临的胸口,但却对君临并没有太大的伤害。毕竟有日天昊在时刻注意着,君临多少还是会有所防御的。其实,这一枪是君临故意让宋中基刺中的,否则凭宋中基如今的实力,根本就无法靠近君临半丈以内。

    只见君临将刺在身上的凶器焚尽后,挥手就在自己与宋中基之间竖起了一道火焰屏障,随后便缓缓向着聚阳峰下走去,且一步比一步踏得深沉。

    宋中基见状大急,认定君临这是要杀穆羽而去,当下便不顾一切的想要冲破火焰的防御,纵然被烧死在其中也在所不惜。

    “君临,你说过不杀他的,你不能言而无信。”宋中基带着泪雨梨花,用岩泥将全身裹覆,“否则我一定会杀了你。”

    君临没有回头,但却朗笑不止,阴冷道:“也许他此刻已经是死了。”

    可就在君临刚说此话的同时,一道黑色巨硬从地面升起,顿时遮蔽了天地,将君临笼罩在了其中。

    显然,穆羽还没有死,似乎正等着宋中基将君临重创后,再补上一招致命之击。

    穆羽这招十分的凶残,不仅是对敌人,对他自己也是如此,几乎是断绝了自己的后路。如果一个人一旦全部觉醒了寄生图腾,那么这个人在那一刻就已经是死了。现在看来,穆羽至少觉醒了九成,只给自己留下一点点的意识。

    “终于出来了么?”君临在黑影遮蔽而来的瞬间,已悄然在身上覆上了一重燃烧龙血的火焰之衣,再加上火之印记的图案伸延,此刻的君临俨然就是一条龙,一条正等待猎物靠近的恶龙。

    与此同时,在君临燃血祭焰的那个瞬间,整个聚阳坡的火焰就仿如是一条巨龙活了过来,所经之处尽都化为了灰烬。

    最后,在一阵轰然巨响之下,以君临与穆羽战斗为中心而展开的四周,激起了一重紧接一重的热浪,直至迫近那些都正在等到坐收渔翁之利的人。

    等热浪渐散之后,只见君临半跪在地面上手撑于地,咳出的血也转眼就燃成了火焰,可见此次碰撞也伤得不轻。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要保护日天昊的缘故,否则定不会像现在这般凄惨。

    不过穆羽就更是伤的重,似乎只要被轻轻的一拳击中,就会一命呜呼。他躺在离君临只有十丈左右远的地方,鲜血不断的从嘴中涌出,但即便如此,望向君临的目光仍旧是凶残,带着浓浓的杀机。

    君临缓缓抬头向穆羽望去,当下便支撑着自己站立而起,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向穆羽迈去,且手中燃起的螺旋焰仅有拇指般大小,仿佛随时都会熄灭似乎。不过有灵植之根的恢复力量,君临的力量正一点点缓了过来,就连手中的螺旋焰也在慢慢的扩大。

    毫无疑问,君临这是要去杀掉穆羽,这从双方的眼神中就能明确的看出来。

    “幸好你还有一口气,否则先前刺我的一枪,我该找谁去还?”说罢,便见一杆断枪凝悬在君临跟前,但仅仅只有手臂长短。

    穆羽的嘴在动,但由于鲜血灌满了整个口腔,而无法发出半点声音。

    还有五丈的距离,四丈、三丈、二丈、一丈、半丈,越来越近,让那只飘悬的火焰之枪一点点向穆羽靠近,让穆羽感受这慢慢接近的死亡恐惧。

    穆羽的瞳孔在闪烁,他在此刻显然是恐惧了,他不想死,不想就这样死在了这里,死在这囚龙岛上。虽然穆羽很想呐喊,但却只能抖动着自身呼吸,让那些不甘化作不屈的执念。

    然而,正当火焰之枪就要刺穿穆羽的时候,却发现穿透的人竟然是宋中基。此刻的他被火焰烧得一身焦黑,身上的衣裳也破破烂烂,根本就无法蔽体,但宋中基对此一点也不在乎。

    “是我刺伤的你,要还也该是由我来还。”宋中基的神色甚是坚毅,就像个以身赴死的勇士,坚守着自己的任务,“我说过,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其实这一枪足以让宋中基烟消云散,但实际上并没有,就像一柄普通的枪刺穿了左边肩头,只是流出一点血而已。早在之前,宋中基的手就被折断,此刻的手只不过是图腾之力凝聚而出的手,以致丝毫没有影响到宋中基的攻击意识。

    只见宋中基的左手一把抓住了火焰之枪,再由右手幻化成岩泥之枪,朝着君临的心脏刺去。虽然刺中了君临,但却无法刺进君临的身体半寸。

    君临望了眼那支刺中自己的泥枪,又缓缓沿着枪身向宋中基看去,道:“你这一枪,不会再伤到我半点。”说罢,便看到宋中基近乎赤身的模样,心中莫名一软,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件兽皮衣盖在宋中基的身上,道:“罢了,我就再放过你们一次,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此刻,君临手中的螺旋焰已有正常般大小,便将其高高举起,转眼间便绕过了宋中基的视线,近到了穆羽的身侧把螺旋焰狠狠按下。当然,君临并没有杀掉穆羽,只是在距穆羽天灵盖半寸的地面上按下,轰出一个巨大深坑,并让穆羽身陷其中。

    在这一刻,宋中基的灵魂都仿佛失去了一般,转身望向君临的眼神,是无助的恐惧。

    与此同时,无尽的火焰也齐聚涌向而至,在周遭方圆三丈围了一道柱体屏障。

    随后宋中基转瞬便是大怒,急喝道:“你说话不作数,想要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吗?”

    君临说道:“我这是在保护你,难道不知道那些人都在虎视眈眈看着你们吗?”

    宋中基沉默着想了一阵,顿时便明白了君临此举的用意,不觉间心里隐隐泛起些许愧疚之感。

    然而,在这个时候,穆羽竟挣扎的爬了起来,嘴角冒出血泡,道:“废物,要杀便杀,不必这般羞辱于我。”随后又忿恨的望着宋中基,继续道:“宋姬,要么你杀了废物,要么就杀了我。”

    可见穆羽是多么痛恨被君临所不杀,甚至是所救。这也的确,对于一个从小就充满傲气的骄子来说,这比死还要痛苦的一件事。当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想死,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而穆羽之所以这般说,是他心里明白,只要有宋中基在,再加上不触怒君临的底线,君临就不可能杀了自己。

    宋中基听到穆羽的话后,心中顿时纠结万分,但最后还是凝聚出一杆岩泥长枪横指着君临,道:“你知道的,我不可能会让他死,所以我必须要杀了你。”

    君临自嘲一笑,叹息道:“那你就最好杀了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说罢,右手便弯指成爪,手腕处的关节不断浮动,一个日天的螺旋焰便在指尖流转。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