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卑鄙无耻
    这轮日天螺旋焰是君临事先就准备好的攻击,但通常情况下,螺旋焰一旦脱离了君临的手掌,没有鲜血供应能量,就会散成普通的火焰,不再具有所谓的日天之威。

    然而此时此刻,毋庸置疑,正有一轮脱离手掌的螺旋焰轰在了穆羽的脑袋上。纵然在这下坠的过程中,螺旋焰的威力在慢慢的减弱,可仍然还是给了穆羽严重的一击。

    只见螺旋焰上有滴滴的鲜血在流转,且每一滴都绽放出炽热的灼温,化作细细的血丝之剑在螺旋焰的旋转下,绞灭着穆羽那颗被黑色火焰凝聚而出的鹰头。

    不过,此招虽凶猛且出其不意,但最终还是被穆羽头顶悬着的那盏灯所释放出的光芒给防御了下来。

    “好狡猾的小子,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向我展现你的无能。”穆羽扑展黑色火焰之翼,宛如一只苍鹰在火海中翱翔而起,同时被释放出一道道黑色焰剑向君临万箭穿心而出,“但我还是很好奇,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君临见状微惊,迅速闪避而开,绕过黑色焰剑的攻击,鼓起肚皮便是吐出燃烧龙血的一击。但在这期间,君临所用的时间虽短,但穆羽借此反击却一点也不会感到仓促。

    “刚才的气势哪里去了?”穆羽正不急不缓的从囚龙吐息中走出,探出一只化作龙爪的手捏住了君临的两腮,让君临把那还没有全部吐出的火焰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有些话,你倒是说啊?”

    君临在被穆羽捏住两腮的同时,想也没想也向穆羽的咽喉要害处掐去,但无奈突破不了黑色火焰所围成的结界。随后就只能凝聚着日天螺旋焰在穆羽身上乱轰,可依旧起不到半点效果。

    “还真是废物,除了这几招外,就没有别的手段吗?”穆羽猛然一挥手,将君临摔砸在地上,埋进地底的深度足有数丈之深,“真以为凭你吐一口火和旋转一下火焰,就有能力可以与我抗衡?”

    君临正缓缓从深坑中爬了出来,满嘴都是鲜血欲滴。以致此时此刻,君临对穆羽的杀机已超脱了极限,当下便调动了全身的血液,同样以超脱极限的速度所运转着。纵然导致身上的血管砰砰炸响,也停不下君临超越极限的心跳。

    “杀你还用不上其他的招。”君临半躬着身躯,垂吊着双手,低垂着脑袋,就像个随时都会倒下的垂死之人,“我说过,你与我不在同一个档次上,可惜你没带脑子记。”

    说罢,在君临的周围旋起了一阵狂风,随后便慢慢燃起了熊熊之火,凝聚成了一条火焰之龙在低吟着,与此刻的君临相互映衬,调动着整个聚阳坡所有的火焰。

    “这可是在聚阳坡,你的胆还真是肥,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做这么愚蠢的事。”君临依旧还是躬着身躯,但在猛然抬头的那刻,让人有种君临天下的错视感,“你是怕自己会死得不够惨吗?”

    如此气势,穆羽硬是迟疑了好几息的时间,也从中感到了极其危险的气息。同时在看向君临目光的瞬间,脑海中竟浮现出自己死在巨龙之下的场景,十分的真实,真实到有些遥不可及。

    “我不相信,这只是一场梦魇……废物,我会慢慢折磨死你,我会将这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穆羽的情绪变得甚是激动,竟直接向君临所在之处直扑而去,就像是一只苍鹰看见了蛇一样,“你是我的猎物,对,你只是我的猎物。”

    想必此时此刻,穆羽也正在自我催眠,让自己看见的也正是一条小蛇,一只手无缚鸡之力,正等着任人宰割的小蛇。可事实上,纵然君临负了伤,那也是一条正在觉醒的巨龙。

    只见穆羽所化的巨鹰冲进了漫天席卷的火焰柱里,被火焰巨龙死死的扣住了身躯而无法动弹,直至消失在了浓浓烈焰之中。随后,火焰就如龙柱般升起,一只苍鹰被困其中,发出悲惨且有不甘的嘶鸣。

    此时此刻,君临披在身上的那件虎皮已被烈焰焚毁,显露出了从火之印记处延伸而出的图腾,燃着火之条纹,以经脉的走向遍布着君临全身。就仿佛君临不再是君临,而是一个被巨龙操控肉身的傀儡,或者说是被君临操控的一具人形巨龙。

    总而言之,在如此状况之下,就算穆羽龙爪的力量再强,也无法突破龙之逆鳞所带来的防御。反而被图案加持下的龙之爪牙给一爪子打回了原型,无法再借助寄生图腾的力量。

    最后当火焰慢慢均匀散开,显出君临与穆羽两人的时候,便见君临正捏着穆羽的两腮,但君临的状态仍然还是半躬着身子,甚至连头也没有抬起来似的。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君临的气息很弱,仿佛随时都会倒下一样,“你为什么要杀她?”

    穆羽知道君临所指的是宋中基,当下便更是怒火难抑,拼命的想要挣扎,可就是无法动弹半分。

    紧接着,君临提着穆羽纵身上跃,来到宋中基的跟前,抬着头凝重的望着对方,笑问道:“你要不要杀他?”说罢,便就是稍稍用力,顿时便见两颗混着血迹的牙齿从穆羽嘴里掉了出来。

    宋中基的眼眶中尽是泪水,望着穆羽的眼神满是心疼,急声道:“不要。”随而又望向了君临,那复杂的眼神中还是有掩盖不了的怨恨,“不要杀他。”

    君临微微点头,笑道:“好,那我就不杀。”说罢,便随手一摔,将穆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继续道:“我没有杀他,但还能不能活,就和我无关了。”

    宋中基紧握着双手,咬牙切齿般瞪着君临道:“你卑鄙无耻。”

    君临苦笑不语,凝聚出一柄火焰之刃在宋中基的四周一通乱劈,将束缚宋中基的禁锢解除掉后,转身便往聚阳峰下走去。

    然而,就在君临刚踏上几步的时间,宋中基凝聚出一道岩泥之枪便刺了上去,给胸口来了个透心凉,鲜血顿时染红了整支岩泥之枪,直至渗透到了宋中基的手心。

    君临望着胸口染红的枪,笑道:“你刺我的这枪,是要还的。”

    宋中基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握枪的手也止不住的颤抖,道:“我不许任何人伤害穆羽,谁要是敢对他动杀机,我就杀谁。”

    君临躬着的身子终于站直了起来,冷声一笑,道:“那你杀得了我吗?”说罢,那支枪顿时被从身上激发出来的火焰给焚烧的一干二净。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