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肚里的孩子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君临终于离开了那片皑皑雪地。

    可这也让君临精疲力尽,不愿再继续进行,索性就躺在了地上,欣赏起了茫茫雪景。

    “主上,我们不去抓龙骨了吗?”日天昊依旧还缩在君临的怀里,对龙骨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热衷,似乎只想休息一番,“其实这场雪挺美的,就是太冷了。”

    君临抬手指着飘雪的地方,笑道:“那是因为我们身处雪地中,只感受到了寒冷,忽视了其中的美。”

    “而且我们也没有时间去欣赏雪景……而且这雪景也不是随时都会有的……而且当雪全部转变成了血,就再也不会有那个心思。”日天昊说了这么多而且,不由显得有些凄凉。

    君临心里也十分清楚这些,但此刻的他却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轻松的时光。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久,那些该发生的都一定会发生。

    忽然,一道黑影从君临眼前闪过,紧接着又是一道人影跟在其后,施展出纵横剑气笼罩了整片的区域。如此一来,自然而然就会波及到正在修整的君临,且稍有不慎就会被万道剑气穿心而死。

    虽说君临是在休息,在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但当危险袭来之际,也早就布下了防御措施,弹起一面半球形木盾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这剑气……是离剑天。”说罢,君临轰然间又燃起了火焰在木盾之上,形成一条升天的火龙而上,向来袭的那人杀去。

    果然,此人不是离剑天是谁,只见他在君临的火焰之下,竟攻防有度,直接挥着手中的剑以流星之势向君临刺去,没有丝毫的留情。而面对此击,君临没有再用木盾防御,而是扣着龙之爪牙正面迎上,用血肉之躯对抗神兵利刃。

    不过,在两者相互击撞的时刻,君临的手并没有被刺穿,而是激起一重平行于地面的战斗之波,竟将周遭的几棵直径如盆大小的树给拦腰切断。最后,君临将离剑天轰退了数丈,甚至还绞折了对方的剑。

    离剑天勉强站稳在地,看到君临时甚是惊讶,道:“君临,是你。”

    君临却没有那么友好,而是阴沉着脸,问道:“为什么要袭击我?”

    离剑天苦笑道:“君临兄,你误会了,我是跟踪一个黑袍人来到这里的,那人正好也会玩火,一时情急就误将君临兄认成了那个人。”

    君临闻言猛然一惊,当下便四处环顾望去,低喝道:“又是黑袍人,到底有几个黑袍人?”

    这话并不是君临对离剑天所说的,而是前脚刚死了个黑袍人,后脚又冒出个黑袍人,着实令人忍不住愤怒的自言了一句。

    离剑天见君临的神情有些异常,便轻声问道:“君临兄,你认识黑袍人?”

    君临却摇了摇头,顿时由欣赏雪景的美好心情变得极为糟糕,自然也不想再和离剑天多说半句话。所以君临稍稍示意一下便是离开,走在了前往去聚阳坡的路上。只是君临的步伐很慢,就像一个游山玩水的人在放松着自己的心情。

    然而,离剑天却一路跟了上去,与君临聊起了一些正在发生的大事件。

    “君临兄,你也是去聚阳坡看穆羽处置宋中基的吗?”离剑天很随意的说出这句话,但目光却一直注意着君临的神情变化。

    君临猛然止住了脚步,转身望着离剑天,惑问道:“你说什么,穆羽要处置宋中基,为什么?”

    离剑天也表现的惊讶万分,反问道:“难道君临兄还不知道?”

    君临闻言更是一脸懵相,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穆羽为什么要处置宋中基?”

    也许连君临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前行的速度比起之前快上了数倍不止,言语中满满的都是担忧之意。

    离剑天无奈一叹,道:“原来宋中基是个女人,被穆羽亲自抓住,并绑在了聚阳峰上,准备用火焰活活烧死。”说罢,便看见君临的脸阴沉的可怕,便继续说道:“其实我们都知道,宋中基就是穆羽的一个侍妾,穆羽想要保全自己的声誉,便要牺牲宋中基,要杀掉他自己的女人。”

    君临冷声道:“那你们就相信宋中基是女人了?”

    离剑天说道:“由不得不相信,我们都亲眼看见了,宋中基就是女人。这次恐怕谁也救不了她,上面的人都已经默认了,宋中基必死无疑。”

    君临的前行的速度似乎变慢了许多,原先阴沉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道:“也许这就是她的命,要怪就怪她自己没有把身份掩饰好。”

    离剑天说道:“是啊,君临兄说得对,这就是她的命,只是可怜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君临猛然一震,一把抓住离剑天的衣领,冷声问道:“你说什么?孩子,谁的孩子?”

    离剑天很无辜的望着君临,道:“君临兄,有话好说,不要冲动。”在说的同时,他手中的剑已是出鞘了半分,继续说道:“据说,就是因为肚里的孩子,所以穆羽才要处置宋中基的。”

    君临松开了抓住离剑天衣领的手,但莫名燃起的火焰却将离剑天给烧了起来。也就是在离剑天扑灭身上的火焰时,已不见了君临的踪影。

    “君临兄啊,你也太激动了,莫不成那肚里的孩子是你的?”离剑天拍了拍身上最后一缕火苗,望着君临远去的方向,“真不愧是极阳之火,果然厉害。”

    而此时此刻,君临的眼已是变得鲜红无比,心中暗想道:“孩子?这孩子是谁的?难道是我的?”

    其实,君临也无法确定这点,只能找到宋中基当面问清楚。

    “主上,你不会真的把宋中基给办了吧?那也不对啊,你才多大啊,怎么可能生出孩子来?”日天昊对这事也疑惑不已,按理说这一点也不科学,但来到这个世界后,已然没有什么科学可言了。

    “办?什么办?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清楚,我现在感觉我的心很慌乱,特别想见到她。”说罢,君临立马加快了血液的流速,极力向聚阳坡奔去。

    “主上,你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和宋中基那啥啥,就是上次在极阴之地,你和宋中基在那个球里面,有没有脱衣服?”日天昊问完这话后,顿时觉得知道十分的愚蠢,“如果没有阴阳调和的话,那主上的毒又是怎么解掉的,那肯定是有了,那肚里的孩子十有**就是主上你的了。”

    君临脑子不觉间浮现起当时的场景,与宋中基在那个球的点点滴滴后,让他心中似乎也更加坚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一定要把宋中基给救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