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可怜人
    龙骨仿佛有灵,知道自己夺回精华无望,便寻其他出路而去。这也让君临惊叹无比,想要在第一时间里追上去,却无奈刚炼化龙骨精华,身体的力量还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

    日天昊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幕,似乎都忘了身上被龙骨所留下的疼痛,道:“虽说这龙骨没营养,但好像也是件宝贝,主上,我们得把它给抓回来。”

    君临却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中,疑惑的问道:“那条龙身上的每个部位都有了属于自己的意识吗?”说罢,便下意识的触在了心口,摸着那块还无法掌控的龙之逆鳞。

    那截龙骨之所以会往外飞去,并不是因为它拥有了自己的意识,而是此刻的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囚龙岛即将迎来最浓重的时刻。

    除了那截龙骨受到外界环境影响之外,就连君临身上的龙之逆鳞都有所感应。只见一股彻骨的阴寒莫名从君临激起,让原本燃烧的极阳之火都似乎要冻结了起来。

    因为,又下起了雪,更冷更寒,力量更强。

    君临迫使自己的站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外界走去,就连日天昊也是如此,仿佛有种不可阻挡的力量在引领着他们。

    此时此刻,飘雪似乎已经铺满了整个困兽园,且还在慢慢向囚龙岛其他区域散去。当然,除了那座小屋和聚阳坡外,在困兽园里的所有地方,俨然已变成了冰雪世界。

    君临沿原路返回,却发现被冰雪层层覆盖,只有在那截龙骨飞走的时候,留下一道映照着日光的洞口。

    是的,雪花漫天飘落,一轮白日却天边高挂。

    纵然君临拥有极阳之火,但踏在这漫天飘雪中,都忍不住阵阵寒颤而起,身体表面顿时被一层冰晶所黏附着。而在这洁白的雪地上,除了君临一行足印之外,便再看不到任何人或魔兽留下的痕迹。

    日天昊窝在君临身上最暖和的部位,却也被冻得涕泗横流,道:“主上,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快要冻死老子了。”

    可走在这雪地里,君临根本就使不上多余的力气,只能一步步艰难的往前走去,仿佛稍有不慎,在这雪地里就要多出一座冰雕似的。

    不过这也正是令君临所奇怪的地方,按理说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应该会有很多的人或魔兽来不及逃避,可一眼望去,并没有任何一座多余的冰雕。那这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远离了这雪花飘落满天的区域。

    那么,这到底是事先就知道了会有飘雪落下,还是在飘雪落下的瞬间匆匆而逃,亦或者说有什么重大事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君临孤独行走在雪地上,脑海中泛起了许多的设想,但就是没有将这件事与龙骨联系起来。

    事实上,满天雪花飘落,完全是因为君临融炼了龙骨精华的缘故,而在龙骨飞出的瞬间,一幕天地异象莫名而生,所有人都追着龙骨向那个地方赶往而去。

    而那个地方正是被君临摄取了极阳之火的极阴之地,同时在聚阳坡燃起火焰竟然丝毫不受这飘雪的影响,不但照耀了整个天际不说,还打开了一条通向困兽园外的路。

    与此同时,又是在聚阳坡,还是那些人。只是数量莫名的少了一半多,不管是那些少年,还是潜藏在暗中的幕后黑手,留下来的都是囚龙岛上的精英。

    他们在不知不觉的厮杀中,已经知道了终极考核的开始。

    这让多少前一刻还在称兄道弟的少年们,后一刻就在背地里下杀手。为抢占一件不菲的宝物,多少人忘记了自己是谁,眼中有的只是贪婪的**而已。又有多少人在痛与恨中反击着,在血与泪中看着自己慢慢死去。

    而今,那截龙骨从地底而出,早已让那些还活着的人绷紧着神经,一场血腥厮杀又该激起,又要失去一波又一波鲜活的生命。

    但这些人之所以会在聚阳坡,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黑袍人宫宁被杀,龙骨落入君临之手后,又有一个黑袍人悄悄找到了穆羽,并和穆羽做了一个交易,其目的就是为将君临引来,再设计袭击。

    而这个交易绝对是无比的可耻,却也令人感到十分的可怜。

    原来,黑袍人向穆羽透露了宋中基的身份,并以此作要挟,而穆羽在黑袍人的利诱之下权衡许久后,最终决定牺牲宋中基来保全自己,顺便再设计君临一番。

    穆羽之所以会答应黑袍人的提议,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宋中基在极阴之地所发生的一切,让穆羽感到了奇耻大辱。且每每再面对宋中基时,也难将对方看成一位男子。

    要知道囚龙岛上只有男子,是没有女人的。如果一旦发现谁是女子,那绝对会遭受最残忍的酷刑。而且知情不报者,不但会遭所有人唾骂,甚至会遭到严重的处罚。当然,虽说囚龙岛上的人不算多,但被藏起来的女人绝不止一个,而这些女人正是某些人的侍妾。

    君临重新返回地面,所用的时间与去时一样,足够让黑袍人和穆羽布置一切,而且还要让君临准时赶到,不能有任何的差错,否则这次的布局就会没有任何的意义。

    此刻,宋中基披头散发的被绑在了聚阳坡的那座峰壁上,但身穿的却依旧还是男子衣裳。若不是宋中基的眼中时不时流露出对穆羽的温柔,以及脸上表露出的那份心痛,想必不管是谁看到宋中基的模样,也绝不会认为这就是一位女子。

    的确,宋中基确实是一位女子,是伴随穆羽一起长大的侍妾。

    “宋姬,你放心,无论是怎样的情况,我都会保你周全的。”穆羽就站在宋中基的身旁,有些道貌岸然的说道。

    宋中基闻言却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的。”

    这话听在穆羽耳中,心里却不由猛地一突,顿时五味杂陈。

    宋中基继续道:“只要能帮到你,我就是死了,也心甘情愿。”

    穆羽打断了宋中基的话,苦笑道:“我不值得你这样做,我宁愿你恨我,也不要你这样可怜我,我不想被你可怜。”

    宋中基摇了摇头,笑道:“不,我不是在可怜你,我是情愿为你付出的。”

    穆羽却揪心一笑,隐隐带着些嗜血之意,道:“情不情愿都无所谓,只要你听我的命令就好。”

    这语气转变的很快,就像一个人从很温柔的语气渐变得很不耐烦一样。

    宋中基在这句话的冲击下,顿时湿了眼眶,但又强行调整了自己的状态,道:“如果君临……那废物没有来,怎么办?”

    关于这个问题,穆羽也曾想了很久,但黑袍人却一口咬定君临会来,还让穆羽准备好最后的杀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