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白昼与黑夜
    黑色焰剑破空穿刺,君临见状连退数步,手中燃起日天螺旋焰便是迎击而上,激起层层热浪席卷着气流,仿佛天又有下雨了一样。但君临和穆羽都知道,这不可能下雨,只会洒落着漫天的血雨。

    “你只有这点能耐吗?”穆羽大喝一声,黑色焰剑竟将日天螺旋焰击散,刺在了君临的手掌之中,“有了极阳之火,仍不过是个废物。”

    但黑色焰剑的威力也因此骤减,刺在君临掌中之时,已不再半点威力。

    只见君临再退后数步,冷声笑道:“之前又是谁被我一路吊打?整个囚龙岛的人都知道这事,莫非你忘了?”说罢,日天螺旋焰又燃起而起,旋转于君临掌中。

    穆羽冷喝一声,继续凝聚着一柄黑色焰剑向君临穿刺而去,只不过这时的焰剑的形状与速度,比起先前都要强上一倍,似乎不给君临留半点退路。

    君临见状微惊,将双掌间的螺旋焰合二为一,犹如举着一轮皓日,毫不犹豫的迎着黑色焰剑砸了上去。

    然而,这次的轰击仅仅只是开始,是为君临与穆羽接下来的厮杀拉开正式的序幕。最后,那轮螺旋焰在君临手中越放越大,同时穆羽手中的焰剑也已不再是一柄剑,就犹如是一面漆黑的夜幕。

    “日天,极阳世界。”君临紧咬牙关,大声喝道。

    “暗炎,无边天地。”穆羽同样也是紧咬牙关,目露穷极的凶光,怒喝道,“废物,就等着被黑炎湮灭吧,极阳之火是属于我的,一直都是属于我的。”

    一边是明亮如日的极阳之火,另一边是漆黑如夜的暗炎之火。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两种火焰都是从囚龙岛提炼而出,与那条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此时此刻,此地已成为了困兽园,乃至囚龙岛最为壮观的景象,黑夜与白昼共存。

    原本此处就夷为了平地,此刻更是满目苍夷,泥土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燃烧的原料,地面以十分明显的速度在下降,但那黑夜与白昼共存的景象却没有任何的变动。

    刚刚离开的梦小姐望着这一幕,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担忧,道:“君临他……他不会有事吧?”

    冰季摇了摇头,回答道:“他的实力已在我之上,放心吧,现在我们赶紧离开这里。”

    梦小姐又看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点头道:“我相信他,他不会有事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袍一闪而过,旋即又无法看见踪影。同时,在地底下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蹿动,一直徘徊在梦小姐的脚下。

    忽然,一根枝条从地面钻出,牢牢缠住梦小姐的双脚,将其放倒在地面上拖行。冰季见状急忙将地面冻结,但无奈身后闪现的那道黑袍趁机释放出火焰偷袭,最终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梦小姐离自己越来越远。

    当然,这都是因为冰季与梦小姐都有伤在身,否则绝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

    然而,在梦小姐被拖走的瞬间,君临心里莫名一阵不安,竟被穆羽的攻击渐渐压制,漫天熊熊火焰似乎要被吞灭在无尽的黑炎之中。

    “不行,我必须尽快杀了穆羽。”说罢,君临便鼓起肚皮,喷出一口燃烧着龙血囚龙的吐息,加持着日天螺旋焰上,“这才是真正的极阳之火。”

    果然,在燃烧龙血之后,犹如白昼的阳火越来越旺,以一边倒的形势碾压穆羽的黑色火炎而去。

    穆羽苦苦支撑着,但他并没有半点忧心,反而越发的兴奋,道:“极阳之火是我的了。”说罢,便祭出了一盏角灯,直接投放在了君临的火焰之中。

    君临见状大惊,低喝道:“不好,这盏灯能够吸火焰。”

    “真以为我没有一点准备吗?”穆羽的兴奋之意无比的浓烈,大笑道:“为了这天,我可是准备了好久好久,可谓是说久到离谱。”

    这盏灯不仅仅是能够吸走它所接触的火焰,没想到还能勾动君临体内所藏的火源。

    只见火焰一点点被这盏灯吸走,但那个巨大的日天螺旋焰的形态依旧,没有半点的缩小。渐渐的,君临身上的肌肤莫名的开裂,渗透出血迹,而后燃烧在火焰中,被那盏灯一点一滴的给吸走。

    “不好,主上,那盏灯在吸你的血。”日天昊一直与君临并肩作战,虽说没有什么战斗力,但给了君临无形的支撑,“主上,你等着,我去把那盏灯给偷过来。”

    日天昊见情况危急,还不等君临同意,便展开了身后的翅膀向穆羽的那盏灯飞去。日天昊的翅膀原本在一次大火中被烧焦,但在极阴之地吃掉龙蛋之后,那双翅膀又慢慢的长了出来。只是日天昊不想暴露自己拥有翅膀,便就将翅膀贴在了龙鳞上。如此一来,还可以向外界隐藏自己拥有龙鳞的事实。

    然而,那盏灯的威力极大,日天昊刚一靠近,便就引火上身,被烧的连保持飞行的能力都没有,直接就是化作一团火焰掉了下去。

    君临见状心焦万分,伸手便是向日天昊抓住,化作一根木条将日天昊托在了手中,为其灭掉焚烧在身的火焰,再慢慢收缩了回来。

    “主上,靠你自己了。”说完,日天昊便昏睡了过去,可见遭受的创伤极大。

    君临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将日天昊放在身上最安全的地方,随后对着那盏灯大喝道:“想吸我的血,那就让你吸个够。”说罢,便在身上划出一条极深的伤口,鲜血顿时如喷泉般涌出,直接向那盏灯浇灌而去。

    就这样,火焰燃烧的程度俨然是达到了一个极点,瞬间就将黑色的火炎给压制了下去。但由于那盏灯的缘故,就算火焰再怎么强,依旧还只是为给穆羽做嫁衣罢了。

    “极阳之火,不愧是极阳之火,这才是真正的极阳之火,即将属于我穆羽的极阳之火。”穆羽操控着那盏灯,想要将君临的火焰向身上牵引,从而炼化为己身之火。

    “想要极阳之火,就算我答应,那也要问问我身上一百零八魔兽答不答应。”君临冷笑着注视着穆羽,暗自用灵植之根为自己补充着能量,疗养着伤势,“接下来,就该是你的末日了。”

    果然,片刻之后,君临身上一百零八处穴道散发着极致的光芒,就算是浸身在火焰之中,也阻挡不了这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愤怒。

    以致穆羽刚触碰到极阳之火的时候,鲜血又再次被君临倒吸而回。当然,仅凭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话,也许还无法与那盏灯抗衡,但君临的手臂上的那道火焰印记再次呈现了出来。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