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亵渎
    君临的脸色忽然间就凝重了起来,极力的向聚阳坡奔去,还好途中没有再遇上黑袍,直至看到了冲天的火光。这火光是来自于聚阳坡,虽然有些耀眼,但大多却是在漆黑的烟雾里。

    其实不然,这并不是黑色的烟雾,而是穆羽化作一只黑色巨鹰展翅后的形态。

    君临见状猛然止下了脚步,惊讶道:“这是穆羽的实力?”说罢,便又继续向前奔行而去,脸色显得更加凝重,道:“日天昊,这次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日天昊说道:“那我们就不要去聚阳坡了,再说了,主上你去聚阳坡做什么?”

    君临摇了摇头,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是觉得自己若是不去,往后的余生就要在后悔中度过。

    此时此刻,那只黑色巨鹰似乎朝着君临的方向而来,难道是发现了君临的位置,来夺取极阳之火的?

    事实上,穆羽是在追踪梦小姐与冰季,而他们二人正朝着雪地的方向跑去,为了利用雪地的阴寒之气来克制穆羽的黑色火焰。

    忽然惊空遏云鹰唳,在顷刻之间,那头黑色巨鹰俯冲而下,黑色的火焰也如倾盆大雨般飘落。同时同步,一头寒冰蛟龙冲天而上,嘶啸着龙吟之声,但分分钟就陷进了黑暗之中,无故的消散。但这并未结束,随之又见一汪清流之水如大海咆哮般喷涌,形成一条巨蟒升天而起,直冲黑色巨鹰而去。

    “是冰季和梦小姐,我说主上你为什么非要来聚阳坡,原来是想英雄救美啊。”日天昊一眼就辨认出了是何人战斗,不由的竟调侃起了君临,“主上,你可别让冰季那小子出了风头,万一梦小姐看上他可就不太好了。”

    君临聚精会神的望着半空中的波动,沉声道:“冰季不是穆羽的对手,他们要过来了。”

    就正当刚想要去援助之际,一道身影从半空中坠落而下,砸在地面上卷起了一阵狂烈的风,吹着浅草四处飘摇。君临见状大惊失色,急忙上前看去。但由于两地的位置并不是相隔着,等君临到达时,一个遍体鳞伤的人从一个深坑中艰难的爬了出来。

    “是冰季,他好像中毒了。”日天昊见冰季此刻的状态极像君临中了彩锦狼蛇之毒的那时,“得赶紧解毒,不然这么重的伤,过不了多久就要死翘翘了。”

    君临自然明白这点,也知道冰季需要龙血才能够解毒,当下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祭出一滴龙血滴进了冰季的嘴里。而这过程中,冰季虽中毒加重伤,但他的意识是清醒的,对君临的到来还来不及吃惊,就被君临给灌了一滴血入喉,同时也来不及任何的反抗。

    “君临,你给我吃了什么?”冰季阴沉着脸,冷声问道。

    “解毒的药,能保你不死。”说罢,君临再向空中望去,眼中不禁露出浓浓的担忧,“与穆羽在厮杀的,是不是梦小姐?”

    “穆羽又变强了,我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是梦小姐,在极阴之地的时候,我们恐怕就死了。”冰季也抬头望去,点了点头,咬了咬牙道:“只是穆羽的火有毒,我怕梦小姐支撑不了多久。”

    君临想要去营救梦小姐,奈何自己无法飞升到半空中,越看就越是焦急,道:“冰季,送我上去,我去把梦救下来。”

    然而,冰季伤势如此严重,别说是送人上天,恐怕就抬手都要费很大的力气。如此一来,君临就更加焦急,心里就如同一团火在灼烧,无法平静下来。

    与此同时,半空中,那只黑色巨鹰如乌云蔽日,盘旋在空中的清流蛇蟒最终发作了一滴滴的雨水而落,但却在刚落下不久,幼崽半空中被蒸发的一干二净。

    “不好。”君临心急如焚,当下伸长着自己的手臂,化作一根木条向半空中抓去,“穆羽,你不是要找我吗?来啊。”

    “君临,你终于出现了。”穆羽的声音很低沉,直接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火球向君临砸去。

    霎那间,此地犹如一颗原子弹爆炸似的,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都给移位了平地。

    君临被火球攻击波及,那根化作木条的手臂早已收回,并没有将梦小姐给救下来。

    当一切又恢复平静之时,穆羽正挟持着梦小姐站在君临的不远处,隔着数丈的距离相对着。

    “废物,看来你很在意圣女大人,如果她要是死了的话,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有意思多了。”穆羽的表情阴冷,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言一行都极其的歹毒。

    君临冷喝道:“你敢?”

    穆羽舔嘴一笑,顿时便听到梦小姐惨绝人寰的叫声,那声音落入在君临的耳中,就像一把刀割在了心头上。

    “你对她做了什么?”君临的身影颤抖的向前迈了几步,“放开她,有什么事都冲我来。”

    穆羽却莫名而怒,眼中杀机不断,露出嗜血般的笑容,道:“怎么?心疼了?”

    “穆羽,你不要乱来,她可是圣女,容不得我们有半点亵渎。”冰季在火球爆炸的攻击中存活了下来,此刻正一步步走向了君临,“我们在囚龙岛上本就是在赎罪,不要乱来。”

    “赎罪?我们怎么就有罪了?”穆羽紧咬着牙,怒喝道:“囚龙岛,好一个囚笼,真以为我们能够活着离开囚龙岛吗?”

    “不,没有实力迟早都会死,那我们何不杀一个圣女为自己陪葬,至少也不会太吃亏。”穆羽自言自语,时不时像发了疯般的在笑,“何况这只是你们的圣女,我们的圣女大人是萱小姐。”

    君临正一步步接近着穆羽,低着头往前走去,阴沉着声音道:“你要的实力,我给你,放了梦小姐。”

    梦小姐睁大着眼睛望着君临,滴落的泪水与鲜血混在一起,已是让君临明白了她此刻的心意,但无奈被禁神针给封住了行动以及说话的能力,无法大声说出来,更无法肆意的去拥抱君临。

    穆羽冷笑道:“你给我实力,就你一个废物也配?”说罢,便用黑色焰剑在梦小姐的脸上划了一道,继续道:“我要你也尝尝这种被人夺爱的滋味。”

    最后,穆羽将梦小姐的外衣给扒了,且那双手肆意的在梦小姐身上抚摸着,竟毫无半点未成年人的生疏。

    “放了她。”君临望着这幕场景,对穆羽所说的话早就充耳不闻,只想着将梦小姐救出来,然后把穆羽给杀了,“我再说一遍,放了她。”

    说这话的同时,君临已被火焰覆裹着,犹如一条巨龙盘绕在身上。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火,是君临的怒火。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