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破狼杀
    黑袍人的话似乎有些挑衅的意味,尤其是隐藏在黑袍里所发出的笑声后,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布置了这一切吗?”黑袍人将手摊开,一缕火焰在掌中燃起,对着君临招了招手,“想知道答案,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君临阴沉着脸,嘴角露出嗜血的微笑,道:“你还真是会作死,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就被你这样给糟蹋了。”说罢,也摊开手掌,燃起了一缕火焰,同样也向黑袍人招了招手。

    “在此之前,还是先把事情说清楚,免得没有机会再开口。”君临无意中释放出霸道之气,就连言语也如此强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件黑袍,让我很不爽。”

    黑袍人笑道:“那我就告诉你,也免得你死不瞑目。”说罢,便已是奔腾而起,一个火球掷向了君临,继续道:“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在这里等你,等着你将极阳之火送来,还有你那一身的血。”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这一天早就注定了的,我注定会是这个世界的王者,将我曾失去的一切,重新再夺回来。”黑袍人在扔出一个火球攻击之后,又绕到了君临的身后,再次扔出了一个更大的火球,“尽管过程会有些不同,那也是因为我而改变的。”

    君临见是火焰袭击,连避都懒得避,只轻轻用手一弹,雪地里便到处都是火花。

    “果然,炼化了极阳之火的你,我这点火焰攻击对你没有半点杀伤力。”黑袍人对此结果一点也不意外,随手又是一个火球扔出,但却加快了攻击速度。

    然而,君临这次连弹都没有弹,直接是用身体扛下了这一击,结果来袭的火焰转变成了君临自身的火焰。

    君临对此不由一惊,问道:“你到底是谁?”

    原来黑袍人攻击用的火焰与君临的火焰是属于同一种火焰,只不过君临的火焰比黑袍人的火焰强而已。

    “这么快就发现了吗?”黑袍人莫名的一阵兴奋,仿佛这一切都是他的一样,“不错,拥有虬龙之焰的不只是你一个,而你将会成为我的垫脚石,被烧死在这熊熊的烈焰之中。”

    此刻君临动了,直接是加快了血液的流速,也就是日天昊眼中的二档状态。蒸腾着的白烟还在原地升起,君临的身影已是出现在了黑袍人的身后,也就在黑袍人的话刚说完的时候,日天螺旋焰就轰然拍击在了对方的身上,绞着那身黑袍湮灭成灰。

    可黑袍人却并没有遭受重创,他竟然借助了黑袍衣的宽松脱逃了出来,而且还取出了另外的一件黑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丝毫没有半点危机感。

    “差点就被你给杀了,看来我得速战速决,解决掉你了。”说罢,黑袍人拍了拍手,一头狼王疾速奔袭而来,望着君临的眼神甚是嗜血。

    这头狼王一直盯着君临身上的狼皮衣,发出悲鸣的低吼,情绪也十分的激动。若不是黑袍人强行压制的话,这头狼王恐怕早就扑向了君临。

    “主上,这是血炎狼窟里的那头狼王,银月狼。”日天昊一眼便认出了这头狼的身份,尽管这头狼不再像之前一身火红的毛发,而是与雪地里的雪天然融合的色彩。

    “这是我为你们准备好的大餐,就看你们谁能吃了谁。”黑袍人发出魔性的笑声,默默的退后了数丈的距离后,那头银月狼就迫不及待的向君临纵去。

    君临很清楚这头狼王的实力,这可是连范蔡两位老太婆都无法战胜的魔兽,可见黑袍人为杀自己,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当银月狼扑杀而至的瞬间,君临也施展出扑杀术,反身而纵,与这头狼王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主上小心,这银月狼虽然没有施展火焰攻击,但仅凭纯粹的肉身搏斗,就足够让我们喝一壶的了。”虽然君临避开了此击,但日天昊仍不忘提醒道:“如果我们斗不过这狼王,那就先杀了黑袍人。”

    君临凝重着神情,点了点头,已然在手中燃起了螺旋焰。

    “杀我?”黑袍人不以为意,朗声大笑,道:“那就看你还能不能活下来?”

    在黑袍此话说出时,银月狼的嘴里竟吐出了一轮银色的月刃,向君临切割而去。

    然而,君临却一直在防御银月狼的逼近的速度,一个不慎就被这轮月刃给击中,左臂的袖子上被划了一个极大的口子,且伴随着鲜血溢流而出。

    君临望了眼受伤的左臂,转而又望向了银月狼,然后用右掌沾在左臂的血液,燃着日天螺旋焰,道:“我肯定会杀了你。”

    只是在君临在说这句话的同时,银月狼又再次纵身扑杀了过来,且狼嘴里还悬着一轮月刃之光。

    君临没有丝毫退避,举着螺旋焰便是迎了上去,激喝道:“日天,破狼杀。”

    月刃与螺旋焰狠狠的击撞在了一起,激发出狂烈的气浪向四周扩散,遇上雪地阴寒的气流后,顿时啪啪作响,犹如一块炽热的陨铁淬进冷水中,冒起淡淡的烟雾。

    此招的比拼,君临直接被击退了数丈的距离,且手掌还被月刃割裂出一道伤痕。而银月狼却只是将脚印沉陷了一寸,此外就并未受到日天昊螺旋焰的任何伤害。

    “不愧是极阳之火,不然废物你就要被狼王给吃了。”黑袍人笑着点评道。

    君临在止住脚步之后,再次发起了进攻,擎着日天螺旋焰冲向了银月狼,大喝道:“再来,日天螺旋焰,破狼杀。”

    而银月狼却是在黑袍人的许可下,才敢再次叼着月刃向君临撕咬而去。

    毫无疑问,又是相同的结果,君临再次被击退数丈,掌中也又多了一道伤痕。

    “再来。”

    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直至君临都偏移了原来的轨道,还有那只擎焰的手掌也血肉模糊,满手都是血。

    但君临并没有退缩,甚至还杀红了眼,大喝道:“再来,再来,再来。”

    只见君临纵身扑向了银月狼,口中也还在朗声咆哮着,极像一个英勇就义的战士。

    然而,这次君临却没有将日天螺旋焰击在银月狼的月刃上,而是将手臂化作一条长长的木条,擎着螺旋焰狠狠的轰击在了黑袍人的身上。

    此刻,君临与黑袍人之间隔着一头银月狼,距离也就只有丈许那么长,很近很近,而且还有一层朦胧的烟雾。

    而银月狼的月刃毫不意外的切中了君临的胸口,鲜血滴落在雪地上,染红了一片。不过君临的胸口用龙之逆鳞的防御,即便是划破了肌肤,终究也不会有太严重的伤害,就更不用会致命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