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无限循环
    穆羽只是看到了宋中基而已,却充满杀气的呼叫着君临的名字。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君临又留下了怎样的线索,让穆羽知道他曾出现过这里?

    在穆羽的怒喝之后,宋中基睁开的迷茫的眼睛,望着穆羽的样子,顿时忐忑不已,慌忙的查看了自己的情况。可宋中基除了头发零散之外,一切都完好无损,就连身上的衣裳也是整整齐齐的。

    穆羽没有与宋中基多说半句话,转身便走,且挥手间将整个空间变成一片漆黑的火焰,犹如黑夜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这也就正如穆羽此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想要杀人。

    宋中基见状,急忙起身,想要追上穆羽,却发现自己的小腹隐隐作痛,俨然是在与君临作斗争的时候,负了很严重的伤。

    “怎么?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吗?”穆羽没有回头看,却对宋中基的状况一清二楚。

    宋中基苦笑着回答道:“我没事。”

    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句话,却仿佛将所有的事都在一瞬间说完了似的,剩下的只有尴尬和杀意浓浓的气氛。

    宋中基低着头跟在穆羽的身后,走在这漆黑的火焰中,就像踏在了无尽深渊里。

    此时此刻,梦小姐突破了穆羽布下的防御,将大量的冰水混合物灌了进来,所经之处尽数被覆盖上了一层冰。

    “来的正好,我正想杀人。”穆羽阴沉着脸,黑色的火焰正遮着眼,显得恐怖之极。

    这些倾灌而下的冰水混合物随着穆羽的脚步而震动,在不知不觉中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这个时候,梦小姐与冰季从通道口跳下,正好落入了穆羽的蓄势的杀招之中。

    只见穆羽祭出那盏灯,所有的黑色火焰全部以之为中心聚拢,形成一只巨大的黑鹰,发出一声嘶啸的怒鸣。刹那间,巨鹰又将翅膀扑展而开,似乎是要遮蔽住苍穹。

    与此同时,在另外的一个地方,漫天的雪花飘落。

    君临猛然睁开眼睛,惊叫道:“……梦……。”

    日天昊从狼皮衣中冒出脑袋,问道:“什么梦,主上你做噩梦了,还是做春梦了?”

    君临四处望了望,晃了晃脑袋,反问道:“日天昊,这里是……是雪地?”

    日天昊回答道:“好像是雪地,到处都是雪,肯定是雪地,但这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君临用手触碰着雪地上的雪,继续问道:“可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时候,主上你在炼化极阳之火,然后你身上发出虚光,就跟要死的人一样,再然后我迅速抱住你,最后就出现在这里了。”日天昊也稀里糊涂的,只好把当时的经历简单的描述一番,“可能是极阴之地的原因,毕竟这雪地才是困兽园最冷的地方。”

    君临微微点头,起身而立,道:“我们去聚阳坡。”说罢,便四处眺望了一眼,以确定聚阳坡的方位。

    日天昊闻言大惊,道:“为什么还要去聚阳坡?穆羽可能也在那里,还有宋中基,估计恨不得将主上你碎尸万段。”

    君临自然知道这些,但他心中牵挂着梦小姐,已顾不上会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更何况在炼化极阳之火后,未必就要惧怕穆羽的那盏灯。而日天昊见君临执意要去,也知自己执拗不过君临,只好舍命陪君子,再往聚阳坡走上一遭。

    “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害怕。”君临在雪地上奔驰了起来,溅起的雪花瞬间凝结成了冰,“现在的我,很强。”

    日天昊顿时就感觉君临有些奇怪,为什么要说这么一句话呢?想要从君临的表情中看出些名堂,但君临却与平常并无二样,只是有些匆忙罢了。然而,既然君临说了什么都不要问,日天昊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在日天昊的指路下,君临直奔聚阳坡而去,可当没走多远时,便看见一道身影站在不远的前方。

    那人一身黑袍,站立于雪地中,竟毫无半点颤抖之意。

    “主上,是黑袍人。”日天昊眼尖,看到黑袍人后惊呼一声,道:“他好像在等我们。”

    君临聚眼望去,已然在手中燃起了火焰,只待黑袍人靠近,便立刻一招日天螺旋焰轰杀而向。

    “主上,你小心一点,这黑袍人很危险。”日天昊提醒道。

    君临轻哼的一声,脚下的速度更快了一些,道:“正好,那就试试我的手段。”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眨眼,君临就突兀的消失不见,转瞬便出现在了黑袍人的跟前,抬手就是一掌螺旋焰轰去,同时也让周遭的气流泛着滚滚热浪。

    然而,当那一掌轰在黑袍人的身上时,那竟然只是一座披着黑袍的雪人,在日天螺旋焰的燃烧下,涌起一滩滚烫的水。

    “是假人。”日天昊见状一惊,不由质疑起了自己的能力,却又为自己辩解个不停,“不对,刚刚明明是有气息的,我感觉到了。”

    君临警惕的迈动了几步,朗道:“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区区障眼法还骗不了我。”

    可雪地里一片安静,除了风吹而来的啸声外,君临什么都没有听见。

    “奇怪,怎么不见了,老子明明感应到了的。”日天昊说这话时似乎有些有气无力。

    君临没有继续停留,不管黑袍人在与不在,只要没有阻挡自己的去路,那又有什么关系。旋即,君临继续往前奔袭而走,然而,刚走没多久,又是一道身影傲然站在那风雪之中。

    这依然还是那个黑袍人,只是不知是否还是一座披着黑袍的雪人。

    君临见状神色凝重,手中的螺旋焰再次燃烧在手,用同样的方式将这黑袍绞杀于螺旋焰之下。

    果然,这依然还是披着黑袍的雪人。

    君临在毁掉这件黑袍之后,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奔去,然而在同样的一个距离处,又是一座披着黑袍的雪人。

    “主上,我们遇到大麻烦了。”日天昊说道。

    君临微微点头,道:“这次,我们直接绕过去,不必再管他。”说罢,便偏离黑袍人而走。

    然而,同样的事再次发生,那个黑袍人又一次出现在了君临的眼前,用相同的姿势落在相同的段位上。

    日天昊张大着嘴巴,愕然道:“哇靠,该不会是中了写轮眼的幻术,伊邪那美吧?”

    君临紧握着拳头,心中早已点燃了炸药,但听日天昊如此一说,便又好奇问道:“什么是写轮眼,伊邪那美?”

    日天昊假装的思考了片刻,道:“这么解释吧,主上,这就是一种幻术,让我们陷入一个无限循坏的幻境里,永远都走不出去。”

    君临闻言眉头一皱,轻声低语道:“幻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