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阴阳调和
    日天昊故意弄出一点动静让宋中基发觉,然后又极力的掩藏自己逃离。

    宋中基在发现日天昊之后,却迟疑了片刻,并没有追踪下去。这倒不是因为不想去追,而是穆羽的那句话还荡响在他的耳畔。

    ‘以后就待在我身边,不要随意乱走。’

    但宋中基此刻还不是独自一人仰望着星空,连穆羽的踪影都没有见着。

    “咦,送终鸡没有发现我吗?”日天昊回首望了眼,无奈之下又再次潜回,偷偷摸摸的接近着宋中基。

    当宋中基第二次发现日天昊时,神色顿时有些阴沉起来,随手就是一道泥土突刺而起,向日天昊穿刺而去。

    日天昊艰难避过这击,想要逃走之时,却发现宋中基并没有追杀之意,当下便破口大骂道:“送终鸡,你这贼娘皮,臭女人,我哪里招你惹你了?”

    宋中基没有说话,但神情却凝重的很,抬手又是一根泥土突刺直插日天昊而去。

    日天昊差点就没有避开此击,怒骂道:“臭女人,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还是怕我说出你是女人,你是穆羽养的一个床上玩物?”

    “这座岛上没有一个女人,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岛上,还有尼玛装男人累不累啊?”日天昊的话匣一旦打开,就可能滔滔不绝讲个不停,“哦,老子知道了,白天装男人,晚上是女人。白天跟在穆羽屁股后面,晚上穆羽跟在你屁股后面。”

    这话极其恶毒,不但辱骂了宋中基,也连带着穆羽给辱骂了。毫无疑问,不管宋中基是不是女人,这绝对是令人愤怒的话,宋中基又怎能放过日天昊呢。

    “对不住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老子是个文明人,一切都是为了我那主上。只是不知道这话能不能奏效。”日天昊心里也没有底,但却又不得不迅速逃离,“希望能奏效,必须要奏效,不然麻烦就大了。”

    宋中基听到日天昊的侮辱言语后,顿时愤怒难忍,双手掐诀翻起重重泥土,想要将日天昊给找出来,然后再碎尸万段。这也就是说,日天昊的计谋达到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顺利的把宋中基引到君临的身边,进行翻云覆雨的阴阳调和。

    不得不说,宋中基的愤怒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不杀掉日天昊这只魔兽绝不罢休。而日天昊逃命的手段也十分的高明,直到聚阳坡的时候也没有被宋中基真正伤到一下。且日天昊为防宋中基半途放弃追杀,在逃命的同时,那张嘴仍旧还在说着极其恶毒的话。

    然而,如此猛烈的火焰却是阻止了宋中基的脚步。

    “原来君临那废物还活着,也许他已经找到了极阴之地。”宋中基没有继续追杀日天昊,而是想第一时间去通知穆羽前来,但却又怕错失了良机,“不行,如果君临将抢先一步借助了极阴之地炼化了极阳之火,那穆羽所努力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而且我必须要杀了那只可恨的魔鼠。”

    在给穆羽留下一个信号后,宋中基忍着火焰所带来的痛楚,带着无穷的怒气继续跟着日天昊而去。望着全身被泥土覆盖的宋中基跟了来,日天昊也不由的松了口气。而此时此刻,君临仍还在昏睡当中,遍地的枝叶犹如新房的装饰品,简单却唯美。

    “终于到了,接下来就该是把主上先藏起来,等宋中基下来时,也让他中毒,然后就可以翻云覆雨的调和了。”说罢,日天昊便动手了起来,用枝叶将君临遮住,而后却又不知所措,“怎么办,怎么办?怎样才能让宋中基中毒,要怎么办,怎么办?”

    到这关键时刻,日天昊却找不到所谓的毒,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让一切的希望都归为于起点,还让君临陷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完了,老子失算了。”在日天昊说完这句话后,一道身影正悄悄来到了它的身后,吓得它立马钻走,“只能听天由命,看主上他自己的了。”

    “这可是极阴之地?君临在什么地方?”宋中基十分的警惕,毕竟这些枝叶在火焰的燃烧下不毁,那绝对是不寻常的存在,更何况还没有看到君临的踪影。

    虽然那三颗蛋被君临和日天昊所炼化了,但极阴之地的气息却没有因此而消失。那浓郁的阴寒的冷即便在火焰的燃烧下,也依旧是清晰彻骨。

    而君临尽管被日天昊用枝叶遮了起来,但宋中基却只是用了片刻的时间,就将君临给找了出来。只见宋中基那双用泥土化作的手臂缓缓将枝叶移开,一眼便看到了昏睡的君临,自然还有他某个凸起的部位。

    但宋中基并没有在乎这些,只得小心翼翼靠近而去,同时还用泥土作为武器向君临攻去,但刚碰到君临的肌肤,就被一团燃起的火焰给烧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宋中基想找出日天昊询问个仔细,却不料日天昊跑得不见了踪影,“那只魔鼠有古怪,我还是小心为妙。”但刚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的脑海中又冒出了另外的一个想法,道:“那只魔鼠很狡猾,也许这是它的空城计,好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就在宋中基离君临只有一个起身的距离时,君临的眼睛猛然睁开,带火的眼珠子尽数浓浓的**。随后君临一个扑杀术就将宋中基给扑倒,让宋中基在狂烈的火焰下无法动弹半分。

    日天昊见此一幕,惊得张大着嘴巴,不由赞道:“不亏是主上,够男人。”

    这绝对是最原始的**,让君临这么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都疯狂的如野兽一般,只知道将对方扑倒,然后死死的压在身下,再肆意的狂欢。只是在君临扑倒宋中基的瞬间,所有的枝叶全部向君临拢去,而后围成一个巨大的球,就像之前的蛋一样,且在叶面上蒸腾起一滴滴的晶莹的露珠。

    虽然不知道君临与宋中基在球里做些什么,但那剧烈的震动却是瞒不过活了八百年的日天昊。

    “主上在享受,老子却是孤苦伶仃。”日天昊目不转睛的望着震动的球,自言自语道:“这么大动静,送终鸡不会死在里面了吧?”

    “也不知道送终鸡是公鸡还是母鸡,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哎,禽兽啊,小小年纪,禽兽啊。话又说回来,这送终鸡多大年纪了?该不会也是个未成年吧?尼玛,搞不好还真是个未成年,罪孽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至少日天昊的眼皮都快要碰在一起了。

    终于,那个枝叶围成的球停止了震动,整个空间的火焰也跟着停止了跳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