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夜,燃烧的夜
    黑色的夜,这已然是深夜,是已燃的深夜。

    此时此刻,聚阳坡释放着前所未有的高温火焰,蔓延四周直逼那些前来观战的人。

    “到底是谁赢了,还是说穆羽和废物都被烧死了。”

    “管他娘的谁赢了,再不走,被烧死的就该是我们了。”

    当火焰来临,危险降至,所有人都不禁恐慌了起来,一心只顾着自己逃命,哪里还管得了有没有人被自己绊倒而踩在脚下。甚至还有些人为更快的逃离现场,不惜释放大招杀尽前面挡路的人。

    一时之间,整个现场混乱不堪,毫无半点秩序可言。但看着此幕的穆老等强者,也只是微露着不屑之笑,还时不时在打赌着哪些人能够离开,或者预测正在为逃命而厮杀的两个人谁会赢。

    忽然,穆羽御火而出,欲火而生,顿时让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但这些人脚下的步伐却依旧还在疯狂的践踏着来时的路。

    “穆羽赢了,就说了穆羽会赢,废物就是废物,连我们都比不上,还敢挑战穆羽。”

    听得出来,这个人说的这句话是由衷的兴奋。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个人在说完此话时被人给割掉了脑袋,而他的身子却还奔行了数十步的距离才倒下。

    “穆羽赢了,废物死了。”

    “穆羽赢了,废物终于死了。”

    当所有人都在欢呼的时候,身上的血液也跟着沸腾了起来,见人就杀,互相残杀。那狂野的咆哮就像是正在觅食的饥饿野兽,不管是谁挡在前头,都是仇人相见,分外的眼红。

    “没想到,两个人的约战竟是终极考核的开始,看来要死一半的人了。”

    “话虽如此,但考核终究还不到时候,我们要有耐心,等。”

    “等,等了这么多年,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用等太久,难道都这样了,还不是开始么?”

    有人在不要命的厮杀,自然也有人在议论着,观赏着别人厮杀。而说这些话的人,正是穆老那些人,那些自以为掌控了一切的人。

    不过多时,穆羽竟也出现在了这里,带着满身的伤痕,还有不甘的愤怒。

    这个地方离聚阳坡较远,是一棵近十丈的古树,但枝叶却如同新发的嫩芽,慢慢覆盖着整棵树的树干。也显而易见,穆羽要冲过人群来到这里,必然也杀了不少的人,踏过了很多的尸体。

    “羽儿,你成功了吗?”穆老见到穆羽活着出来并没有表现高兴,而是尽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

    穆羽闻言猛然一跪,低着脑袋道:“望祖父恕罪,君临被大火烧死,我来不及出手。”

    穆老顿时神情不爽,阴冷道:“被火烧死?可笑,他还活着,务必把他找到,套出他身上的秘密。”说罢,便挥袖一甩,转身便走,“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那些跟在穆老身后的人也纷纷望了穆羽一眼,全都表露出不满意的神色。穆羽没有抬头望这些人的嘴脸,但他心里却十分的明白,自己充其量就是一个被培养的打手。

    在这些人都走后,穆羽平静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双手也紧握成拳,心中积压已久的愤怒燃着火焰烧在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那双见红了的眼。

    “主人,他们都走了。”宋中基的声音在此荡响而起,但却是半跪在了另一根树枝上,“要是心里不痛快,就发泄出来。”

    “如何发泄,杀人吗?”穆羽没有望向宋中基,反倒是看向了那倒了遍地的尸体,“这些人,杀了会脏我的手。”

    穆羽缓缓站起,将头抬了起来,望着漆黑的夜空,继续道:“你说君临那废物,还活着吗?”

    宋中基顿了片刻,点了点头道:“他没那么容易死,你们之间还会有一战。”

    穆羽向宋中基招了招手,示意对方靠近自己,道:“那废物还是挺强的,但他的手段已然被我看穿了。”与此同时,宋中基离穆羽只有数步之遥,然后一个没注意,宋中基就被穆羽拥在了怀中,继续道:“而你却也被他看穿了,所以他必须死。”

    宋中基被穆羽此举震得哑口无言,手脚都不听使唤。这很容易看得出来,宋中基想要反抱穆羽,但却又在极力的控制自己。

    “以后待在我身边,不要随意乱走。”穆羽松开了宋中基,一言一行都十分的霸道。

    宋中基似乎也来不及考虑,便猛地点头,但他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穆羽却头也不回的跳了下去。

    此时的聚阳坡一片火海,来此观战的人不是死就是逃了,留下的人寥寥无几,为的也只是寻找君临的下落而已。

    君临出事,梦小姐自然是很担忧的,但她却知道君临并没有死,也相信君临没有那么容易会死。

    是的,君临并没有死,小蛇丸子还感应到了气息,可在一瞬间,气息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梦小姐很焦急,她迫切的想要找到君临,来确认君临是真的还活着。

    漫天的火焰尽燃,梦小姐驭着水流而寻,但却耐不住聚阳坡的高温,瞬间就将水流蒸得沸腾,滚烫如火。

    而后,一层冰晶蔓延而至,将梦小姐的水流冻结成块,但在一两个呼吸之后,又被融化成水,浇灌在地蒸起缕缕的白烟。

    “这火焰太强,我们还是等天亮之后再来。”冰季极力的想要冻结这些火焰,便拼命的施展着,一波被融化后,又紧接上一波堆垒而上,“相信君临,他不会有事的。”

    梦小姐当然知道君临不会有事,但心中却还是有种莫名的不安,道:“我还是想过去看看。”当下,便不顾冰季的阻拦,涌出大量的水灌在地上,然后踏水而入。

    “梦丫头,你竟为了一个男人,这么快就动用了神兽之力,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吗?”小蛇丸子十分的气愤,可见梦小姐此举的后果是充满危险的,“就算你没有被神兽内丹反噬,也难保有些居心叵测的小人,莫非你忘了那个黑袍人了吗?”

    梦小姐又何尝不知,但她却还是一意孤行的走进了聚阳坡,道:“我顾不上那么多,要是不看到他,我不放心。”

    小蛇丸子不由连连苦笑,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这样做真不值得。”

    梦小姐笑道:“值不值那也是之后的事,至少我现在不会后悔,而且我相信君临,以后也不会让我后悔。”

    小蛇丸子不由想起自己的伤心往事,道:“不后悔?说得真好。”

    然而,当梦小姐站在君临与穆羽激战过的地方时,这里已空有一人,纵然四处寻找了一番也仍是如此,君临根本就不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