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没有任何机会
    聚阳坡,这才是真正的聚阳坡。漫天的火焰,就如太阳一样闪耀,遮蔽了所有人的眼。

    而身在火焰中的君临与穆羽,渐渐的也有些支撑不住,仿佛要被融化了似的,身上的每一处细胞都在灼痛着,血液也因此沸腾了起来,稍有不慎就会被焚烧得一干二净。

    “太热了,主上,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老子会把自己给吃了的,这味道越来越香了。”日天昊趴在君临的肩头,闻着从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香气,不觉间都快要睡着了,“好香啊,可惜老子累了困了,吃不到了。”

    如此火焰,如此温度,已然让日天昊的神智变得恍惚。

    君临见状微惊,喊道:“日天昊,你振作点。”说罢,便将日天昊放在身上最安全的地方。

    “别白费力了,聚阳坡的温度正慢慢上来,区区魔鼠没有化为灰烬已是奇迹,但终究还是要死,当然也包括你。”穆羽的气息显得有些凌乱,在如此火焰中也力不从心,“除非你找到极阳而生的极阴之地。”

    物极必反,阴阳相生相克,极阳之地必有极阴之所。

    君临闻言一喜,急问道:“极阴之地?在哪?”

    穆羽哼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说罢,便紧握着拳头,缓缓向君临走来,继续道:“我说过,我要你的血,然后我自有办法可以找到极阴之地,再然后我就借助极阴之地炼化这极阳的火焰。”

    “我再问你一次,极阴之地在什么地方?”说罢,君临便扣着龙之爪牙,在火焰中燃烧着火焰,低喝道:“告诉我,怎样可以找到极阴之地,我便不杀你。”

    穆羽闻言轻哼,冷笑道:“不杀我?”说罢,便抢先一步,借助遮蔽视野的火焰,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君临的胸口,“真以为自己有这个本事?”

    君临虽被偷袭,但却并不是没有任何的防备,一招螺旋焰随即也轰在了穆羽的肩头。那喷溅出的鲜血就如同烟花般绽放,只是在火焰中却难以看到应有的美。

    然而,穆羽没有任何的退让,击在君临身上的那拳赫然变换为掌,随后便见一根寸长的管子吸在了君临的胸口处。

    显而易见,穆羽正在汲取君临的鲜血。

    “虽然活着的鲜血远比死去的有用。”穆羽在一手吸血的同时,另一手正抓向了君临的眉心,“但死去的人却比活着的更听话。”

    穆羽的速度十分快,一连两个动作下来,君临竟来不及半点的回防。最后,穆羽如鹰爪般的指尖抠在了君临的眉心处,似乎只要再稍稍用力就会将君临置于死地。

    但就在穆羽触到君临眉心的瞬间,一棵灵植印记散发出光芒与火焰相互映衬。当下就便见一条如手臂粗细般的木条从君临的身上长了出来,死死的缠住了穆羽正在攻击的手。与此同时,君临的左手扣住了穆羽那只正在吸血的手,右手擎着日天螺旋焰狠狠的轰击向了穆羽的眉心。

    但由于木条在火焰下是红色的,竟让穆羽一开始产生了错觉,认为君临拥有三只手。

    同时也是因为这根木条,在如此火焰中,君临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吃力,就更不用说会被焚得一干二净了。

    毫无疑问,君临身上会生出的木条是因为融炼了灵植之根后,从而激活灵植图腾的缘故。即便是在如此火焰中,那根木条也丝毫不受损,将穆羽的手臂缠住后,又慢慢的向穆羽的全身伸展而去。

    穆羽见状大惊,当下心感不安,急忙化身为焰,从缝隙中脱困而出。

    不过,能将肉身幻化成火焰,可见穆羽对于火的掌控似乎已到了人火合一的境界,但在如此火焰的氛围里,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同化,因此而烟消云散。

    最后,穆羽以一只手臂为代价,摆脱了木条与日天螺旋焰的合力绞杀。

    “原来是灵木,是你的寄生图腾?”穆羽的手臂已无法恢复血肉之躯,只能保持着火焰的形态,“倒是小看你了,但接下来,你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明明是自己被弄的狼狈不堪,但穆羽那高人一等的骄傲仍丝毫不减。究其原因,也许是穆羽还有隐藏的后手,要施展出自己真正的手段了吧。

    “这句话,也是我要对你说的,你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君临不傻,自然知道身体生出木条的原因,当下便借此力量对穆羽发出了猛烈的攻击。

    只见君临的手臂变成一根木条,狠狠的向穆羽抓击了去。但眼见着就要成功之时,穆羽忽然消失不见,又莫名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后,探出一只燃烧火焰的鹰爪,抓向了君临的后背。

    这短短的时间里,君临都还来不及反应,也压根没有想到穆羽在此时的速度会如此之快。没有丝毫意外,也没有丝毫的奇迹,穆羽的鹰爪掏进了君临的身体里,想要一举将君临供血的心脏给拿出来。

    “此处的防御果然薄弱,宋中基倒是有些手段。”说罢,穆羽猛地一咬牙,把爪子又深入了一寸,“我知道你的身体有古怪,但我已然等不及了,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这心脏我要了。”

    没有鲜血,甚至连衣裳上的破洞也没有,有的只是狂暴的火焰和那只残忍的鹰爪之手。

    其实起初之时,穆羽并不敢轻易的去掏君临的心脏,其原因就是因为宋中基告诉他说,君临的心脏与肺叶间有一缕火源会蒸腾血液精华。而到了这个地步,穆羽只好冒险一搏,当然,他对自己还是有些信心的。

    当鹰爪之手洞穿后背的同时,君临整个人仿佛失去的知觉,身体无法动弹半点,同样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那是因为外面的火焰与他体内的火源引发了共鸣。

    忽然,就在霎时之间,周遭的火焰尽数从君临后背的伤口处涌进君临的体内,让穆羽的鹰爪之手的瞬间变得滚烫难耐,不消半个呼吸的时间,穆羽整条手臂都化为了乌有,且肆意蔓延到他的身躯上。

    但,穆羽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从身体里冒出了一个似角的灯,尽数将蔓延而来火焰装了进去。显然,这不是普通的角灯,否则也不可能装下如此火焰,就真的像是点了一盏灯那么简单。

    虽说穆羽有如此宝物,但他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君临被活活给烧死。穆羽自然不会认为君临能从中存活下来,否则自己又该颜面何存,毕竟他都已经拿出了宝物来抵挡。

    火焰熊熊,君临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穆羽也不敢再在此地多待片刻,借助这角灯的力量,匆匆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