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日天的招式
    终究,君临还是输了此一击的比拼。

    三重龙之爪牙在黑色焰剑的冲击下缓缓消散,君临更是闷出一口气血,随后又咽进了腹中。一连三退,但君临的步伐却没有丝毫的凌乱,借助龙之幻影闪避,与黑色焰剑的剑刃擦肩而过。

    这无疑是危险的,但好在君临铸有灵植经脉,修复力非常人可比。也所幸穆羽没有趁胜追击,让君临有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卧槽,穆羽这小子的火焰竟然这么强,还是黑色的。”日天昊站在君临的肩头,小心脏都差点吓没了,“看来不燃烧龙血,主上你是没办法吞噬他的火焰的。”

    君临没有回复日天昊的话,对这些道理也一清二楚,但现在无疑还不是时候,必须坚持到最后的一刻,来一个出其不意。

    那么,君临能够支撑到最后,找准时机反败为胜么?

    然而,君临却鼓起肚皮就是一口囚龙的吐息喷出,一条火焰巨龙朝着缓缓逼近的穆羽激射而去。穆羽没有闪避,而是挥舞着手中黑色焰剑而斩,硬是生生的将火焰给劈成了两半。

    当下,君临再次加速了血液的流动,蒸腾而起的白烟映衬着火红的肌肤,整个人就像在熔炉里煅烧一般,仿佛随时都会由体内自燃而亡。显然,这次血液的流速显然与之前有些不同。若不是灵植之根为经脉加持的话,君临别说是战斗,恐怕连喘气也都会没有力气。

    “你这个样子,很像一只快要烤熟的狗。”穆羽见状一笑,认为君临已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还有些时间,那我就陪你玩玩。”

    君临哼笑道:“就怕你玩不起。”

    话音刚落,两道相距本就不远的身影一闪而逝,突然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消失不见,而是其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捕捉,除了那些实力已是玄境中后期以上的高手。

    “穆羽和那废物怎么不见了?”

    “他们谁赢了?”

    “这不废话么,肯定是穆羽啊,废物要是能赢,那......那老子也当场自刎。”

    显然,这些人的实力必然不再君临之上,但却还是一口一个废物的叫唤着。

    “没想到君临的实力强到了这个地步,这才多久时间,太不可思议了。”

    “想必君临兄经历了不少,有不少奇遇。”

    这说话的两人正是冰季与离剑天,他们能够看清君临与穆羽的战斗轨迹,反倒对君临没有任何的轻视。

    观看的人很多,议论的人也很多,但大多除了对穆羽的惊叹之外,更多的是对君临的嫉妒。

    此时此刻,君临与穆羽的战斗仍还在继续,都是拳拳到肉的痛击,那些杀伤力惊人的火焰反倒成了修饰品,只为渲染那硬碰硬的拳脚相加的力度。

    只见君临莫名出现在穆羽的身侧,一记龙之爪牙扣在穆羽横挡的手臂上。随后,穆羽也突然消失又出现在了君临的身后,挥着熊熊火焰的一拳砸在了君临交叉回防的臂腕上。

    其实穆羽手中仍还持着黑色焰剑,但他却没有趁机偷袭君临。而君临也随时都准备着燃烧龙血,但也没有借机喷火焚烧。然而,这不仅是因为找不到适合的机会,而是在这拳拳到肉的刺激感,更能引发体内狂暴的力量。

    最后,君临直接是横冲直撞了过去,以扑杀术为基,双手都扣着龙之爪牙向穆羽穿击而去。

    穆羽见状甚是激奋,但嘴角露出的笑容却仍是浓浓的不屑之意。那黑色焰剑弯曲缠绕在他的手上,当下也穆羽弯指成爪,与君临的龙之爪牙相互碰击在了一起。一击过后又是一击,一击接着一击。四爪相撞砰砰作响,激起的火焰都已分不清是从何处而来的。

    “如果你的程度仅此而已的话,我连玩的兴趣都没有了。”说罢,穆羽低喝的一声,加大了手中的力度,一拳轰在君临的双爪间,将其逼得连连后退。

    君临滑行了一段距离,鼓起肚皮就是一口囚龙的吐息喷出,瞄准着穆羽的脑袋激射而去。

    可穆羽却是推出手掌,缠绕在手中的黑焱顿时变换成了一面黑色焰盾,将君临的火焰尽数拦了下来,再一点点的吞噬掉。

    “雕虫小技,除了吐火,你就没有了别的招吗?”穆羽不由的有些气愤,竟有种君临是在戏耍他的感觉,“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也让我好好玩玩。”

    君临解除了血液加快流速的状态,将滑行的身躯稳住,沉重着呼吸道:“好,我就陪你玩玩。”说罢,便将手指放在了嘴角,鲜血顿时染红了一片,五缕火苗在指尖欢悦的摇曳着。

    穆羽见状舔嘴一笑,道:“终于舍得拿出真本事了?”说罢,便将身上的羽衣脱下,挥手一抛,露出精壮的肌肉,继续道:“虽然你实力平平,但你的危险,我还是知道些的,不得不妨。”

    然而,脱掉外衣就是防止危险的话,想必穆羽应该特殊的手段。这让君临不仅一脸犯懵,还莫名的有些惴惴不安。

    穆羽微微施展了下筋骨,笑道:“我想你不会失望的。”说罢,那弥漫在空中的黑焰全部被回缩,附着了那健壮的肌肉上。

    君临见状微惊,当下便燃烧了一滴龙血,将火焰也尽数覆在了身上,道:“废话少说,来战吧。”说罢,便迈动了步伐,抢先一步向穆羽冲杀而去。

    穆羽自不会有丝毫落后,在发出一阵惊耳的笑声后,手中弹出一柄黑色焰剑,同样也向君临冲杀了过去。

    只见两人擦肩而过,一闪即逝,但却互相交手了十数个回合,且每一招都惊心动魄。火焰在点燃与熄灭间不断转换,剑与爪的割据相拼也在寸长寸短之间。

    “这是什么招式?”穆羽望着手中被折断的黑色焰剑,一行鲜明对比的红色从中溢流出来,“这力量,倒是挺合我心意。”

    “这是日天的一招,螺旋焰。”君临的情况似乎更惨,整只手掌都被鲜血浸透了。

    穆羽缓缓转身望向君临,道:“好一个日天招式,这样才有点意思。”

    几乎是同时同步,君临也转身而望,傲然道:“你会觉得越来越有意思。”说罢,一轮旋转的火焰赫然出现在了手中,绽放着如日的光芒。

    穆羽见状舔了舔嘴,笑道:“可惜这招,我也会。”说罢,也有一团黑色的火球在手中旋转,但却如黑夜般阴沉。

    在这一刻,君临与穆羽都仿佛不存在了似的,有的只是那两轮撞击在一起的火焰,就仿如白天与黑夜在交替,一个不慎就被染成了鲜红的一片血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