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战群兽
    一棵幻妖树而已,仅仅是在龙之爪牙的扣击下,就被洞穿出一个窟窿。但这幻妖树的修复能力却十分强悍,只在瞬间就愈合了伤口。另外,这棵幻妖树对其他的魔兽也有一定的治愈能力。

    君临见之甚惊,比离剑天的到来营救也要胜上几倍。

    “这幻妖树攻击与防御都很一般,但它的治愈能力却是数一数二的,而且自身也是一味珍贵的药材,可遇而不可求,没想到能在这碰上一棵。”离剑天解释道。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君临回头瞥了眼离剑天,疑问道。

    “你和穆羽今夜的约战,已众人皆知,我是特意来找你的。”离剑天也回了君临一个眼神,但注意力却没有丝毫的分散,“你救过我,我应当报了你这个恩情。”

    与此同时,几只魔兽之王趁他们说话的空隙攻击而来,但面临的是一剑又一剑的叠加劈斩,以及狂烈的火焰焚烧之力。

    “既然要报恩,那就帮我拿下这几只魔兽。”君临本可趁势离开,但他没有,而是借此机会向魔兽之王强攻而去,“此后,你我之间就无恩无怨,大道通天,各走各边。”

    由此可见,君临不想和离剑天扯上半点关系,毕竟离剑天曾与宫宁相交甚好。而君临却是杀害宫宁的那个人,到时谁又能预料离剑天会不会因宫宁与自己成为仇敌。

    这倒不是说君临害怕与离剑天为敌,而是不想与一个有过交情后的人反目成仇。

    离剑天闻言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就只是挥舞着剑疯狂的向几只魔兽之王砍杀而去。

    只见离剑天的一剑斩在了暴岩猿身上,蹦出星星火点,鸣起尖锐的响声,但却没能在暴岩猿身上留下半点痕迹。反倒被暴岩猿突破了剑的防御,让一只宽厚的手掌给捏住了身躯,无法动弹。

    这时,君临还在与风魔狼纠缠着,那风一般的速度还真是让人难以触及,再加上冰霜蟒的寒冰冻结,阴冷的气流不觉间影响了君临对气息的感知。

    “主上,不好,离剑天快要死了。”日天昊注意到了离剑天的情况,大惊失色道。

    君临又何尝没有看到这幕,人家离剑天是为报恩而来救自己的,如果君临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对方死去,那于心何忍。再说,如果没有离剑天的相助,君临想要在五只魔兽之王的围攻下存活下来,必然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离剑天眼看着就要被暴岩猿打穿时,君临一口囚龙的吐息瞄准着暴岩猿而喷,为离剑天赢得了一丝挣脱的机会,从而反击的一剑刺在了暴岩猿的眼睛上。

    然而,在君临喷出囚龙吐息的瞬间,那头暗血虎扑杀了过来,不带任何的属性之力,以最野蛮的冲撞向君临撕咬而去。

    “主上小心,暗血虎扑过来了。”日天昊提醒道。

    君临对此又岂能不知,但说什么都为时已晚,只能眼睁睁看着恶虎将自己扑倒,那滴血的獠牙咬在自己的肩头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刺骨的痛,但这也仅仅只是痛而已。

    别忘了,君临可以融炼了龙之逆鳞的人。虽说这块逆鳞并没有给君临带来极致的防御,但这好歹也是那条龙身上最强的防御系统,在君临最危难的时候,自然还是会激起一丝的保护。

    被暗血虎咬中,君临似乎想也没想,双手扣着龙之爪牙轰在暗血虎的颈间两侧,同时也一口咬在了那暗红的毛发上,嗜血的双眼都悄然间变换了形态。

    如果仅仅是凭人类的牙齿去咬一头毛发茂密的魔兽,那自然是起不到半点作用。但君临在咬下的瞬间,他的舌头就像一柄利剑,直接是穿透了暗血虎的肉身防御。还不仅如此,君临的舌头更是像一条柔软的枝条,慢慢的延伸在暗血虎的体内,汲取着血肉与筋骨为养料。

    与此同时,离剑天杀来营救君临,而暴岩猿却紧追其后,势要吃掉这个弄瞎它眼睛的人。正见暴岩猿的那只眼眶流着鲜血,让囚龙的吐息越燃越旺,所过之处更是融掉了冰霜蟒冻结的冰层。然而,在离剑天与君临之间却有冰霜蟒和风魔狼的阻碍,任由离剑天的剑术超群,也无法突破半分,甚至还惨遭两只魔兽之王的蹂躏。

    原来除了君临自己外,谁也不知道暗血虎已经被吸干了血肉而死,还都以为君临要死在暗血虎的獠牙之下,所以都纷纷围击离剑天而去。就这样,离剑天从两只魔兽之王变成了四只魔兽之王的围斗。纵然是浴血奋战,也还是毫无招架之力。

    然而,又是一口囚龙的吐息喷射而至,满地的火焰席卷着整片区域,燃烧着一切带有敌意的对手,甚至连离剑天都免不了遭受其害。若不是君临及时的将他拉了出来,恐怕最早化为灰烬的就是离剑天了。

    这口囚龙的吐息可是君临在吸收了暗血虎的血肉后,用提炼出来的一滴龙血为引喷射而出的火焰,这才能做到一口火就将几头魔兽之王给灭杀掉。

    另外,君临自然不会让这几头魔兽之王焚为灰烬,毕竟他的目的是为了炼化它们的血肉提取龙血的。就在那些魔兽之王烧的半焦之时,君临将它们从火焰中提了出来。这让日天昊闻着喷喷的香味,嘴角不禁的流出一些口津。

    但日天昊随即又猛然一震,急喝道:“主上,让幻妖树和飞火鸦给跑了。”

    的确,飞火鸦一直都没有参与厮杀,就只在围困离剑天时释放了下火焰而已。幻妖树也只是在阻挡君临逃跑时施展了一下,随后便一直都是风魔狼、暴岩猿、暗血虎,和冰霜蟒在与君临二人厮杀。

    “跑了就跑了,有这些就够了,应该能够吃饱。”君临丝毫不在意这些,一心只想把这些血肉吃到嘴里,“日天昊,你说就这样吃的话,味道会不会淡了?”

    “那主上你想怎么吃?”日天昊问道。

    “先把这几只魔兽收起来,离开这里再说。”说罢,君临便迈步而走,一点都没有理会站在一旁的离剑天。

    日天昊将那些魔兽收在储存空间后,蹿到君临的肩头,也没有多说一句关于离剑天的话。

    可离剑天却默默的跟在君临的身后,问道:“君临兄,你这是要去哪里?”

    君临说道:“别跟着我,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离剑天笑道:“可刚才君临兄又救了我两次不是,在下自当报了这两次救命之恩。”

    君临闻言后,缓下了脚步,回头冷视着离剑天,道:“宫宁已经被我杀了,不想死的话,就离我远点。”说罢,便纵身而跃,疾奔而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