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买命的赌注
    君临与日天昊所凿碎的岩石很多,都存放在了日天昊的那个空间储存器里,塞满了整个空间的一半有余,却依旧不见他们凿到尽头。

    “主上,我们走了多远,怎么还不见底?”此刻的日天昊没有打头阵,而是站在君临的肩头收取着碎岩,“是不是我们被发现了?”

    而在这漆黑的暗道里,君临的心也不禁焦灼了起来。虽说这些岩石的坚硬度只有原石的一半,但这样长时间凿下去,所消耗的体力与图腾之力也非同小可。万一有人在尽头处守株待兔,那到时的处境可就危险万分了。

    “主上,我们还要不要继续下去?”日天昊问道。

    “继续,既然是决定了的事,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要放弃,回头路也不好走。”君临咬了咬牙,坚持凿了着石洞,“就当这是种修行,是追求力量的一种方式。”

    日天昊却无奈极致,它只求不要让碎岩将空间储存器填满就好。毕竟当一个储存空间超出了负载,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弄不好还会让内部的空间之力瘫痪,令储存器里的东西尽数化为乌有。

    不过,就在日天昊的担忧之意越来越浓之时,君临的龙之爪牙竟没有将岩石凿碎,反而将君临震退了数步的距离。

    “我们到头了,那条道消失了。”君临说话的声音很沉重,在掌中燃起了一缕火苗照明,想要观察清楚此处的点滴,“难道真的发现了我们,换了另外一条路?”

    与此同时,日天昊已是跃下了君临的肩头,每一个方位的试着凿了一遍,道:“主上,出口在上方,我们是不是从这里出去?”

    君临闻言不语,说不准上面有什么危险在等待着自己,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还会被一网打尽。

    而这绝不是君临想得太多,因为在囚龙岛上,可能发生任何不可能发生的事,更何况君临所想的都在理所当然之中。果然,还不等君临彻底下定决心,一条粗而柔软的荆棘从君临所挖出的那条道中穿杀了而来,搅动着碎岩咯咯直响。

    “这是什么声音,主上,是从后面传来的。”日天昊对声音十分的敏感,老早就察觉到了危险袭至,“主上,看来我们被发现了。”

    君临凝重着神情,微微点头,道:“我们从上面出去。”说罢,便在右手五指上祭出鲜血,燃烧着旋转火焰,低喝道:“日天,螺旋焰。”

    一击而下,碎岩从上而落,但要通到上面去却不是件简单的事,至少这不是一段短而轻松的路程。

    螺旋焰绽放的十分绚烂,将碎岩燃烧的通红滚烫,犹如火山喷涌而出,带着灼烈的高温开裂着每一寸所接触的土地。此外,那根荆棘已是遍地开花,四面八方的朝君临缠绕而去,像是嗜血的蛇蟒吐着舌头,还带着吸允汁液的低响。

    “宋中基,原来是你。”感知到这根荆棘的袭杀后,君临当下恍然大悟,已清楚的知道来袭的人是谁。

    “什么?是送终鸡?”日天昊大惊失色,之前君临与宋中基战斗的画面仿如昨日,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对决上,“那主上你说,穆羽那小子会不会也在?”

    君临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不管如何,都要用最强的姿态去面对,与穆羽的约战也无法再拖延下去。

    只见君临手中的螺旋焰越燃越旺,直至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火人,一边抵御着荆棘的侵袭,一遍疯狂的绞碎着岩石,向上破杀而出。终于,君临再次感受到了青天白日,只是在满身烈焰的覆裹下,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原来,君临所出现的地方似乎还是之前的那个地方,但在这里却多出了三个人。而这三人不正就是穆羽、浪剑人、还有宋中基么?

    君临警惕的望着三人,缓缓退后了数步,身上的火焰也渐渐熄去,道:“真没想到,会是你们。”

    浪剑人却二话不说,拔剑便是冲杀了上来,招招就是致命的攻击。

    君临没有还击,而是四处闪躲,寻找适当的时机,用龙之爪牙将浪剑人给撂倒。

    浪剑人满眼的杀机,愤怒之色从眼中蔓延至全身,怒喝道:“我要杀了你替本也报仇。”

    君临闻言甚是惊愕不已,本也竟然死了?那这与他君临又有什么关系,再说君临也没有杀本也的必要,要杀也当杀宋中基才是。

    “把本也还给我们,你这该死的废物,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你该死的狗东西。”浪剑人已然是杀红了眼,一心只想杀了君临。

    虽然浪剑人的剑很快,但对此刻的君临来说,却是漏洞百出。

    君临越听越糊涂,总觉得此事有蹊跷,就像是走进了别人的圈套之中,在静静的等待着宰杀。

    最后,君临加快了全身血液的流速,让速度提升到一个极致,出现在浪剑人的身后,用狮族扑杀术死死的将浪剑人按压在地上,使对方动弹不得。

    穆羽见此状,微微皱眉,望了宋中基一眼后,就便见宋中基挥舞着一条泥土之臂杀到了君临的跟前。

    “废物,没想到你还活着,只是你想报仇,冲我来就是了,不要连累无辜。”宋中基的表情平静,但眼中却是掩藏不住愤怒,冷喝道,“真以为你这样做,会对我有伤害吗?我告诉你,废物,这只会让你死得更惨。”

    君临阴沉着目光,在宋中基拳至的那瞬,提着浪剑人的身躯便是迎了上去。但令君临没想到的是,宋中基仍没有任何的回避,就算是拳打在浪剑人的身上,也没有半点的犹豫。

    “一定要杀了这个废物,替本也报仇,把本也夺回来,别让本也死后遭到侮辱。”浪剑人竟也毫不在意自己的死活,纵然被宋中基打得吐血,也就只是想杀了君临。

    然而,君临却处在云里雾里,但联系之前宫宁的尸体不见一事来看,这其中必然有一个不为人知的阴谋。

    “我只说一遍,我没有杀本也,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怕了你们。”君临将浪剑人随手一抛,全心全意的要与宋中基斗上一场,“当你们怀疑我的时候,我同样也在怀疑你们。”

    此时此刻,君临的目中充满着杀意,映衬着身上那件红色的狼皮衣,有种说不出的气势,让穆羽都忍不住聚眼低沉了起来。

    “你们都停下,虽说君临与我的约战已过了期限,但这一战是无可避免的。”穆羽缓缓靠近着君临,身上披的那件羽衣也燃起了火焰,“君临,择日不如撞日,你我一战,就定在今日如何?”

    君临顿时被穆羽给点燃了傲意,冷笑道:“好啊。”说罢,便探出了手掌,扣起了燃着火焰的龙之爪牙。

    穆羽见状傲然一笑,道:“我们今夜一战,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果你输了,别忘了当日你买命的赌注。如果你今夜不想死,仍然可以买下你自己的命,只要你付出代价能让我心动。”

    君临摇头笑道:“那你是不是也要向我买命,那你又能付出怎样的代价?”

    穆羽闻言冷笑,道:“就凭你?”

    君临说道:“就凭我。”

    在这两句话说出后,君临与穆羽之间的战斗已在悄然间展开,四目相对没有摩擦出任何的火花,有的只是越来越激烈的杀意。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带好你买命的赌注,可千万别错过了。”穆羽转身而走,宋中基与浪剑人默默跟着身后,有种天生的王者之气。

    君临注视着穆羽越走越远的背影,顿了许久,冒出一句话道:“可你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买不了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