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杀宫宁
    君临的笑容看上去很嗜血,像是等待了很久的一头饿兽。

    这不为其他,只为能够亲手杀了宫宁。

    这没有一句话的沉默,只是在更好的酝酿着情绪。

    “废物,你的伤好了?”宫宁忍不住试探一声,问道。

    君临却没有回答,而是将手高高抬起,遥指着苍天。

    宫宁见状不解,再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装模作样。”

    日天昊很不屑道:“主上,老子又想快点见到小丸子,你能不能快点。”

    这说的快点自然是快点解决掉宫宁,从而继续上路。

    君临点了点头,邪声一笑,道:“一顿饭的时间,不,用你的话说,就一首歌的时间。”

    日天昊却望向了宫宁,傲然道:“丑八怪,你还有一首歌的时间,有什么遗言赶紧说。”

    宫宁听着君临与日天昊的一唱一和,低愤道:“丑八怪?还一首歌的时间?还真当自己是号人物了,废物。”

    然而,此时此刻,悠扬的歌声莫名响了起来,日天昊站在君临的肩头唱的十分忘情,同时同步,君临的遥指苍天猛然弯指成爪,脚下施展着龙之幻影步跟着歌声的节奏动了起来。

    “如果世界漆黑,其实你很美,在战斗里厮杀,最多是炮灰。”日天昊正唱的起劲时,却忽然停了下来,无奈道:“哎呀,时间过得太久了,我都忘词了。”

    其实这并不是因为时间过了太久的缘故,而是在最后一句歌词唱出来时,君临的龙之爪赫然击中了宫宁的腹部,想要一举爆掉其丹田。但宫宁的防御却也十分强悍,一截断木之盾在那瞬间从他的肌肤表面弹起,挡住了君临这突袭的一击。

    “看来老子还得继续唱。”日天昊在厮杀过程中,仍笔直的立在君临的肩头。

    宫宁在被击中后,又听日天昊如此歌唱,二话不多说,一来就是一个大招,双手顿时化作两只蔓藤向君临围勒而至。而蔓藤上那一根根的突刺就像恶鬼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君临吞食掉。

    “无关痛痒的招式,又怎么有用,无所谓。”

    日天昊刚唱到这句时,一条蔓藤竟从地底腾起,将君临的一只脚给缠住。不过这对君临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没两下就被君临给挣断了。

    宫宁见状大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暗招竟如此不堪一击。

    君临听着日天昊的歌声战斗,神采飞扬的身姿翩翩起舞似的,不由朗喝道:“日天昊,继续唱。”说罢,便发起了第二次攻击,但攻击的龙之爪牙却冒起了蒸腾的白烟。

    “如果像你一样,总有人陪葬。围绕着我的英勇,也许很荣幸。其实我并不愿意,有很多嫌弃,像白痴一样的愚昧。嫉妒我绝世的美,可是你不配。”

    “丑八怪压抑压抑压抑啊,能否别如此愚蠢。”

    这歌词绝对是日天昊故意打击宫宁而改的,否则也不会如此抬高自己而处处贬低人家。

    而君临的攻击却在每一个音阶落下时,出其不意的出现在宫宁的不同方位,龙之爪牙凶而残忍的扣杀而去。

    宫宁无法相信这就是君临的速度,竟连自己都难以捕捉到,甚至连力量比起之前的一击强上了数倍不止。

    “卧槽,主上,后面的词编不来了,我就不唱了,那你能不能快点。”日天昊酝酿着接下来的词,却始终找不到适合的表述,“老子还是太善良了,不忍心啊。”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日天昊的情绪瞬间低落了下来。

    君临见状不解道:“日天昊,你是想再饶他一次吗?”十数次的连击,君临虽扣中了宫宁的要穴,却始终无法突破那重木的防御。

    宫宁被如此嘲讽,依他的傲气自然难以忍受,当下便唤醒了体内沉睡的寄生图腾,化身为了一棵树精,身上的尽碎,彻底露出了怵目惊心的疤痕。

    “饶我?可我却不饶你们,你们必须死。”在此时,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灵植精华尽数被纳进了宫宁的体内,“无论我能否得到宝物,我都不会放过你们。”

    君临见宫宁此状,当下也激起了浓浓战意,褪去了全身白烟式潮红,道:“日天昊,你先避开,我马上就好。”说罢,便将手指放在了嘴角边,继续道:“其实我也没打算放过你。”

    在日天昊跃下君临肩头的那瞬间,一个扑杀纵跃同时而起,君临跳到了半空中,手中燃烧着火焰向宫宁扣去。可在唤醒寄生图腾的宫宁,在感知上也达到了一个超强的境界,还不等君临在半空出现,就已是升腾起了一道道木枪,向君临穿刺而杀去。

    君临见状眉头一皱,在一道木枪逼近时一个缓冲借力,扑杀术再次施展开来,以木枪为阶梯,向宫宁缓缓逼近,而他手中的火焰依旧还在不骄不躁的燃着。

    然而,这些木枪却有一股嗜血的吸引之力,竟然在君临与之接触的同时,一点点汲取着君临的生机。随后,君临发觉到了这点,便加快了速度前进,与此同时,他的肚皮也在微微鼓起。

    当君临被一道道木枪包围之时,一口囚龙的吐息从中蔓延而开,形成一个巨大火球毁灭着那一条条的木枝。

    那本是残忍的一幕,但此刻看来却是极美的,尤其是当君临从火焰踏出的瞬间,燃烧着的狼皮衣就是最靓丽的风景,映衬着君临的一举一动,优雅而又不失霸气。

    “这焰是虬龙之焰,真的是龙的气息。”宫宁惊恐望着这幕,但转而却又恢复了平静,“可惜,就差那么一点,不然还真被你给烧死了。”

    在木枪一条条被焚烧掉后,宫宁竟不顾烈焰的威胁,直接将手向君临的咽喉探了去。而这并不是宫宁一时冲动做出的选择,因为在囚龙的吐息下,他的木手只是熏染上了一层黑檀的颗粒。当然,这也并不是君临最后的手段,囚龙的吐息只是他为掩护接下来的攻击。

    就当眼看着宫宁要扼住君临的咽喉时,君临的龙之爪牙上燃起了一个旋转的火焰,狠狠的与木手撞击在了一起。

    “日天,螺旋焰。”君临咬着牙,拼着燃烧鲜血的力量,也要将宫宁灭杀在这招之下。

    只见那高速旋转的火焰,一层层的把宫宁的手臂磨成灰烬,一直碾压而下,直至让螺旋焰彻底挤在宫宁的身体上,不留半点可以避开的空隙。

    “不,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甘心。”这是宫宁的声音,但此外还覆盖着另一种声音,想必就是与宫宁签订寄生血契的魔兽吧。

    但这就是事实,在绚烂的火焰绽放下凋亡,这不是就一棵植物最好的结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