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炼灵植之根
    此番举动也不知小蛇丸子是什么用意,莫名的离开让日天昊感到一阵不安。

    “梦小妞,你还不跟去看看,就不怕小丸子做什么傻事吗?”日天昊的身躯在颤动,那是跟不跟去的挣扎,“这个地方肯定有小丸子的伤心往事,我怕它会想不开。”

    梦小姐很深邃的望着日天昊,道:“放心,它不会的,不然它也不会活到现在。”

    日天昊苦笑道:“算我求你了,你就跟去看看吧。”

    其实就算没有日天昊的这个请求,梦小姐也铁定会跟上去的,这倒不是说怕小丸子想不开,而是在这个时候,身边有一个人安慰的话,情绪也会稳定的快些。

    只见梦小姐的脚下升腾起一涌清泉之水,犹如一条潜入大海的游龙一般,瞬间就将梦小姐送了出来。

    当感到梦小姐的气息越来越远时,日天昊的神情大变,怒喝道:“你丫的傻啊,说了不要乱说话,尼玛还乱说,生怕小丸子不知道你就是当年害它的那个人吗?”

    这句话刚一说完,那个人的虚影就从日天昊的体内飘了出来,愧疚与思念情绪尽数都涌在了脸上,叹息道:“对不起,可我控制不住,真的控制不住。”

    日天昊见状,情绪慢慢的平复了下来,道:“要不是我及时说上那些话,恐怕小丸子非要逼死我们不可。现在小丸子它只要想起了一些往事,想起了你,所以会很激动。”

    那道虚影望着漆黑的出口,道:“不管怎样,我都不该再见她。”说罢,便转身走向了君临所在之地,“以后帮我照顾好朱涟,不,照顾好小丸子,我会遵守我的承诺,给你主上铸就一身灵脉。”

    与此同时,君临身上燃烧的火焰越来越弱,但一百零八道穴位闪烁出的光却越发的耀眼。还有那根贯进君临嘴里的木枝依旧还在往他的体内塞去,以致君临全身肌肤都浮肿的可怕,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爆裂而出,溅着恶心的鲜血。

    只不过,君临却是脱下了梦小姐送给他的那件狼皮衣,他似乎早知会是这样的结果,为的就是不让这件狼皮衣被溅污。

    “后辈小子,赶紧凝神静气,运转囚龙九变第六篇龙之骨血,将灵植之根炼化成自身血肉。”在说出这句话后,那个人的气势轰然而变,一副前辈高手的模样悄然出现在君临的眼前。

    “我只会前三式,还没有学会后六篇。”君临忍受着裂体之痛,回答道。

    “那你就运转第一篇龙之吐息,炼精华为气,然后将灵植之根暂存体内,等到学会第六篇,再为自己铸就灵脉。”那个人眉头一皱,想到此,无奈一叹。

    “我已经打通了全身经脉,而且为自己铸就了一条龙脉,应该可以直接将这灵根存在经脉中吧?”君临反问道。

    “你已经打通了全身经脉?这怎么可能?”那个人闻言诧异万分,迫不及待的侵进了君临的身体里,“如果你相信我,就不要抵抗,我自会为你铸就更完美的脉络。”

    君临起初的确有些忧心,也暗自在抵御着入侵,但过后却彻底放松了下来,道:“好,我就信你。”

    “这就对了,后辈小子,虽然这个世界太过于混乱,到处都是尔虞我诈,人心难测,但还是会有真情的羁绊,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突显出珍贵。”

    “不管未来遇到怎样的苦难,还希望不要一个人扛着,因为你不会只是一个人。这也不是一个人的世界,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就会有无穷的力量。纵然是神,也会惧怕你。”

    那个人并没有传授君临囚龙九变第六篇,而是说了番教导君临的话。虽说这看似没有任何的作用,但却让君临的心境有了巨大的转变。也是因为与日天昊相处的日子久了,看待事与物的心态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

    此刻,日天昊正一言不发的望着君临,虽然内心担心得要死,但却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与君临同命而活,更是因为看到君临如此受难而心疼不已。虽说日天昊一直管君临叫着主上,可它却一直将君临当作一个正在长大的孩子,需要自己的帮助与呵护。

    忽然,在君临的身上炸开了一个洞,那是灵植之根从血肉中长了出来。随后又听见一声,接二连三的几声,让君临的身上越来越多的灵植之根长在了血肉上。

    “把这些灵植之根当作是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试着去使唤它们。”随着这句话的伴生,君临慢慢的放弃的反抗,而是顺着灵植之根所蔓延的方向,在体内布下一道道图腾之力。

    “没想到你小子竟拥有白色的灵植图腾,还真是稀奇啊。”

    “不过,你所激活的龙之图腾并没有什么用处,空有其形,却不得其力。”

    “你之所以能施展出火之力,那全都是因为在燃烧鲜血的缘故,而这绝不是明智之举。”

    “如今的身体就像一座经历了千万年的城池,看似无比坚固,实则一摧必毁。”

    “如果你不想死得不明不白,最好不要再燃血祭焰了。”

    在君临的体内游荡了一遭,那个人渐渐的将蕴藏在君临体内的秘密窥探的一清二楚。

    然而,君临虽为自己的状况忧虑,但要他放弃燃血祭焰的力量,那是万万做不到的。因为这关于君临踏上强者之路的命脉,宁死也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那个人自然能感受到君临的想法,当下便叹息一声,道:“希望这灵植之根能够为你争取一点时间,后辈小子,如果你能得到那条龙的心脏,真正的激活龙之图腾的话,或许还有些希望。”

    “你不要危言耸听了,等我彻底融炼这灵植之根后,我再与你好好谈谈。”此刻,君临的身上已经遍满了灵植,血肉俨然成为了一片供养的泥地。但君临对此丝毫不惧,已然是豁出了一切。

    在灵植之根占据君临身体的同时,也已是脱离了与岩石的接触,彻底围绕在君临的每一处经脉之中。由此一来,一百零八魔兽幼崽所需的能源算是有了个依靠,甚至连那缕燃烧在胸口的火源也更旺盛了许多。

    “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既然来到了我君临的地盘,是龙也要给我盘着。”君临不但没有听从那个人的劝言,反而将自身的血液在一瞬间尽数燃烧起来,绽放出如烟花般的火焰,在灵植之根上洒下涅槃重生的种子。

    这绝对是在那个人的意料之外,他万万是没有想到君临会如此决断,不仅没有听从自己的建议,而且还反其道而行之,用最强的力量拼下最后一搏。

    也许这是君临不相信那个人所做出的反击,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君临对自己的自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