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珠联璧合
    此外,那个人的意识也已是侵入到了日天昊的身体里,顿时整只鼠的气质都变的不一样了。

    “如果朱涟她真的折了回来,你的身体就交给我来控制。”虽然这句话是从日天昊的嘴里说出,但毫无疑问是那个人的意思,“你也尽管放心,等一切结束后,我自会遵守我的承诺,把灵植之根给你主上。”

    “你最好是如此,否则我主上是不会放过你的。”这才是日天昊的声音,浓浓的威胁之意,仿佛是在给自己壮胆。

    “这个我当然知道,要不然后辈小子也不会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不过你也是幸运的,找到这么一个好主人,只是人心难测,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颗心。”那个人很感慨地说了这番话,言语中有着难言的秘密,“也许以后他会伤害你,但请你记住这一刻他为你所做的一切。”

    与此同时,在那个人所掌控的领域里,君临竟不顾一切的燃烧着自身血液。为的就是破开这漆黑的领域,阻止日天昊冒险的一试。尽管君临已经知道这一切都已经晚了,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放弃。

    只见火焰在君临的身上尽燃,一百零八道穴位散发着极致的光芒,疯狂的从那根木枝上汲取着能量,拼命冲击着君临的每一处筋脉。

    如果不是之前铸就了一条龙脉,恐怕君临就不仅是血肉模糊这样简单了,那绝对会爆体而亡,纵然身负龙之逆鳞这等宝物,也依旧难逃此劫。

    因为那个人与日天昊共处在一个躯体里,所以那个人所能看到的,日天昊也一样亲切的感受到。看到君临如此自残般的攻击,心中甚是不忍。于是它就撕心裂肺般的喝止着,但君临却置之不理,只想着照亮掉这暗黑的瞬间。

    “这样下去的话,这小子恐怕凶多吉少啊。”

    “那你还不快救救我主上,干脆现在就将灵植之根给他,也许能救他。”

    的确,通常情况下,这灵植之根所蕴含的能源,绝非君临所能吸收的,但此时此刻却似乎有那么一点希望,利用一百零八魔兽幼崽为君临分担一些风险。

    “便宜这小子了,既然如此就送他一场造化,就看他能够抓住多少了。”说罢,日天昊的身上冒出了一道虚影,且掌中牵引出一道又细又长的黑线,缠住了君临的身上。随后那难以撼动的木枝竟自己一点点的长了出来,从君临的嘴中而入,渗透在君临的每一根筋脉里。

    “你这是在做什么?”日天昊见状大惊,但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为他铸就一条可以提供能量的筋脉,这不就是你们所想要的吗?”那道虚影慢慢的又侵进了日天昊的体内,“别忘了,替我照顾好朱涟,这就当是我给你们的报酬。”

    然而,灵植之根入体,却遭到了君临的强烈排斥,奋力的运转着火源之力焚烧着那根木枝。可虽然火烧的很旺盛,但那根木枝却不受任何的影响。就算是把君临自己给烧为炭黑,恐怕那根木枝依旧完好无损的屹立在烈焰之中。

    “朱涟她……她终于来了,我多想再拥她一次。”日天昊抬起那双细小的爪子,满眼深情的露出一丝微笑。

    果然,当下便见一条蛇蟒从黑暗中穿梭而出,随后梦小姐玉足轻点,一个轻飘落地就站在了日天昊的跟前,目光却在四处观察着。

    “日天昊,为什么不见君临?”梦小姐疑惑的望着日天昊,竟不由警惕了起来,“是不是有人来过?”

    日天昊很愕然的望着梦小姐,心想这也问的太直接了吧?

    同时,小蛇丸子也化作了迷你小蛇,绕在日天昊身边仔细围观着,问道:“你不是日天昊,你到底是谁?”

    日天昊的惊愕之意更加凝重,心想为什么不按套路来,至少也得试探上几句再发表想法吧?

    然而,却殊不知这就是一种试探,玩得就是心理战术。毕竟小蛇丸子会返回来,就是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同时也是因为日天昊的表现与往常不同,太过淡定了些。

    “老子就是日天昊,梦小妞你们突然折回来,不会是来怀疑我的吧?”日天昊露出不悦的神情,指着君临所在之地,“我主上就在那修炼,你们看不到他的存在,是因为那里与我们进来时一样,被漆黑的一片给盖住了。”

    “我不信。”梦小姐仔细观察了一番,缓缓靠近时感受一股强烈的排斥力,“除非我亲眼见到君临他。”

    “梦小妞,那你这么不相信我啊?”日天昊双足离地,将手叉在腰间,“难道老子会害了我主上不成?”

    “我不是不信你,我只是更相信小丸子,它说你不是,那你就不是。”梦小姐手中祭出一团清泉之水,眼中竟泛起了浓浓的杀意,“说,你到底是谁?”

    日天昊见状惊恐万分,转而望着小蛇丸子,正见对方用更恐怖的眼神望着自己。最后,日天昊心中无奈,面对小丸子有种自然的无力感,毕竟此刻的日天昊并不是日天昊,而是那个人在操控着。

    但那个人是怀有目的而来的,不到最后一刻是绝对不会放弃的。就在离小蛇丸子还有一步之遥时,日天昊嗖的一下,用爪子抱着了小蛇丸子。

    要知道这不是人类之间的拥抱,而是一只老鼠抱住了一条蛇。

    这幕让梦小姐大吃一惊,就睁大着眼睛看着,足足是过了三个呼吸不止。

    可在这短短的时间里,这一条蛇和一只鼠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的画面,想起过很多的事。当然,日天昊所想的绝对比小蛇丸子要多得多,毕竟它的脑海里存在着两个意识。也正是有两个意识的存在,让日天昊的身躯难以做出抉择。

    “朱涟,我好想你。”可最终,从日天昊的嘴里响起了这几个字,“对不起,请原谅我。”

    这句话的声音很小,几乎可以认为是心声,但还是被小蛇丸子给听到了,也正因为是这样,让小蛇丸子茫然不知错。

    “你刚才,你刚才说什么?”小蛇丸子竟出奇的让日天昊继续抱着,是因为那几个字对它的触动很大,是藏在心里最深的秘密,“你再说一遍。”

    日天昊知道不能再说,甚至也不能再抱了,连预想好的抚摸也都直接略过了去。

    只见日天昊松开小蛇丸子,连退了数步,无赖般笑道:“我说我们真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决定要你做我的配偶。”

    小蛇丸子却逼近了一步,直接否定道:“不对,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你到底是谁?”不觉间,它的情绪就变得激动了起来,蛇信子乱吐,似乎要吃人一样,“说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叫朱涟。”

    日天昊被小蛇丸子吓得不敢大声说话,只得怯弱道:“我不知道你叫朱涟,而且珠联这名字还没有璧合好听。”

    “我刚才什么也都没有说,是不是你自己给听错了?”日天昊最后又加上了一句解释。

    望着情绪十分激动的小蛇丸子,日天昊忍不住在心里大骂着那个人,也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是点燃了小丸子埋藏心底近千年的怨恨。

    然而,小蛇丸子怨恨的瞪了日天昊片刻之后,再次化作一条大蛇蟒离开,还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梦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