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一个冒险的忙
    最后,那个人没有再说下去,让整个空间陷入了沉寂。然而,纵使说了这么多,依然没有道出君临所想知道的答案。

    只见君临缓缓站起了身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而你也不愿再继续说下去,所以还是解决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吧。”说罢,便将手中的木枝用力一扯,又道:“我要整根,希望你能给我。”

    “后辈小子,你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何况就算我给你,那你能拿得走吗?”先前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凄哀悲凉的情绪又再次变得活跃了起来,“再说了,你让我给我就给,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我可以帮你照顾小丸子,以弥补你几百年的亏欠。”君临没有就那个人的话去辩驳,而是使出攻心一招,“至于你是谁,你为什么要封印小丸子,我们可以不知道,但我们却知道你伤害了小丸子,就算再用上八百年的时光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句话对那个人来说,是很有慑服力的,但对于君临来说,这种承诺根本就一文不值。

    “让你照顾朱涟,我不放心,你还只是孩子,说不准哪天就被人给杀了。”

    满是质疑的声音让君临很无奈,这的确是一个潜在的隐患,随时随地都会爆发。

    “既然你如此不放心,那不是更应该将灵芝之根给我吗?”君临说道。

    “可我凭什么相信你?”

    “如果你不相信我主上,那你就相信我,当然,就算你不给,我也会照顾好小丸子的,而且就算你不给,我主上也会自己去拿,和你说只是出于礼貌。”日天昊再也不能忍着不说,这可是关乎小蛇丸子的大事,“因为我们有足够的理由,主上,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君临没有反驳日天昊的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只是眼神更加坚定了一些。

    因为日天昊说得不错,无论是出自于私心还是其他的原因,君临都有必须得到的理由。

    然而,这番话却引来了那个人的笑语,道:“这不就是想抢人东西吗?至于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么?”

    君临说道:“你说对了,我这就是要抢,而且还要抢得一点不剩。”说罢,便咬在了木枝上,疯狂的吸上了一口精华,随后又划破五指,燃起旋转的火焰,继续道:“就不多说什么了,手底见真章吧。”

    日天螺旋焰的一击,再次让君临将木枝拉长了一段,但效果却不是很大。

    日天昊见状一急,心知这样下去,纵然得到了灵芝之根,但君临也绝对会虚脱不堪,而且还会耗费太多的时间。君临自然也知道这点,但除此之外,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实在是没有别的路可走,除非是放弃。

    “后辈小子,你这招的威力虽然不错,但每次都要燃烧自己的鲜血,不到万不得已,我建议最好别用。”那个人的语气没有半点波动,甚至还在评价君临的手段。

    不过,那个人倒是没说错,君临若不是吸收了木枝精华,恐怕日天螺旋焰就要燃尽他的鲜血了。

    “如果小丸子感应到了你的存在,会不会返回来,看到这么长的一截灵芝之根,它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日天昊帮不上君临任何的忙,只好继续攻心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终于,那个人的语气变了,有些不安起来,“这和朱涟有什么关系。”

    “也许这几百年来,小丸子已经忘记了一切,难保看到这些后,它会不会想起当年一幕幕的过往。”日天见攻心有效,继续抛出几句重磅的话,“难道你是想告诉它一切,看看它还会不会再如当年一般相信你吗?”

    那个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即便小丸子会抛开一切的怨恨原谅他,那又能怎样?毕竟现在所存在的只是那个人的一缕意识,或许那个人早就在当年死去了。难道是想让小丸子得知真相后,再次伤心欲绝,对生活失去信心吗?显然,这不是那个人所想要看到的,纵然他是多么的想让朱涟理解自己当年所做的一切,但这却什么都无法弥补。

    “朱涟她……不,什么也不要让她知道。”这话刚说话,一道虚影出现在了日天昊的跟前,“如果你能帮我一个忙,我就将这灵植之根送给你们。”

    这道虚影就是那个人,他还保持着年轻的模样,像一个儒生,也像一个战士,剑眉星目中尽数带着柔情之意。

    “什么忙?”日天昊很认真的打量着那个人,也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想借你的身躯一用,我想真切的抚摸朱涟她一下。”那个人恳求道。

    这个要求很过分,不但不知道那个人想对小丸子做什么,也许会有一些过分亲密的举动,弄不好日天昊从此就会招小丸子厌恶,甚至是杀之而后快。

    但还在日天昊思考这个问题时,君临却一口回绝了。因为这样做的风险太大,谁能保证那个人不会夺舍了日天昊的躯体,谁又能保证那个人会没有一点恶意,或者见到小丸子后动一点点的私心。

    “这个忙,我们帮不了,我自己有能力拿到这灵植之根,否则我君临又凭什么敢言君临天下。”君临的手中仍然燃着螺旋焰,嘴中咬在那根木枝,“日天昊,到我肩头来,我不许你自作主张,否则我一定让你在雪地里滚上一天一夜。”

    虽然君临目露着凶光之色,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在心疼日天昊,严禁它用性命去冒险。

    可日天昊却没有依照君临的话去做,它也知道这样做会有一定的风险,弄不好就被夺舍而死。只是看到君临如此严重的伤势,要是没有灵植之根的话,肯定是很难痊愈的,何况君临还如此拼命的燃血祭焰,情况更是刻不容缓。除此之外,自然还有其他的一些原因,但同样是在冒险一试。

    最后,日天昊答应了那个人的请求,并且让那个人祭出了领域,将君临笼罩着了黑暗中。

    “主上,你尽管放心,我们签订了图腾血契,命早就紧紧联系在了一起,相信老子,老子会为你拿到这截灵植之根的。”日天昊说这句话时,用了特别大的声音,一方面是在警示那个人,一方面也在暗示君临,“如果主上你对我很失望,就用血契的力量灭了我。”

    在一片黑暗中,君临看不到任何的事与物,纵然日天昊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也好像隔着十万八千里一样,遥遥而不可及。

    “后辈小子,莫要挣扎,纵然你耗尽了全身的血液,用火焰照亮了整个天际,只要是不在领域里的人,是无法看到你以及你所做的一切。”那个人看到君临妄图用螺旋焰照亮空间,没想到君临对日天昊竟有如此在乎,不由轻叹一声,似乎又想起了一些相近的往事,“除非你也有领域,用领域覆盖掉我的领域,否则一切都是白费力气。”

    但君临并没有放弃,反而将整双手弄得鲜血淋漓,想要激燃出更加强烈的螺旋之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