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一段情的过往
    那个人是谁并没有谁知道,甚至连他本人也都只有一点残缺的记忆。

    而这些记忆早已出现了断层,需要一件件的事情将其串联起来,最后才有可能得到自己所想要的答案。

    虽然有时候的答案不是自己所理想的,但那却都是存在的事实。

    “原来我真是一个负心人,被小魔鼠给说中了,我万万没想到我竟也是一个残忍之人。”

    “说来给我们听听,你是怎么个残忍法。”

    “这种残忍,旁人是难以体会的,当有一天,你亲身经历过就会懂了,与死的区别并不是很大,只是还活着而已。”

    “这句话你倒是说错了,生与死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后辈小子,你还年轻,有些事你是不会懂的,也最好不要去懂,真的很残忍。”

    这是那个人起头,与君临交谈的一段话,各自所带的情绪波动也都全部融入在了言语当中。也正是这样,那个人慢慢的讲诉起了属于他与小蛇丸子的一段情的过往。

    是的,就是与小蛇丸子,那条可以化身为人的神兽之蛇。

    原来,小蛇丸子之前也有一个名字,就是那个人为她取的,叫作朱涟。当然,这个名字并不是随意乱取的,是从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中衍生而来的。

    当年,也就是近千年前,与日天昊八百年前穿越而来的日子差不了几年的时间。那是小蛇丸子,准确的说应该是朱涟与那个人初次相遇的时候。朱涟也是初来到图腾大陆,化作人类小姑娘游走世间,在一次湖中泡澡中遇上了那个人。那时那个人潜在水底练功,入水后的朱涟依旧没能发现那个人的存在,直到清澈泉流沸腾的那刻。

    而泉流之所以会沸腾,是因为那个人练功的时候,全身燃烧着熊熊烈焰,温度之高就像是火山爆发一样,大规模的灾难从这个湖的中心四处蔓延而来。

    当时朱涟的实力很强,至少是天境的修为,但依然不敢对从水中燃起的火焰有半点轻视。纵然她是神兽螣蛇的后裔,有着超强的御水之能,但却也不敢一直待在水中,时不时的激起丝丝的涟漪。

    “原来小丸子叫朱涟,这名字很土,名字的来由也让我不好说些什么,总之不如小丸子好听。”日天昊比君临还要听的认真,但它却会在重要的时刻插上一句嘴。

    “这名字是不好听,但朱涟她就是喜欢,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真的很可爱,与人类女子全然不同。”美好的回忆是会让人伤心的,而伤心的回忆却是让人愤怒。

    “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们的故事应该就此开始了吧?”君临的话一针见血,直接是想知道后续的发展,“那些美好的回忆是属于你们的,我只想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把她封印起来,是为了什么?”

    “对,你丫的为什么要封印小丸子,还有你怎么也在这鬼地方,该不会是良心不安,自我封印在这里陪着小丸子吧?”日天昊想得更加透彻,似乎像是自己所经历了一样,“我想你应该是自裁一段灵魂意识,而本尊却去做了别的事情。”

    “这个我还没有想起来,可能真的是因为良心不安吧。”那个人一声长叹,苦笑声连连,“但在想起那段经历之后,我突然好想再见她一次。”

    日天昊却肆意投放着鄙视的眼神,继续猜测道:“如果你这样做的目的,为了救小丸子,或者说不让小丸子和你一起去送死,而选了这么一个隐蔽之地的话,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

    按日天昊这般说法,那个人所做的一切应都是为了朱涟着想,但日天昊却是十分憎恨这种做法,认为这是极度自私的表现。

    “如果不是主上和我无意间看到那颗灵芝的话,那小丸子就会永生不见天日,直到逝去的那刻,怀着对你强烈的怨恨之意,就算是做了鬼也不会得到解脱。”

    “这的确比死还要残忍,而且还是那种日复一日,每天都要在脑海中过上一遍,因为她除了这些,就再也做不了其他任何的事,想必连死也都做不到吧?”

    “那颗灵芝表面看上去是封印小丸子的泉眼,实际上是在为小丸子提供能源。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根木枝应该和这个洞一样长,不,应该是这个洞的两倍长,直接连到洞口的那颗灵芝。”

    日天昊一口气将自己心中的猜想全部说了出来,眼眶中的泪水一直都在打转,仿佛是在诉说着自己的故事一样。

    “小魔鼠,不管你说得对不对,那条小蛇也都获得了新生。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也不想记起太多,那样会很累的。”那个人的声音似乎在哽咽,很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也不要在朱涟的面前提及这些,这么多年了,她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

    “这不用你说,老子会照顾好小丸子的,绝不会让她再受同样的苦,纵然是死,我们也会死在一块,坦坦荡荡。”日天昊在此刻表露出了自己的心迹,道。

    然而,君临听着这些话,渐渐的也理清了头绪,但这都不是他所想知道的。这些太过于复杂的感情故事,不适合君临这般单纯的孩子,何况刚才也并没有说得很明白。

    “日天昊,你说完了吗?”君临很无奈的瞪了眼日天昊,眼神已是下了禁止令,不许日天昊再插嘴,“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封印小丸子,而你真实的身份又是什么?”

    日天昊见君临发话,便没有继续再说,但那愤怒的眼神一直都在整个空间内游荡着,似乎十分想见到那个人的面目。

    可荡响起的声音却总是那么的均匀,就仿佛眼前所看到的就是那个人,铁石心肠般的存在。

    “当年的我没有时间去考虑太多,一切都来得太仓促了,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朱涟她……她真的会死。”

    “她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我废去了修为,打回了魔兽原型,折断了双翼,封印在了这里。”

    “就算我做出这些伤害她的事,她望着我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相信,相信我做这些事都是有苦衷的。”

    “她是我见过最傻的女人,真的很傻,傻到我忘不了她的眼神,每每想到就会很心痛。”

    “那个时候我不敢和她说一句话,因为我说了一句伤了她,也伤了自己的话,就是那种话,让我永生都不敢再面对她。”

    那个人回忆着当年,虽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道尽了他所有的心酸。然而,他到底说了句什么话,却迟迟没有讲出来,或许连他自己也都忘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