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原来是那个人
    这个地方本来就不是很大,任何的一掌都很有可能击中目标。

    但很显然,君临的一击绝不是随便而施的,因为被击中的地方和木枝是处在不同的两个角落里。

    如果非要具体指出来的话,那就是之前日天昊所凿的那块石头。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偶然,别忘了日天昊对宝物可是有种特殊的感应,与君临之间有血脉契约的联系。

    此时此刻,君临的手中已经紧握着一根木枝长条。而这根木枝很长,就像一条蛇蟒一样,被君临从一个洞中给抽了出来,而且还一直连接着,没有断开。

    “日天昊,你看看这是哪个种类的灵植,味道还不错。”君临很兴奋的又是咬上了一口,疯狂的吸允着,在几个呼吸过后,继而又问了一声,“对了,日天昊,你刚才在和谁说话?”

    “主上,你都听见了?”与此同时,日天昊正在仔细打量着这根木枝,时不时的还吸上了一口汁液,“这味道有点像灵芝,这该不会是灵芝的根吧?”

    如此一说,君临顿时就想起了初遇小蛇丸子时吃掉的那颗灵芝,那不正是封印小蛇丸子的泉眼么?难道说这拥有成熟意识,并还能施展出一定领域的灵芝成了精?

    “不管是不是,先把它给挖出来再说。”说罢,君临已是动手拔了起来,且每每用力一次就吸允上一口,丝毫都不浪费。

    “主上,这样可不行,万一这家伙就是要借你的手脱困,那你说该怎么办?”日天昊虽不赞同君临的做法,但也没有去阻止,“说不定这家伙也是被封印在这里,你手上的木枝就是封印的手段。”

    君临手中的力度已缓缓减弱了下来,顿了片刻道:“日天昊,你说全盛的我强不强?”

    日天昊闻言却不知如何回答,但它却已然明了君临的意思,无奈道:“要不我们就试试?”

    君临听到这话后,露出咧嘴笑容,道:“这真的很甜,很好吃。”说罢,便又是一口咬在木枝上,“日天昊,你也来试试。”

    日天昊见状一叹,拒绝道:“我才不吃树呢,说到底,主上你就是个小孩子,老子要对你包容。”

    然而,不过会儿,日天昊也抱在了木枝上十分享受的吸允着,就像啃甘蔗一样,看上去比君临还要小孩子。自然,日天昊是借助了君临的力量,否则凭它的手段还无法如此轻而易举做到。

    不管君临如何用力,木枝除了之前拔出那截后,就紧紧扎根岩石中,纹丝不动。

    这也让君临激起了好胜之心,一个马步端正双手挽扣着木枝,全身不知怎地就冒起了清淡的白烟,整个人就像是被火燃烧着一样,温度骤增。

    “哇靠,这什么情况,难道主上也进入二档时代了?”日天昊很惊讶的赞叹道。

    这次君临并没有借助鲜血或泥土的力量,也已然可以进入另外一种境界,可见这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大有突破,就是因为这木枝所带来的效果与众不同。

    与此同时,君临正在奋力上拔,低喝道:“给我起。”

    然而,那根木枝依旧稳如泰山,任君临用尽多少力气,也不为之所动。

    “后辈小子,你还是放弃吧,你是不可能撼动这根木枝的,否则你让我几百年的颜面何存?”这时,那声音又再次响起,带着种种的骄傲之意。

    君临闻言,心中的傲然之气也顿时被激起,尤其是看到已拔起那段木枝后,更是不由的一笑,道:“我想你的颜面已经荡然无存了。”说罢,便松开右手放至嘴边,咬破五指弯曲成爪,瞬间就有五缕火苗燃起,糅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旋转的火焰,继而又低声笑道:“日天,螺旋焰。”

    但君临却并没有立即下手拍击而去,而是静静等待着暗中的声音响起。

    “日天螺旋焰?这名字真俗气,想必是那只小魔鼠给命名的吧?”这语气与先前并没有任何的不同,依旧带着骄傲,另参杂着些笑意。

    日天昊闻言大为不悦,朗道:“这名字还俗气?老子就说你丫的没文化,没文化真可怕。”

    君临却摇头一笑,道:“我也觉得挺俗气,但能够日天的一招,对付区区的你应该不在话下吧?”

    “是吗?”那声音不怒反笑,也不知是在回答谁的问题,也许是君临,也许是日天昊,亦或者他们的问题顺带着一起都回答了。

    君临笑道:“那就试试?”说罢,已是望了眼日天昊,随后便在日天昊的指引下,这日天的一招又准确无误的击中了目标。

    与此同时,那裸露的木枝又拔长了许多,直至日天螺旋熄灭为止。

    “没想到还真能够撼动,后生可畏,不错不错。”可纵然如此,那声音依旧平淡无奇,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木枝变得一长,就自然而然的柔软了许多。最后,君临直接扯起那根木枝坐在那块石头旁,默默的啃了起来,疯狂汲取着其中蕴藏的能量。

    “我想知道你的来历,你应该会告诉我们的吧?”君临说道。

    “那可不一定,告诉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那声音竟没有拒绝,反而有趣的反问道。

    “几百年没有说话,那你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们愿意听,这就是对你最大的好处。”君临苦涩一笑,无意间露出似曾相识的落寞,“但如果真被日天昊给说中了,我可以救你出来,但这根木枝必须给我。”

    君临似乎已经确定对方会倾诉一般,已准备好了耳朵随时恭听着。

    “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告诉你也没什么,但在我的记忆里就只是几个残缺的片刻,就连一个最深刻的画面都模糊不清,只知道我伤害过人家,让我备受煎熬。”整个空间都飘荡着一阵阵叹息,就好像是从数百年前的声音穿越了时间而来,“如果我告诉你们,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会信吗?”

    “信,为什么不信?”君临没有丝毫犹豫,脱口而出道。

    “这你都信?那也太蠢了吧?”忽然,那声音的语气转而一变,嘲讽之意轰然而起,“不要随便相信任何人,后辈小子,你懂吗?”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何况你没有骗我的必要,而我又为什么不信?”说罢,君临的气势也骤然一变,阴冷道:“但如果你真欺骗了我,那我必定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

    在君临这句话说后的数十个呼吸里,整个空间安静的可怕,有种让人窒息的压抑感。

    “这句话,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原来是她对我说的。后辈小子,你又让我想起了一些事。”顿时之间,那声音像是换了一个人说出似的,带着种种的故事,“原来我真的就是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