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扰人长眠
    难道梦小姐心里还有所犹豫?如果没有,那与君临远走高飞岂不是更好?难道梦小姐有难言的苦衷?如果有,为什么不说出来与君临一同面对?

    可不管如何,君临都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毕竟他是要君临天下的男人,到时君临会驭着神龙从天而降,将整个天下交到这个女人的手上。

    君临触着身上衣裳的皮毛,一股暖意顿时从心底生起,道:“这可以说是我收到的第一件礼物。”说罢,便找了个比较高的位置盘膝坐下,继续道:“日天昊,我要疗伤,你为我护法。”

    还不等日天昊想好如何回答时,就被君临给直接忽略了过去。

    其实日天昊还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每一个女人心中都渴望的一份美好,都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盖世英雄。就像日天昊脑海中闪过的一个画面,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在说,她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会踏着七色云彩来娶她,只是她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日天昊没有把这段故事给说出来,而是落寞的闪到一旁,为君临守护着。

    也许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在君临的身上,当然,也可能是另外一段故事,一段比这还要凄惨的现实故事。

    “但愿主上会遇上了那个值得他去爱一万年的姑娘。”日天昊闭上眼,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调皮的眨眼轻笑,“我曾经也想要拥有这样一份真挚的爱情,可惜老天就是不肯给我。”

    日天昊喃喃自语,那孤独了八百年的落寞身形悄然绽放在那个角落里。

    “日天昊,你在说什么?”君临问道。

    日天昊听君临询问自己,当下变换了神色,嘻嘻笑道:“我在想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宝物,我好想去挖。”

    君临眉头一皱,不由的瞪了眼日天昊,道:“可别弄得太过火,记得适可而止。”

    日天昊‘嘿嘿’一笑,飕的一下就蹿的之前凿掘的那块石头旁继续凿掘着。

    君临对此无奈的摇着头,笑道:“整天说我是个小孩子,却不知自己才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随后,君临便闭上了双眼,内视着自身穴位那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状况,并运转起囚龙九变让图腾之力遍布全身每一个脉络。

    “失去的生机太多,我该如何补回来?”刚运功,君临便察觉到自己必须补充足够的能量,否则根本就支撑不起疗伤所带来的负荷,“不知道这里的石头能不能吃?”

    触摸着座下的岩石,君临竟“饥不择食”的打起了主意。

    “日天昊,我需要血肉补充能量,你没有多余的库存?”君临最终放弃了啃石头,希望它的牙齿里还有多余的血炎狼。

    日天昊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用心的钻研着爪子下的石头,达到了一个忘我的境界。

    君临无奈,却又不忍心去打扰日天昊,便只好硬着头皮运功下去。

    忽然,就在十个呼吸过后,君临身上一百零八道穴位齐齐闪光,一缕缕的火焰从中溢流而出,燃烧着血炎狼王的皮毛上,绽放出冲天的光芒。

    “糟糕,被一百零八魔兽幼崽反噬,生机被自身火焰不断燃烧,太大意了。”君临无法继续运功,但也停不下之前所运转的图腾之力。

    日天昊被火焰晃到了眼睛,回头一望,顿时大惊失色道:“卧槽,主上你小子又在搞什么名堂?”

    君临眼前一亮,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大声喝道:“日天昊,快给我吃的,我要补充能量。”

    然而,日天昊毫不意外的倾涌出了一大堆的泥土,绕着君临撒了几圈。

    君临抓了一把泥土到嘴里,继续道:“有没有魔兽血肉,或者灵植精华,这泥土的效果已经不大了。”

    日天昊吐出一颗眼球抛给了君临,道:“这是血炎狼王的眼睛,我当时忘记了吃。”

    君临一把抓住,看也不看就扔进了嘴里,顿时一股力量从四肢百骸中流出,鲜血也从嘴角缓缓滴下,直到心口的逆鳞之处。

    “不够,再给我一只。”这还没有隔上两个呼吸,君临就再次的向日天昊索要。

    日天昊很不情愿的吐出了一只血炎狼,委屈道:“主上,最后一只了,再多我就没有了。”

    可整整的一只血炎狼,在君临的嘴里依旧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最后就毛都没有剩下。

    当然,君临并不是生吃,在血炎狼一接触到周边的火焰时,就已是烤得外焦里嫩,与血炎狼王的血肉效果全然不一样。与此同时,那些被泥土覆盖过的面积,也已然是火场一片。

    “再来。”君临吃得很兴奋,声音也比之前洪亮了许多,“日天昊,再来一只。”

    日天昊却是叫苦道:“主上,我已经没有了,唯一的库存也都被主上你给吃了。”

    君临闻言,眉头一皱,反问道:“当真没了?”

    日天昊很郑重的点头道:“当真没有了,要是还有,那就是老子我自己了。”

    君临大感失望,道:“看来这事还得靠我自己了。”说罢,便抓了两把泥土塞进嘴里,闭目运转起囚龙九变的功法,嘀咕道:“我必须要承受住,否则以后我如何承受全天下人的冷嘲热讽,比起那一个个带着怨毒的眼神,这又算得什么。”

    “如果连区区一百零八魔兽幼崽都征服不了,我又如何征服整个天下。”顿时间,君临的眼中流溢出火焰之光,映射其中,宛如一尊凶残的魔兽,“你们全都臣服在我的愤怒之下吧。我允许你们吸收我的血液和生机,但在我需要的时候,都必须给我还回来。”

    这是无言的怒喝,是从心底激起的愤怒和决心。

    顷刻之间,当下所有的火焰都像是活过了一般,形成一条条舞动的炎龙,尽数向君临的一百零八处穴位涌去。这时,所有的泥土在此瞬间也都燃烧殆尽,在岩石面上留下一道焦黑的印迹。

    日天昊死命的扣住一块岩石,这才幸免被吸进君临的穴位中,原来在君临的体内形成了一个漩涡。同时,如若不是日天昊有龙鳞护身,恐怕也与岩石表面一样,被烧得焦黑一片了。

    然而,这种漩涡般的吸扯还在继续,直至一个角落里的一块巨岩轰然倒下,露出一截葱郁的木枝。

    “后辈小子,是你扰了我的长眠?”随而,一道沉重而又厚实的声音响彻着整个空间。

    此外,刚刚驮着梦小姐离开的小蛇丸子莫名身躯一震,似乎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一个对它来说非常熟悉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