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宝贝在作怪
    宫宁的如意算盘就此被打断,又看到梦小姐对君临如此不一般的态度,眼中释放出的嫉妒之意蔓延在愤懑的疤脸上,显得无比狰狞。

    但宫宁却知自己此刻已无法得手君临的宝物,当下便退而求其次,趁着君临与梦小姐说话的空档,想将全身覆盖龙鳞的日天昊掳走。

    对宫宁来说,这绝对是个好巧妙的时机,但当他的蔓藤之手刚要接触到日天昊的时候,一条巨大的蟒蛇凭空而现,蛇信子一吐,瞬间便将来袭的蔓藤卷在了嘴里,慢悠悠的吃了起来。

    与此同时,君临与梦小姐已乘着清流之水落到了地面上。

    君临焦急的唤了声日天昊,可日天昊却在对着那条蛇蟒犯着花痴。

    而梦小姐自然愤怒不已,挥手就是一条水龙沿着地面腾起,将宫宁扎根于地面的要害冲击而去。

    也不知是宫宁在梦小姐的手中毫无招架之力,还是不忍与梦小姐为敌一战,总之他被水龙冲击的退后了数丈,直接被打回了原形,缠裹在身上的蔓藤到最后就只剩下那一道狰狞的血疤。

    如果梦小姐趁势追击,定可以将宫宁重创,甚至置之死地。但君临却阻止了梦小姐,说等他恢复状态,要亲自杀了宫宁,要让宫宁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对于这个要求,梦小姐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对于君临这种性格,她多少还是了解一下的。尽管这样下去,会积累起很重的戾气,但似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望着君临满脸怨恨的脸,尤其是当君临露出那邪异的笑容时,梦小姐莫名一阵伤感,不由的叹息了起来。

    君临闻言而望,以为梦小姐认为放走宫宁很可惜,道:“放心,他会死的,会死的比他的脸还难看。”

    梦小姐笑而不语,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在如此气氛下,似乎也不该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

    与此同时,日天昊的话却早已盖过了他们俩的声音,与那条蛇蟒搭起了话来,叽叽呱呱的讲个不停,哪里还有半点之前恐惧的模样。

    “小丸子,短短时间,你就变得这么强了啊?”日天昊溜须拍马起来根本就不需要华丽的词句,通常一个动作就能表明一切,“真不愧是神兽的后裔,我日天昊就是再过八百年也赶不上你啊。”

    那条蛇蟒正是小蛇丸子,此刻的它已是化作小型状态,高傲的看着日天昊,眼中尽是不屑,道:“作为魔兽,你就这点实力,也难怪君临那小子该死。”

    日天昊闻言顿时不悦,冷声喝道:“我知道我没什么用处,但我绝不会拖累我主上他,而且他哪里就该死了?”

    愤怒的日天昊是很可怕的,如果不是了解他的实力仅此而已的话,料谁也会被这股气势给震慑的。

    “小丸子,不要胡说,其实日天昊已经做的很好了。”梦小姐将小蛇丸子引到手上,继而又对日天昊道了个歉,“不要怪小丸子,它也是担心你。”

    日天昊原本很愤懑的情绪当下消了一半,惊问道:“真的?它担心我?”

    梦小姐点头笑道:“要不是小丸子的话,我怎么会知道你们在这里?”

    日天昊‘嘿嘿’一笑,整个人,不整只鼠都精神了起来,表现的很大度道:“就原谅它了,谁让老子是个绅士,是个有风度的男人呢?”

    可小蛇丸子的蛇目却直接是闭上了,不仅无视了日天昊的话,更是无视了日天昊这只鼠。

    这时,君临却将日天昊抓在了手里,甚至还用手捂住了它的嘴巴,问道:“这里是哪里,雪都停了吗?”

    显然,君临这是转移了话题,不想再纠结这个无意义的问题。

    梦小姐摇头道:“时而有时而停的,这个地方离落雪的区域还有半里路程,不是很远。”说罢,便指向了一处,那里的天空看起来似乎比较白些,“就在那里,没人敢靠近。”

    君临顺着看了去,道:“我们过去看看。”

    但君临还没有走上几步,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摔倒在了地上,一口气血吐出,又是燃烧起一团火焰。

    梦小姐见状,急忙将君临搀扶着,道:“还是等你伤势好了再去吧,那些人似乎都想要你身上的宝物。”

    君临闻言一声轻哼,冷笑道:“想要宝物,就要付出代价,就怕他们付不起。”说罢,便直接坐在了地上,继续道:“就听你的,等我痊愈了再去,只是麻烦你帮我选一个安全的地方。”

    梦小姐点了点头,让小蛇丸子变大身躯,驮起君临望着一个与落雪之地相反的方向而去。

    当然,梦小姐也坐在了小蛇丸子的身上,因为她要搀扶着君临,否则小丸子那滑溜溜的皮肤,还真是容易掉下来。

    被美女怀抱着,君临的身上莫名涌现出一股热量,但却没有灼烧的感觉,只是很暖,让人很不自在。

    “君临,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梦小姐不解的问道。

    君临干笑一声,咽了下口水,道:“没什么,就是太久没有喝水,口有些渴了。”

    梦小姐很随意的在手中涌出一汪清泉,道:“我还以为有什么,想喝水就喝个够。”

    可君临喝了水之后,仍有一股不自在的感觉,比烈焰焚身还要来得猛烈。

    梦小姐问道:“不是喝过了么,是还要喝么?”手中再次涌出的清泉呈现在君临的面前。

    君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好硬着头皮喝着水,满脸的无奈。

    日天昊再也看不过去了,挣脱了出来,爬到君临的肩头,道:“梦小妞,其实我主上不是想喝水,只是他的宝贝在作怪。”

    梦小姐疑惑道:“宝贝在作怪,什么宝贝?”

    日天昊摇头一叹,道:“没办法,我主上虽小,但也到了年纪,有时候是很难控制宝贝的,这不能怪他。”

    梦小姐问道:“是什么宝贝,方便给我看看吗?也许我能帮到你,让你更好的控制它。”

    这句话明显是直接询问君临的,但君临却还在喝着水,甚至直接将整个脑袋都放在了水中。

    日天昊说道:“不行,这绝对不行,虽然梦小妞你能一时帮到我主上,但很难确保你一辈子都帮他,人啊,都是善变的,何况你还是个女人,说不好当场就翻脸,比这鬼天气还来得快,说变就变。”

    梦小姐十分不解,但却也不想去理解日天昊这一大堆的废话,道:“我就问你,君临,你给不给我看宝贝?”

    日天昊又忍不住替君临回答了,道:“我主上肯定不答应,除非你们换着看宝贝,让我主上也看看你怀里有什么宝贝。”

    但这句话一说出后,梦小姐的脑袋顿时就开了窍,二话不说就是一个耳刮子扇在了君临的脸上,溅起的水仿佛都化成了君临的泪。这到底招谁惹谁了,莫名的耳刮子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