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美女来救
    虽然宫宁对自己此刻的状态有着十足的信心,但想起先前被吸走精华的瞬间,还是隐隐有些后怕的。

    显然,君临的手段也超出了宫宁的想象。

    覆裹在君临身上的蔓藤其实是一段枯枝,是宫宁特意防君临反吸而加持的一个手段。

    果然,那一百零八道穴位散发出的光已悄悄的暗淡了下来,纵然君临在被越勒越紧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宫宁此举只是稍稍尝试一下,如果再次发生被反吸的状况,断然会在第一时间内切断与蔓藤的联系。

    但没有想到的是,竟如此轻松的解决了这么一个大麻烦,接下来就只要静静的等待君临死去,而后在掏出君临体内的宝物,放干君临的鲜血,占有君临所拥有的一切。

    宫宁也以为大局已定,在心里臆想起了那美好的一幕幕。

    同时,在这危急关头,日天昊拖着沉重的身躯向宫宁爬去,那坚定的眼神中虽泛滥着恐惧的微光,但它的速度却没有慢下过一步。当然,日天昊早就失去了一战的能力,甚至说自始自终都没有过可靠的战斗力。

    宫宁见状十分不屑,但却源于日天昊辱骂他为丑八怪而动怒,直接将与君临一样的待遇给了它。

    “今日本少爷心情不错,就勉强尝尝魔鼠肉。”说罢,日天昊已是被宫宁用蔓藤缠住。

    可只是过了三个呼吸之后,宫宁就将日天昊给松了开来,而且还一脸难以置信的瞪视着日天昊。

    “这怎么可能,区区一只魔鼠竟有如此坚固的身体。”直到这个时候,宫宁才正式的看了日天昊一眼,当下便露出诧异之色,“这是?难道是龙鳞?”

    通常情况下,日天昊为防别人盯上自己的鳞片,都会穿上一件小衣裳,但此刻依旧被宫宁给看透了。

    其实宫宁并没有看得太过清楚,紧接着便将日天昊扒光衣服的扯到眼前。

    “真的是龙鳞。”宫宁激动的有些颤抖,可激动之余也有些愤怒不已,“如此宝物,竟然落在了一只魔鼠身上,真是被废物暴殄了天物啊,可恨,实在是可恨。”

    待宫宁说完此话后,一根如利刃般的蔓藤之刺已是钻在了日天昊的身上。想必这是要杀鼠取宝啊,但龙鳞只坚固还真不是宫宁能够破开的,只是让日天昊隐隐感到疼痛罢了。

    片刻之后,宫宁气愤的放弃了这种方式,转而从日天昊身体上最为薄弱的部位下手。如此一来,蔓藤渗进日天昊的体内,就会将日天昊的血肉筋骨吸干,最后也就只剩下那层鳞片了。

    蔓藤离日天昊的口腔只是半寸的距离,闭上眼睛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绝对是惨不忍睹的一幕。

    “主上,快来救我,我还不想死。”此刻的日天昊已不再是那个活了八百年的老古董了,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害怕到了极致的孩子,在呼唤着最亲密的那个人来救自己。

    与此同时,被蔓藤覆裹的君临挣扎的动了一下,随之便见蔓藤枯萎的半分,而这种情况一直蔓延在了宫宁的身上。

    “该死,该死的废物怎么还没死?”宫宁这下已被君临牵引了注意,当下就无暇顾及去吸日天昊的血肉。

    而日天昊看到这一幕时,眼泪已是哗哗的流了下来,声音更是铺天盖地的震响在这片天地间。

    也许是日天昊在哭泣的原因,君临的挣扎的频率也就更加的激烈。

    只见一缕火焰从蔓藤上渗透了出来,一滴滴的鲜血更是如露水般浸染着蔓藤上,慢慢的燃烧着一切。

    原来这是君临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身上的血都放了出来。

    由此一来,失血过多的他必然会遭到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反抗。而当一百零八魔兽幼崽拼命想要吸回属于自己的养料时,自然而然的就会连带着宫宁的蔓藤精华也一并给吸收了。

    果然,一切正如君临所料想一般,宫宁为防精华与血液流失,毫不犹豫的切断了那条围杀君临的蔓藤,但却没有松开日天昊。

    况且,君临本就虚弱的无法一战,现在的他就更不用说了,只能默默的等死。

    “废物,你还是够挣扎的,都这样了,还赖着不死?”虽已知君临是强弩之末,但宫宁仍是心中不悦,恨不得君临立刻死去,“既然如此,就乖乖给我去死吧。”

    霎时之间,一道道如箭雨般的蔓藤断枝朝着君临穿刺而去,激起无尽的寒意迎向死亡的道路。

    日天昊见状大声痛哭,悲叫道:“不要,不要。”

    但君临却是很平静的对待着这一切,只是愤怒的望着挟持日天昊的宫宁,就算是蔓藤刺进了身体里也面不改色。

    “真以为凭你这点手段能够杀死我?”君临护住了要害部位,而一百零八处穴位更是万无一失,“想杀我,至少也得拿出可以抗衡大海的力量。”

    君临的鲜血在滴,步伐也在缓缓移动着,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变得诡异无比。

    宫宁见状不由一阵胆颤,这是来自灵魂的恐惧。

    “我一定要杀了你。”宫宁克服着心生的恐惧,直接是探出双手,化作十根蔓藤之箭向君临的脑袋穿刺而去,“我要摘下你的脑袋当球踢,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显然,君临没有力量抵御着这一击,唯有听天由命。

    就在十指蔓藤之箭即将刺穿君临的脑袋时,从地面喷涌出了一股清流之水,将君临高高的送到半空中,从而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紧接着,从清流之水中缓缓迈出了一道身形,愤怒而包含着杀机逼视着宫宁,冷喝道:“你敢动他,我就要你死。”

    说话的是一位女子,这不是梦小姐又会是谁?如此霸气的女子,在囚龙岛上很难找出第二个。如此关心君临的人,在囚龙岛上依然找不出第二个。

    日天昊获得行动自由后,立马就爬向了君临身边,誓要与君临共进退。而当看到梦小姐御水而来时,眼中的泪水早已化作了精光,赞道:“哇哦,还真有美女来救。”

    宫宁见状,神情一凝,又听日天昊如此一说,当下沉声道:“你要救这个废物?”

    然而,梦小姐却没有立即回答宫宁的话,而是踏水而上,取出一件狼皮大衣盖在君临的身上,并将蔓藤之刺一根根的拔出来。

    “这是我用血炎狼王的皮毛织了好几天的衣服,你看看合不合适。”梦小姐的手指离君临的肌肤很近,想触碰却又不敢靠近,但用另一种形式诠释了对君临的心疼。

    “我以为我要死了,真没想到你会来救我。”君临一声苦笑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放我下去。”

    梦小姐依言照做,那模样像极了一个听话的小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