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残血一战
    日天螺旋焰的威力虽强,但君临此刻虚弱得很,根本就架不住持续的施展。

    如果君临有着较为良好的状态,日天螺旋焰的攻击定能够击穿宫宁的防御,甚至是杀了对方。

    然而,只可惜君临并没有良好的状态,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无法击穿宫宁的防御。

    只见在数个呼吸之后,君临掌中的火焰正渐渐的消散,螺旋焰旋转的速度最终也静止了下来。

    与此同时,君临的手臂似乎再也无法抬起,直直的垂吊着,摇晃的退后了数步,一个脚步没有站稳就瘫坐在了地上。

    由此可见,君临已是精疲力尽,接下来就再也没有还手的可能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何被杀死。

    “卧槽,残血状态没有把宫宁丑八怪杀了,那主上最后肯定会被反杀掉的。”日天昊见状心中大急,刚稍稍放下来的心又瞬间被吊起,“尼玛,赶紧给主上来个主角光环,赐个美女来救人啊。

    日天昊对此无能为力,只能祈祷着有奇迹出现。

    可当宫宁再次将君临吊打时,此处依旧只有二人一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美女前来营救。

    那么君临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只有依靠他自己。

    随后,一根蔓藤触手从君临的心口穿过,一滴滴的血从中渗透了出来,被蔓藤当作养料吸进了宫宁的身体里。只是君临的血太过于灼热,只消瞬间,就燃起了熊熊之火,布满着整条蔓藤之手。

    日天昊见状一喜,激动道:“还有希望,快烧死宫宁这个丑八怪。”

    但,熊熊火焰就只是持续了一个呼吸左右,而后又被熄灭掉,对宫宁依旧没有造成半点伤害。

    与此同时,君临再次举起了右手,只是刚刚抬起的那瞬,就被宫宁用蔓藤给捆住了臂腕。

    “废物,没想到你的血竟如此甘甜,让我欲罢不能。”自变成蔓藤状态后,宫宁就一直没有开口,而这正是他所说的第一句话。

    难道是汲取了君临血液的原因,才让宫宁能够说话的吗?

    只见君临的鲜血点点流逝,身体里的水分逐渐减少,眨眼的功夫便苍老了许多,褶皱的皮肤也已是换掉了细嫩的肌肤。

    这已不是君临第一次被外力吸掉鲜血,但到每一次到最后都能够将其收补回来。

    而这次,显然也丝毫不例外。

    只是君临却并不知道自己身体所发生的变化,也就是说之后的一切都似乎不受君临的控制。

    “在我的心口处不是有龙之逆鳞吗?怎么会轻易的穿透了身躯?”君临的脑海里空白一片,很多事都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正如此时此刻君临的身体在发生着变化,与宫宁对峙的局面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别忘了君临的体内还有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存在,宫宁争夺它们的血液能源,必然会遭到极力的顽抗。

    然而,仅凭宫宁的手段能是一百零八魔兽幼崽的对手吗?

    显然,宫宁还没有那个本事。

    忽然之间,君临身上一百零八处穴位闪烁着微弱的光芒,那些被蔓藤吸走的鲜血又一点点被吸收了回来。

    而且这只是一百零八魔兽幼崽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宫宁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只见一条条茂盛葱郁的蔓藤在瞬间就被吸干了树脂水分,彻底变成了一枝干柴,也就承载不起君临的重量,很自然地就松了开来。但要说这一百零八魔兽幼崽会就此放过宫宁,很显然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当蔓藤干枯之后,自然而然的就该轮到反吸宫宁的血肉了。

    但宫宁却不是迂腐之人,立刻便知其间的缘由,当下没有丝毫的犹豫,斩断了覆裹在全身的蔓藤防御。

    这绝对是弃车保帅之举,那么宫宁自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其实宫宁所付出的代价并没有什么,只是全身上下的每一处肌肤都如他的脸一般,留下了狰狞的疤痕罢了。

    可对宫宁这样一个爱美貌犹如生命之人来说,这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但却不知宫宁为什么不选择就此死去,而非要承受这种比死还要难受的痛?

    想必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吧!亦或者说有一定的把握让自己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宫宁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与其他生活在囚龙岛的少年们还是有所不同,更不会像君临一样衣衫褴褛且还不蔽体。看到自己全身疤痕后,宫宁还来不及愤怒,就已是急忙取出了一件衣裳重新穿在了身上。

    如此看来,宫宁应该也有一件空间储存器,那也就是说宫宁有着不同寻常的身份。

    “废物,看来你的体内真的藏有宝物。”宫宁望着君临全身上下闪烁着的一百零八处穴位,贪婪的**进一步显化了出来,“这是天要助我宫宁,废物,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显然,这是一句反话,宫宁要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为感谢你,我会拿出我最强的姿态,来迎接这最美好的一刻。”说罢,宫宁的身上再次覆裹上了蔓藤,宛如一棵正在扎根的树。

    与此同时,周遭的树木与花草瞬间枯萎,其内所蕴含的力量尽数融进了宫宁体内,散发出庞大的生机。

    不过,即便如此,宫宁脸上的疤痕依旧还在。

    日天昊见状大惊,急喝道:“主上,这肯定是秘术,你千万要小心啊。”

    虽然君临不知道什么是秘术,但对于危险的感知还是有的,不等日天昊提醒,君临已是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既然宫宁是在疯狂吸收周遭的属性之力,那么就切断他吸收力量的途径。

    君临对宫宁自然不会如此随便,仅仅是切断力量的来源,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手段。如果能够将宫宁正在吸收的力量给吃掉,想必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发生。

    只见君临擎着龙之爪牙向宫宁走去,举步维艰的迈开着双脚,仿佛随时都会摔倒一样,但他的目光却十分的坚定,一直都盯着宫宁眉心处闪烁的幽冥藤图腾印迹。而君临之所以会注意到幽冥藤的印迹,那是因为这短短的时间内,印迹每每闪烁一次,宫宁身上的气息便会壮大一分。

    “主上,我想宫宁丑八怪发动这秘术需要一定的时间,那我们还不赶紧逃?”日天昊爬到君临的脚下,用爪子紧紧地抱着,“主上,我会用命助你离开的,也许我们还是有机会。”

    不管日天昊所说的机会是什么,都似乎都已经晚了,此刻的宫宁已是完成了一切的准备。

    “废物你怎么不逃呢?”宫宁没有张口,但声音却极为的洪亮,带着得意的情绪,伸出一条蔓藤将君临缠住,“也对,废物就是废物,是逃不掉的。”

    然而,君临却没有任何的怯意,反而十分愤怒的盯着宫宁,低沉道:“为什么你们总是把废物挂在嘴边,真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吗?”

    宫宁见君临如此眼神,心中不由一颤,想起之前被反吸血肉的场景,当下便下手为强,用蔓藤将君临裹成了一个木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